未知 - 第 18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就不要受你这份气了,你知道的!!你刚说那么一堆,你几时和我说过这么一长串的话,今天可是给你逮了机会好好和她聊聊了。看你那天和她聊得那么开心的我还反思过是不是误会,现在看来,果断不是!!!”

    白城又被冤枉了!他本来是抱着求和的心而来,他已经做到那么没风度的和顾念说了这些话,怎么她还是不明白!他委屈,一直就觉得委屈,只是这一刻,他终于爆发出来了。

    “杨嘉如,我再跟你说一次,这是我第一次,也必然是最后一次来找你,我能做的,为我们俩个做的,我都做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让我低头,很难。但我想到你会难过,你也在折磨自己,我就什么都不管了,可是你还是要为难我。你总是在和顾念对比,我虽然不明白你较这个真儿有什么意义?你是一直说我当初和你在一起时是因为感激你的陪伴,哈,什么感激?!你以为我那个时候就那么需要一个人陪伴吗?我告诉你杨嘉如,我那个时候最不想的,就是一个爱着我的女人在身边,那是我最狼狈的时候,你根本不懂那时我对自尊的期望与失去她的痛楚相比,什么才重要。”长长叹了口气,似乎他今天不把所有的话说出来,就永远没有机会了,于是他继续,“你以为,我只会关心顾念吗?我告诉你杨嘉如,我白城活了这么多年,从五岁后就懂得什么叫恩怨分明。顾念是我这辈子的失败,我不想想起。我也试着不想想起你,因为你见过我最狼狈的时候,但我没办法,因为我们当年的分离我也会遗憾。每次我想起你,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幸福,我反复问自己,可不可以去找你,我打听到你很好后,我告诉自己,不能再伤害你。你给我发邮件说你失业了,我知道不是真的,但我仍然陪着你撒谎,为什么?我也问自己。我的答案就是,我想见你,我想完成当年未完成的事,我答应过你的,我想去做。杨嘉如,我本不知道自己多爱你,但后来,到现在,我越来越肯定地敢坦白对你说,我爱你!”

    那三个字,顺口就说出来了,白城自己愣了,杨嘉如也呆了,白城忽然觉得狼狈,尤其看到杨嘉如眼里不置信地表情,沉沉地,他说:“你是不是以为,我说这话,是和当年找回顾念一样,挖了一个要报复你的陷阱?……”他突然自嘲地笑了,“果然,我们太了解彼此的过去了~算了,杨嘉如,可能,我们真的,气数已尽。”白城的眼神变得空洞,他的目光游离没有焦点,然后,他转身往下山的石梯走,几步路,连摔了两个跟头,简直是丢人到家,他在杨嘉如面前,一直在丢脸吧。

    杨嘉如看着他来,又看着他走,她很想说什么,可是胸口闷闷地压着,脑子里已经乱成了浆糊,她只能目送白城离开,连挽留都不敢说出口。

    风吹过,她,原来还是会为叫白城的男人流泪。

    …………………………………………………………

    回到庙里,杨嘉如和金梓晴做过晚课便坐在古塔下聊天。金梓晴听杨嘉如把今天发生的事讲完后,轻轻叹了口气,她支着下巴皱着眉着说:“嘉如,你和晓右一直说我傻,我也曾经以为我是很傻的,但现在我想说,你比我傻多了。至少,我不会为难折磨自己。你也是按你的心意去做,可是这个心意,会让你快乐吗?”

    杨嘉如想了想,无语。其实她也无数次问自己,在较什么劲儿,可是答案越来越乱,最初那些自以为是对的答案,全变成了X。她也托着下巴,细细回想起来。自己其实是真的无理取闹了,自己不也是在顾念打来电话时满腔怨言最后化成最平淡的交谈了吗?自己压下的自尊为什么要找白城释放。自己吞不下的气愤为什么全让白城承担?

    越想越觉得揪心,杨嘉如果断选择不想了,她是个会逃避的人,也擅于此道,她是没有金梓晴和关晓右勇敢,甚至都不如她们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她是失败的。

    与金梓晴相顾无言到晚上睡下,半夜里,她听到金梓晴说:“嘉如,总有一天,你要后悔的!我说来庙里借宿,你也要跟来,但你跟来有什么意义呢,你的六根就没清静,佛经不会念,你在这里悟出道理了吗?没有。所以你问大禅师问题时,他总是只笑不语,因为你还没有佛缘。嘉如,虽然我们三个中我曾是最先幸福的,但结果也是最悲剧的,但我不后悔,因为我太懂得我把自己怎样的宠坏,你不行,你看起来做什么都是任性,实际呢……?”

    金梓晴说完,便陷入了梦乡,留杨嘉如一个人在黑暗中发呆。的确,她没什么佛缘,所以她即使虔诚,也没有明白佛曰的那些天机,她还是个俗人,所以她现在比谁都明白,错过了白城,这个世上除了老爸就不会再有像他这样包容自己忍让自己的男人了。关晓右的经历告诉她,现在的男人很现实很势利,虽然她没想过再有什么男人恩怨,但人都是会寂寞吧,寂寞的时候如果被伤害,那还不如让自己的最爱来伤害。更何况,白城为她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抛弃了他的大男子主义,甚至已经连白少的风度都不要了,她有什么好怀疑他会再弃她而去。

    也许,她就是在试探白城,能对她到什么程度。也许,她只是坏心的在欲擒故纵,让白城在努力争取后无论再遇到怎样的景色也不愿意放手追逐来的幸福,她只是,在打一个赌而已。而打赌的结果,她也不知道是输还是赢……

    但金梓晴有一句话说对了!杨嘉如在要离开白城和刚离开白城时,一次次问自己,如果真的把白城弄丢了,自己会不会后悔,她对自己的回答是,不会!就当看透了。可是随着时间的移动,她一天比一天的后悔,一天比一天想念他的怀抱、他的眉眼、他笑起来时的梨窝和她见证着慢慢浮现在唇边的笑纹。

    她和他走了那么长的路,她为他付出过那么多,现在,却要放手了?值吗?当然不值!

    于是,第二天清晨,当金梓晴睁开眼时,便看到了留在桌上的便条,杨嘉如走了!金梓晴笑了,她跑去对禅师说,她做了好事,普渡了她的好友。禅师也笑了,说,“你也会幸福的,你并不是个傻女孩。”

    ……………………………………………………

    第二天的午夜,杨嘉如从机场打车回到她曾经和小白在S市的家。锁匙插入锁孔,门“咔”的一声开了,白城没有换锁,杨嘉如真不知该哭该笑。她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若她永远不回来呢,这扇门将承载多少悲伤和期盼。

    推开门,室内一片漆黑,杨嘉如打开客厅的灯,把行李拖了进来,她打开长发,换了睡衣,冲了澡,泡了面。折腾够了,已是凌晨。吃面的时候她环顾了这个房子,这不是她和白城的婚房,却有着她和他最多的回忆。饭桌上,好像还有他端着牛奶唇周一圈丨乳丨白地看着她笑,沙发上,她仿佛还能看到他光着脚丫子没了白少的形象抱着她坐在他的腿上和她抢薯片看DVD的笑颜,客厅通往阳台的路上,他背着她跑来跑去哄她大笑的影子还在回旋,那么那么多的回忆,都是快乐的。要让白城或者她守着回忆过一辈子吗?她突然觉得她要的不是这个。幸好今晚她回来了,才发现,比爸爸妈妈身边还让她安心的地方,是这里。

    用冷水刷好牙洗好碗冲了手的杨嘉如的指尖冰冷,她跑到卧室,小心地推开房门,室内仍是黑,窗帘有极窄的一抹月光投进来,正好投在床头柜上放置的玻璃杯上,她教会了小白睡前喝杯牛奶有助于更好的睡眠质量,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杨嘉如轻手轻脚地跳上床,床上的人终于震了一下,他回过头,看到杨嘉如,瞪大了眼睛,然后又维持着睡姿,闭上了眼。杨嘉如窃笑着钻进被子,把凉凉的手指塞进他的睡衣里,白城打了个机灵,伸手拉出杨嘉如的手放在胸前,他仍闭着眼,背对着她,良久,她也闭上眼的时候,他说:“告诉我,这不是做梦。”

    杨嘉如没有回答他,已经暖了的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身,脸颊紧紧贴在了他的背上。白城转过身,换他将杨嘉如抱在怀里,高大的他轻易的将杨嘉如完全抱在怀里贴在胸口,一如以往的,包容了她——她的任性,她的嚣张,她的坏脾气,她的剪刀腿,她的,一切的一切。

    这一晚,谁也没有再说话,他说,他不会再找她。但他会一直在原地等她,直到她再次出现,他,一如既往地可以包容、爱护她。这就是她和他的爱情,没有激丨情和疯狂,却是平淡里却最温暖的守望。

    作者有话要说:嗯,终于完结了,不好意思结城来晚了,因为朋友来了,一直在陪朋友,但还是抽了个空把结局今天贴上来。结城很厚道的,知道有人在等,如白城一样在等着,所以,结城果断决定今晚一定要更新,所以,来吧,给我撒花吧撒花吧。

    终于完结了,这样的结局,可能大家会觉得太过平淡了,但我不觉得它平淡和匆忙,我觉得,这样的感觉,这种不需要用太多语言去说去哭去道的默契,是最美好的,你们认为呢?

    接下来的番外会有婚后,也会有小小白,然后,不剧透了,有兴趣的亲欢迎接着看,当然,长评或者评论什么的,结城还是期待。结城更期待,这篇文到最后落笔的那个符号为止,你们仍然都在!!爱你们。

    ☆、番外(一)爹 娘

    杨嘉如和白城的婚礼于十一月,白城的生日时如期举行。接到二次请帖的亲朋好友多数没有问改期的原因,不免也有好事者,白妈妈一句“当时孩子们一兴奋把日期写错了”便打发了过去。

    杨妈妈和杨爸爸提心吊胆的在十月中旬就赶到了S市,不客气地入住白城和杨嘉如的新居,以至于白城和杨嘉如就是连开玩笑,都会被俩个老人以“在屋内散散步”的借口紧张围观。大半个月,俩孩子愣是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唉,让父母操心了,唉——

    此刻,杨妈妈和白妈妈分别穿着红底绣金和金底镶红的旗袍站在门口欢迎来宾,俩老太太笑得眼睛全看不见了,一边向来客点头寒喧,偶尔还偷偷聊上俩句。

    “上次你去东北我给你介绍那老张头,你们发展得怎么样了?”杨妈妈很十三地问道。

    “唉,就网上聊着呢,天天要视频,怪不好意思的。”白妈妈顺手接过人家送的红包,丢给一旁记帐的亲戚。

    “哟,你们俩还挺新潮的嘛。”杨妈妈说这话时忧郁了,白妈妈看了她一眼,她解释道:“我连电脑开机都不会,前几年嘉如有一台小本样的电脑拿回家给我用,我都开不了机,后来按了一气,愣给按坏了,你说我这么笨,可怎么办?”杨妈妈明显在白妈妈面前,自卑了。是呀,俩妈妈站在一起,气质都有差别,能不心酸吗?

    白妈妈这个时候笑着看亲家,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亲家母,你可别这么说,你要是笨,全天下就没聪明的人了。这次俩孩子能合好,还全是靠了你。”

    于是,长镜头再次拉远一下。

    当时杨嘉如和白城闹得正在杠头上,白妈妈急得不行不行的,打电话给杨家,和杨妈妈说:“嘉如妈啊,真是对不起,那天我太气了,所以可能对嘉如态度不太好。嘉如是不是对咱家阿城彻底失望了?都怪我,都怪我。”

    杨妈妈这个时候给了她一记强心剂,她在电话另一端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吧,我家女儿还是舍不得小白的。”

    白妈妈忙问:“何出此言?”

    于是,杨妈妈便把女儿头一天晚上在自家楼下水漫A市的事儿担白从宽了。杨嘉如做梦都不会想到,虽然没什么出息但一直活得挺要强的妈妈在她的婚事上竟然做了“叛徒”,从小就教育她不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妈妈,竟然就这么把她给卖了出去。

    两妈妈这一商量,这事不能这么下去啊,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自家妈妈了解自家的孩子,于是,白妈妈找了白洁,让她去和白城聊聊心里话。白洁一开始是不愿意的,一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堂弟和杨嘉如的事儿,她知道自己错怪杨嘉如了,但白家人是不容易低头的,这是骨子里带来的,她心里认不代表嘴上可以认,所以,她多少有些抗拒。另外,她仍然不觉得杨嘉如这种性格能给白城带来什么幸福,她不想看自己的弟弟被吃得死死的。

    于是白妈妈就一连叹了三声气,她说:“我怎么对得起阿城他爸啊,白家可能要断根了啊。”这一说,白洁这个白家长女自然坐不淡定了,于是应了婶婶的要求,果断去和自家弟弟谈起了心,谈心的结果是好的。

    而杨妈妈这边,她给所有的亲戚打电话求人家给杨嘉如介绍男朋友,她有十足地把握,成不了!为什么她还要丢这个自尊呢,因为她太了解女儿了,不让她折腾够,她是不会罢休的。甚至她在听到杨嘉如和一个叫晴儿的朋友开玩笑说要出家时,果断拜托了身边信佛教的朋友去庙里打听到了体验生活的机会,于是,金梓晴飞来了。

    两家妈妈这一折腾完,俩人一通电话,白妈妈兴高采列地说:“我儿子他订好机票啦,明天出发,去求嘉如回来。你那边怎么样了?记得往死里刺激他!”杨妈妈果断回答,“我女儿已经送到庙里了,放心吧,我摆平不了她,还有一个比她更不幸福的参照人物呢,就等咱小白一落地,直接把她拿下。”俩妈妈嘿嘿嘿地奸笑,恨不得直接击掌,穿越电话线,万水千山,共相盛举。那俩个苦情的傻孩子啊,被自家妈妈给算计了,还什么都不知。

    于是,俩妈妈继续得瑟,看不远处的儿女互相整理着衣服、发型,乐得合不拢嘴,什么叫姜是老的辣!

    “亲家母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杨妈妈有一句话一直压在心底。

    “你说!”白妈妈现在也染上了东北女人的豪气。

    “就是吧,我负责催嘉如快点生宝宝,你可不可以和我轮流带孩子,我没有要独占孙子,就是,一人带一个月,这个月你邮给我带,下个月我邮给你带。邮费我全包了,成吗?”杨妈妈小心翼翼地商量,毕竟生了孩子要姓“白”,这事她知道自己做不了主。

    白妈妈眨了眨眼,沉默了片刻,“这个,可以邮吗?”她不确定地问道。

    杨妈妈说:“应该可以吧?现在不是有个邮局叫特快专递吗?听说都是飞机邮东西的,咱把娃给他们邮,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白妈妈一听,也是,物流这玩意她还算懂一点。于是老太太点了头,“行,咱弄个结实点的箱子,邮局手脚还是有点重的。”

    “好,这么定了!”杨妈妈好开心地拍手,白妈妈也跟着拍手,俩老太太HIGH得不得了,白城和杨嘉如望过来,不明所以。

    杨爸爸掩了面,羞愧啊,他老婆子,愣是把人家聪明的女人给带傻了……

    ………………………………………………………………

    杨妈妈和白妈妈这个犯傻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杨爸爸这会儿的颤抖,就不知道算不算了。他这一大清早就上了三次卫生间,频率是二十分钟一次。此时他站在司仪指定地花门前,背对着所有人,酝酿表情。

    要笑,对,这是大喜的事儿,他得笑。于是他对着玻璃努力挤笑脸。可是,笑个屁!!他倒想问问那些当爸爸的,你们从小抱到大的闰女就这么给了别的男人,你乐意啊?!看着她在她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他就天天围着转,一口一个儿子地叫。落地时发现是个女孩,难免也会失落,可是女孩也会哭,也会张着小手要他抱,也跟他的姓,还会软软地叫他“爸爸”,这软软的声音,一叫就是一辈子。女儿上小学的时候,他偶尔去接她,看到一帮毛头小子先跑出来,不是不羡慕,接着看到女儿也冲了出来,特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瞬间他就骄傲了。女儿养到初中还是被叫做“儿子”,邻居亲戚都指责他不要这么叫,可是女儿不但不介意,还努力想成为他的儿子,甚至她从小就会说:“爸,我长大了生个儿子给你玩。”看,多懂事。最发现舍不得女儿是在她外出读书时,他第一次意识到,女儿是个女孩子,所以,会担心她一个人会不会被欺负?谈恋爱了如果男孩子对她不好怎么办?如此总总,到今天,他仍然担心,女婿会不会不如自己那般爱自己的宝贝闰女。女儿让他欢喜让他忧,这是儿子所给不了的,因为,女儿终归是柔弱的。

    想到这,杨爸爸忍不住偷偷抹眼泪。老婆子和亲家母暗算俩孩子的事他没有参与,但也没少出谋划策,那时候他的内心相当纠结,一方面是希望女儿可以和所爱的人结婚。另一方面是女儿有了所爱的人,那会不会不爱他了,他和女婿抢醋吃,他是有多失败,可是,他就是舍不得嘛。

    婚礼准时开始,当女儿穿着洁白的镶钻婚纱出现时,杨爸爸差一点又泪奔了,杨妈妈这个时候从暗处钻了出来,捅了他的腰一下,“憋回去,女儿的婚礼,不准掉一个眼泪。”不知道是谁昨晚念念有辞抹着眼泪到今早起床还对着墙壁自言自语来着。

    挽着女儿行西式婚礼,穿着西装的杨爸爸紧张得不敢四处张望,他好后悔年轻时没和老婆子先彩排一遍,现在用时方恨少啊。经过俩个老太太身边时,杨爸爸是被杨妈妈的哭声唤回了神志,他看了老婆子一眼后,挺起了胸膛,他不能像老婆子一样丢人,嫁人女儿嘛,他要让自己强健地出现在女婿面前,让他知道,如果敢欺负他们的女儿,她的背后还有个健壮的老爸撑腰。

    把女儿交到女婿手里时,白爸爸瞪圆了眼,用气势和女婿过招,新郎白城笑眯眯地接过他女儿的手,转身,把他们抛在身后。杨爸爸失落地回到座位上,看来只有老伴陪自己了。结果,老伴还有和亲家商量,怎么邮孙子……

    …………………………………………

    新娘杨嘉如说,她有一段话想借这个机会表白一下。于是,拿过麦克,她说,“他喜欢我素颜不化妆,他喜欢我长发扎马尾,他每天中午问我午饭吃了什么晚饭想吃什么,他会皱着眉头说又买衣服了啊接着夸奖真漂亮,他教育我不要乱花钱然后递上银行卡,他在电话里听见我哭泣的时候会沉默然后说回来吧我养你,全世界最爱我的男人,已经娶了我妈妈了。所以,我要像妈妈一样幸福,我会让我的老公也有一个更爱的孩子。而爸爸,谢谢你,今天亲手把我交了出去,我知道你有多痛。爸爸妈妈,谢谢你们。”

    杨嘉如借用了微博上很流行的一段话来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而听了此话后,杨妈妈和白妈妈抱头痛哭,一边哭一边说:“怎么办,看来孙子他们要自己带,不让我们邮,我们俩折腾一圈,合着什么好也没捞着。”

    而杨爸爸,再也听不进去俩个老太太的胡言乱语,他哭得风中凌乱,第一次,甚至连杨奶奶去世时,他都没有哭得像今天这样壮烈。

    白城深深地吻了他最爱的女人,并且发誓,就算了有宝宝,最爱永远会是杨嘉如。杨妈妈和白妈妈仍在揣测这句话里到底是能不能邮孙子。杨爸爸,捶着胸口,止痛!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所以现在写文的时候越来越多表示对父母的感激~没办法,结城是个实实在在剩下来的女儿,老人们心里急嘴上也不敢给结城压力,所以借文字吧,表达一下对父母的爱,也YY一下那么一天终于到来什么的……

    这一章小白和嘉如基本没怎么露脸,主要是看大家对杨妈妈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所以就在虐后来欢乐一下,顺便交待一下咱嘉如和小白算是结婚了啊,好圆满哦,闪之~

    ☆、番外(二)年华之小小白

    白城三十三岁,杨嘉如三十岁,白杨家有喜!在白妈妈和杨妈妈一座山一座山地拜佛祈求中,杨嘉如终于宣布,她怀孕了!!!小小白就在俩家老人望眼欲穿盼了整整一年半后,成功的打败了几亿个竞争对手,着床了。

    杨嘉如那阵子彻底成为了白家的圣母皇太后,仍然不遗余力地折腾着小小白他爸,把白城婚礼当天发的誓言,如数给他机会兑现。一年半前的婚礼上,白城在晚上的中式婚礼中给岳父母敬过茶后表白,“未来的日子,我愿意给我的老婆您们的女儿继续放肆嚣张任性胡闹的机会,只对我。所以您们就坐享我们会带给您们的一切老来福吧。”杨嘉如深知,这是别扭闷骚的小白另类的告白。于是,一直不好意思面对杨嘉如的白洁听哭了。于是,杨嘉如为了让大家的眼泪都值回票价,她越来越嚣张,只对白城。

    杨嘉如怀孕三个月,吐得不算厉害,但因为忌口,很多东西不能吃。杨妈妈在得知女儿怀孕的第二天便飞来了S市,这天难得她和白妈妈上山求平安生产,杨嘉如终于解放了。她在半夜翻了第N遍身后果断坐起,用力踹了一脚旁边睡得规矩的小白,“小小白他爸,小小白他妈饿了,你说怎么办?”

    被禁-欲了的白城苦着脸起身,看着老婆仍然婀娜的身姿,咽了口口水,“你想吃什么?”

    “麻辣烫。”杨嘉如果断地说。

    白城差点在床上给杨嘉如跪了,他抱住老婆,温柔地说:“小小白他妈,不带这么折腾的,换个吃的,嗯?”声音仍是那样温柔如水。

    杨嘉如在他的怀里踢着腿,“不嘛不嘛,就吃麻辣烫。”

    白城咬了牙,沉默。

    杨嘉如站起来在床上跳,“你不给我吃,我就不睡了。”

    这一跳彻底把白城跳跪了,他一边仰着头求饶,一边表示马上下楼去买。于是,堂堂白总于午夜穿着睡衣跑到楼下的摊头买了一大份麻辣烫,看着老婆吃得那叫一个欢心,他就咧了嘴地笑,闻着幸福的味道。杨嘉如吃饱了,把碗塞到他手里,“就说是你吃的,听到没?”

    白城连连点头。

    第二天,白城被妈妈骂了,原因,“你说你啊,你大半夜吃什么麻辣烫,你成心馋嘉如的是不是?”

    那一刻,杨嘉如坐在沙发里一边揉肚子的边抹眼睛,样子好不委屈,白城两边受气,却也只能,认了。

    ……………………………………………………

    小小白一天!

    刚出生的小小白一点也不好看,皱皱地,黑黑的,杨嘉如看到孩子后哭了,她拉着白城问道:“小白你跟我说实话吧,你几岁去整的容?”

    白城哭笑不得,食指小心地碰了碰儿子的脸,儿子现在的确有点丑,可是脸圆圆的,真可爱。他的眉梢眼角顿时化作春风,杨嘉如又踢腿了,“我就知道,生了孩子你就不要我了。这么丑你也能乐成这样!啊啊啊~”白城无语地看着她,真的很无语。

    小小白一个月,白家举办了比当初白少婚礼还隆重的满月酒。宴请的客人整整有三层楼的宴席,白家的小小少当家,很多人都来巴结。甚至不少人都挖门盗洞地想和小小白订个亲,杨嘉如表示,“婚姻大事,儿子做主。”

    那一天,胖了一圈的杨嘉如抱着儿子苦着脸,一直在嘟哝着自己的身材不好看了肿么办肿么办,白城就默默站在一边微笑,把她和儿子抱个满怀,不愿放手。敬酒时替杨嘉如挡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直到自己彻底喝倒,不能人事……

    小小白一岁的时候,还在婴儿床里的他见证了老爸老妈的翻-云-覆-雨。如果那个时候他能保留记忆,他会在可以成功组织语言时,好好告父母一状,可惜,无辜的他在奶奶外公外婆出去打通宵麻将的那一晚,被自己的亲爹妈成功的伤害了幼小的心灵。

    话说那天晚上,家里老人不在,杨嘉如很早就哄了儿子睡觉,白城在一边团团转,不停地问:“睡了没,睡了没?”。倒不是他憋了太久,而是因为岳父母住在这里,他不敢和老婆搞太大动静,今晚倒是终于可以放肆了。

    杨嘉如在婴儿床前起身,狠狠瞪了白城一眼,“看你那样!”

    白城知道可以了!他眉开眼笑地把杨嘉如搂在怀里,杨嘉如挣扎,他就固定了她的身子,难得用了点力,连吻都狠狠的,杨嘉如躲不开,只能回应,俩人从婴儿床边直接跌近了大床,杨嘉如故意不让白城得逞,她躲,白城就按住她的双腿向自己身边拖。杨嘉如不停地踢着腿,白城干脆从她的脚趾尖一点点地吻起,杨嘉如彻底瘫软了,发出软软地呻-吟声。白城吻到杨嘉如腿-根时,小小白终于心疼妈妈哭一般的“哼哼”声,于是他在自己的领地里,扯开了嗓子不遗余力地哭了起来。

    他一哭,杨嘉如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想要坐起来,白城却仍按着她,一边压在她在长腿上,一边抱怨,“不是睡了吗?不是睡了吗!”

    杨嘉如笑着说:“可能动静大,你先放开,我看看。”反正婴儿床就在他们的床边。

    白城哪肯放手,他现在越发明白了,自从有了儿子,他在白杨两家的地位是最后一名了,他现在不坚持下去,杨嘉如很有可能今晚就把儿子抱在床上睡。于是,他三下五除二地扯落了杨嘉如和自己的衣服。杨嘉如没有被激-情冲晕,她仍努力向儿子的方向爬,白城就趴在她的身上,在她敏感的背部反复留下他的印迹。

    杨嘉如成功地蹭到了床边,白城这个时候向前一挺身,成功入驻。杨嘉如“啊——”地叫了一声,动着身子,她想要,可是,儿子更重要。她扭着腰,想让白城退出来,白城弯身握住被他儿子霸占了近十个月的胸器,揉捏着。杨嘉如一边推着儿子的婴儿床,一边配合着老公的律-动,两边忙的她很快就全身沁出了汗,滑滑地、粘粘的。白城把杨嘉如翻过来面对着自己,杨嘉如的手还搭在儿子的床边,但已无能为力。白城看她醉眼迷蒙脸色微红的样子,再看看儿子咬着被角踢着小腿,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是他老婆,他们合法的进行着某些事情,倒弄得他跟强盗了似的。越想越气愤,最后他一边用力撞击着孩子他妈,一边瞪着眼角还挂着眼泪看向他的儿子,速度越来越快。

    白城说“儿子,爸给你做示范,学好了啊。”

    杨嘉如一边“啊啊啊”一边“你特么就不会教儿子点好的?!”

    小小白在床里安静了,他回望着爸爸,偶尔看看妈妈,竟然,笑了~

    ……………………………………………………

    小小白一岁半,他已经会喊“妈”“奶”“姥”“姥爷”了,但就这个“爸爸”的称呼,他一直学不来。白城天天抱着儿子讨好地说:“来,叫爸爸,叫爸爸。”想想他在外面呼风唤雨给儿子打天下,这小子竟然不叫他,他这么讨好他,他竟然比他妈妈还有脾气。逼急了就是哭,害他挨老妈和老婆的拳头。

    这天家里包饺子,大家都在忙。白城一个人抱着儿子跑到书房,拿出一个画册给翻给儿子看,他又是一脸讨好的表情,说道:“儿子啊,快看,这里全是大美女,你要哪个,叫声爸爸,爸爸都找给你。她们都比你妈妈漂亮,以后你就别缠着你妈妈了,把她还给爸爸,好不好?”

    花花绿绿地图册吸引了小小白的注意力,仅十秒钟,然后,他抬手把图册打翻,一扭头,就是不肯叫“爸爸”。白城挫败得不得了,他抱起儿子让他站直在自己的腿上,他苦恼地问道:“到底要爸爸怎么做嘛?你看,爸爸现在的公司很牛哦,全是你的。爸爸还给你物色了不少女人哦,虽然你长大时他们都老了,不过以后你要娶谁家姑娘,爸爸绝对站在你这边,来嘛,叫爸爸,不叫就打屁股。”

    小小白面对爸爸冷下来的脸,一点也不怕。白城如在寒风中般萧瑟~当年他先吃定了杨嘉如,被反转了结局。现在还没等吃定儿子,很多事就已成了定局。他指着儿子说:“要知道你这样,当初就不该天天晚上缠着你妈妈把你放进她肚子……”小小白被白城的低斥声成功吓哭了。

    他刚一咧嘴,书房有门就被踢开了,穿着开衫的杨嘉如瞪着眼睛走了进来,抱过儿子,白了白城一眼,“你看你现在幼稚的。”白城欲哭无泪,杨嘉如又哼着说:“我养的孩子就是像我,你想要听话的……”白城这个时候皱了眉头,杨嘉如已经很久不翻旧帐了,他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杨嘉如竟然说:“你想要听话的,那咱就生个女儿吧。”白城一听,喜上眉梢。

    “其实生不生女儿不重要,老婆你知道的,我就是喜欢和你做那事,不行明天我去结扎了,好不好?”杨嘉如挑了眉看他,他继续说:“不能再生了,再生我就更没地位了。”

    杨嘉如笑着回身拍了拍他的脸,“小白,原来你这么怕不受重视啊?唉,我可爱的小白啊。”说得心里嘴里都是怜爱,踮起脚,她主动吻了心爱的男人,她在他的唇间说:“小白,你放心吧,无论生几个孩子,你在我心里的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