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7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杨嘉如被戳中了丨穴点,她弹跳了起来,说:“白城,别以为你有多了解我,你根本不了解我,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

    白城抬头眯了眼看杨嘉如,他说:“你总是有你的判断,我说什么有意义。嘉如,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他又垂下了头,收了肩膀,像一只困顿的小兽,极力掩藏着自己的悲伤。

    杨嘉如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时,眼泪涌在眼眶,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沉默,在纸醉金迷中流淌,包厢内的四个人,各有各的表情。

    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人气愤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冲到杨嘉如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所有人都愣了,杨嘉如抚着自己的脸颊,在看清来人时,笑了。“到头来,还得姐姐替弟弟出气啊。”

    白洁懒得听杨嘉如说什么,她转身去拉自己的弟弟,边拉边说:“阿城你给我争气点!!!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不再像当年那样丢人?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失了身份掉了身价,天下的女人多得是,你怎么就非得她!!”

    杨嘉如的嘴角,莫名地就扯动了一下。

    白城把手淡漠地抽了回来,他说:“姐,对不起,你别管我。”然后他抬眼看向杨嘉如,看她的脸颊,眼里透出点点心疼的光芒。

    白洁看弟弟那眼神,怒火更炽,她对着杨嘉如吼道:“你个狠毒的女人,你放了我弟弟吧,行吗?算我们白家求你的,这次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白家上辈子欠你什么了,这次也该还了吧,你滚,滚出S市。”

    杨嘉如终于开口了,“我会离开,但我想告诉您一件事,我想您误会了,当年害得白城性情大变的人,不是我!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事已至此,杨嘉如突然明白了,当年白洁把她的电话设进了黑名单,怕是以为她是顾念,想来,白城对顾念的念念不忘,连白洁都铭记于心了。恨!再一次爆发!!

    白城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晃着身子站起身,不可置信地问道:“姐,当年把嘉如的电话设进黑名单的,真是你?”他虽然变得淡漠了,但他仍然善良地不愿意怀疑身边所爱的人。

    白洁似乎意识到自己搞错了某件事,她挺了挺腰板,“啊”,不情不愿地承认了。

    杨嘉如这个时候笑出声来,所有人都被她笑得发毛,她顿住笑声,看向白城,“怎么办,怕是这刺,又扎深了。”

    他知道,他明白,她是有多厌烦他身边的人只记得顾念的存在。当年他的哥们提了一句顾念,她郁闷了一个晚上,现在他的家里人只知道顾念,怕是她要恨上个几年甚至一辈子了。深感无力,可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原罪是没有办法买单的。他爱她,她爱他,他们的相爱,也许也是一种原罪,导致他们互相折磨。

    作者有话要说:通知通知:

    结城今天收到榜单通知,本周结城上了“VIP热点”榜,这个,意味着什么,大家也能猜到了吧。嗯,本文要加V了,估计明天,最晚周一就会加V。眼看还有两章结束了,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话说,每次结城被加V都很突然……如果明天没加V,结城就在这两天争取把正文完结。然后写番外。番外已经确定了一篇是写关晓右和陈天竭的,如果入了V大家可以不要买,因为结城计划把它做为新文的第一章,当然前提是乃们会跟去看新文。另外的番外,结城还没想好写啥,一切都正文完结再说吧,我们要活在当下,是不?

    当然啦,加V后也会送积分,结城只有300积分可以送,所以常留言的亲是自然会得到的,不过够不够用,我就不保证了……遁走~

    ☆、痴情司

    白城的表情变得绝望,他不言不语,只是埋下了头,就足以让空气都充满哀伤。关晓右受不了这种气氛,转身便拉着陈天竭出了包厢。白洁也意识到自己当年犯了极大的错误,当然,她此刻还不知道是她间接地造成了两人分离三年的惨象。但她就是看不得自己弟弟受一点委屈,于是她对白城说:“她说的这都是什么话!不要和她说了,阿城,跟姐回家。”

    白洁的那种护犊心态让杨嘉如很好笑,于是,她又笑了出来,她对白城说:“小白,快,跟你姐姐回家,要听话。”

    白城仍维持原来的姿势,不动。

    白洁把这话听成了一种讽刺,它也确实是一种讽刺,看着杨嘉如洋洋得意外加一抹不屑地笑脸,白洁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不管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就是讨厌眼前的杨嘉如一副胜利的嘴脸。气极的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弯身便拿起了玻璃杯向杨嘉如掷去。

    双层玻璃制的酒杯有一定的厚度,打在人身上,正是皮肤偏薄的肩胛骨处,“咚”的一声,闷闷的响,然后应声落地,碎了。

    杨嘉如的眼神在此刻变得惊恐,她没想到白洁会如此疯狂。白洁看着自己的手,像突然被唤回了神智一样,也抖了起来。而被杯子砸中的——白城,只是抱紧了怀里的杨嘉如,垂着头,右臂微抖,背对着白洁,他低声的、祈求的、隐忍地说:“姐,不要伤害她……”。

    在此刻,白城还是爱护着杨嘉如的,白洁彻底知道自己才是多余的了,她怨愤地指着白城说:“阿城,白家的脸让你丢尽了!!”转身,她哭着往外走。她是白城的堂姐,她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是一奶同胞,她和他亲,从小就把他视为白家的骄傲,无论何时,她对白城说的话都是鼓励的,但今天,她对他真的很失望!

    白城和杨嘉如就这样沉默着,杨嘉如不敢动,她不确定这一击是否真的伤他很重。而白城就留恋着这最后的温度,假装自己被砸得伤很重,软了身子,不动。

    陈天竭和关晓右进来时,眼里有欣喜的火光,他们以为他俩合好了,结果却听杨嘉如说:“晓右,帮他打电话叫个代驾送他回家吧。”

    眼里的光就这样沉了下去,到底,闹到这个地步,是没有回头路的。

    ………………………………………………

    代驾把他们送回家,他三天未回的家,今晚,醉意微熏,到底还是回来了。

    代驾走后,俩个人仍坐在车子里,谁也不肯先动,却都沉默着,似乎也没有什么话说。

    杨嘉如终于率先摇下了车窗,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包女士烟,点燃,吞吸。白城扫了她一眼,一脸寒气。杨嘉如看他生气,她就开心,至少白城没有对她完全不理,如果是那样,她就没得折腾了。折腾也就折腾这一次了,她笑,夹着烟揉着额角。

    “小白,我明天就走了。”她轻声说,又点燃一只烟。

    白城的手握成了拳,却没有应声。

    杨嘉如很放松地靠在后排坐椅上,似乎在自言自语:“小白,有时候我常在想,我们的缘分,是不是该早几年就断了。我当初真不应该来S市,是不?误了我们俩个人的时间,多不好。好在现在是折腾完了,我要走了,也还你自由,以后你的心愿意给谁给谁,里面住着谁,你随意。”

    白城的指节“咔”地响了一声,他压抑着声音说:“说这个有什么意义。”他的声音里也满是疲倦。

    “不说这个,说什么呢?说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是感激吧,回报我当年在你最难过的时候陪着你,把一切都给了你,信任你,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以你为天为地,你喝风,我绝不吃雨,你说一,我绝对不二。不过,你我都知道,我不可能做到那么低眉顺眼,那就不是杨嘉如了。可能,我们之间的一切,一直是你在被动地接受着什么,这样对你不公平,小白,我越想越觉得是我把我要的幸福强加于你,是不对的。”原谅她不能完全接受白城当初给的那段理由,什么除了她陪在身边,不做第二人想,呵,怕是——“其实你和我在一起,怕只是懒得再动心思了吧?再去讨好一个女人,重新追求一个女人,你不敢了,你怕再次付出后会又失去。你觉得杨嘉如这个傻B是挺好哄的是吧?无论怎样,都要在你身边,对不对?”她又开始咄咄逼人了,杨嘉如也承认自己的嘴很损,嘴巴伤人的功力比执一刀还厉害。可是,她讨厌此刻安静的白城,如果她不反复说些什么试图激怒他,她会真的觉得她在他心里一点位置也没有。

    白城听她终于不出声了,这才长长叹了口气,他仰身躺靠在了位置上,用手掌盖住自己的眼,她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她知道他不可能是哭就对了。白城终于开口了,“嘉如,你在假装生我气的时候,会用你的拳头,打在我身上,一点也不疼,我也很开心,因为你发泄好了就雨过天晴。但是,你在气极恨极的时候,用的是语言暴力,这比你的拳头还狠百倍,它击在我身上,疼的是心里。嘉如,你找回来的小白,如果想毁了,就亲手毁了吧……”说到后面,他几乎要发不出声。

    他其实,是了解她的,所以一直包容纵容着她,不是吗?可是,她懂,却不表示完全接受。

    …………………………………………………………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小白,也许你一直就是什么都明白的。那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骗我,为什么不说出一个留下我的理由,为什么?”她指责完,伸出手示意白城不要出声,她说:“也许,我是真的不该再来找你,也许,也许吧,是我来找你的时间不对,我的一些恨和怨,还没有完全消散,也许,一直都是我错了。”

    白城,这回是彻底的无声。

    杨嘉如从包里翻出一张CD,她说:“我昨天收拾东西时翻到了我六月份新买的CD,当时听这里面的歌时,哭了……但我不敢跟你说。白城,我送你这张CD,你送我你放在车里,从没有放给我听的你弹的钢琴曲,好吗?”最后,这是她要的礼物,算是一个纪念。

    白城哼笑了一记,他也许就是在想,她现在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可是,她是个自私的人,她觉得有意义就行了。她从来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她!

    弯身探到前面的车载CD,她把盘放进去,顺手把白城压在底层的自己录的他弹的钢琴曲收进了自己的包里。有些事,她想不明白,也许,听听清灵的音乐,能让她静心。

    CD里泄出悠缓的音乐,是一首粤语歌,白城听得懂,他的语言天赋一向不错。唱歌的女人有一种深厚的声音,配着那轻悠的音乐,俩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夜来冒风雪,叫唤著雨点。梦还没有完,断垣望归燕,有人情痴得,不怕天地变。梦还没有完,泪流尚觉甜,别离亦不怕,约誓在耳边。梦还没有完,命途若不变,你还能偏执,拖到几丈远。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情愿百世都赞颂,最美的落红,敢舍弃才是勇。梦还没有完,恨还没有填,牵挂像笔债,再聚又再添。梦还没有完,越还越亏欠,叹红楼金钗,醒觉不复见。梦太好,别相信——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情愿百世都赞颂,最美的落红,曾为君栽种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缠绵也是无用。情愿百世都赞颂,最爱的面容,因爱而目送。梦还没有完,愿还没有圆,漫长地心算,快乐却太短,有谁情痴得,不怕天地变。一片白茫茫里面,让情痴一洗恨怨,今世若无权惦念,迟一点——天上见……”。

    单曲反复遁环着,真的是一种自虐。白城原本坐着的身子,慢慢佝下来,整个人有些萎靡,那又是天之骄子的另一种绝望。歌曲放到第三遍的时候,杨嘉如终于哭了。她用手捂住鼻子和嘴巴,压抑着哭声,她哽咽着,对白城说——

    “小白,如果当年我早一点听到这首歌,也许,我就不会再来找你。就像这首歌里唱的,‘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有机会你还可以看看这首歌的MV,你不知道,这几天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反复看着画面,我想,我是真的不该再来找你。”

    白城,一拳重重击向他的SUV厚实的玻璃上,车子发出鸣声,像哀嚎。这个车里,有他们的回忆,这个城市,有他们的回忆,这个国家,有几个城市,都有他们的回忆。她选择洒脱地走,他可以恨她的不信任,但他却没有办法做到,忘了她。

    可是,此刻,他什么也不想说,知道解释也没必要了,不是为了再维持自己的骄傲和自尊,白城,在爱情里,从来不要自尊!他只是,一如当年一般,放手,是不想为难她!以后关于她的笑、她说话的声音,她的坏脾气,都由他一个人在回忆里祭奠。

    第二天,白城亲自送杨嘉如去了机场,他只送她到机场外,她拉着行李,在关晓右和金梓晴地陪伴下离开,而他,连她的背影,都没有目送。

    杨嘉如其实是知道的,白城不会离开!的确,他把车开到了可以看到飞机起飞的地方,一直目送着她的那驾飞往北方的飞机腾空。

    车里的音乐反复在唱,“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情愿百世都赞颂,最美的落红,敢舍弃才是勇。”他知道她为什么要让他听这首歌,她知道的,他喜欢《红楼梦》,他的家里,仍有当年在大学里时,她送他的生日礼物,她跑遍了整个H市的旧书市,淘到的《红楼梦》装订本全集。他当年无心地收藏,成了日后刻骨的回忆。

    他们都那么懂彼此,就仿佛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存在,却还是,弄丢了彼此。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妈呀,酸了酸了!!好吧, 大家 现在有什么想喷的,来吧!!!!最好是能给结城喷出一篇长评,结城真的是盼好久了。看别的作者全有长评,我的文,很少很少……我知道的,比较不是好心态,结城也确实水平有限,可是辛苦写了这么多字,总是想听有人说更多,更懂一些吧?

    另,后台积分已经送出去一部分了,还有几个人后台不能直接送,所以,你们自觉点哈,赶紧来给ID、盛大通行证号、登录邮箱号。如果有结城微博的可以私信发给我,QQ也可以联系到结城。这几天办妥哦,否则过几天结城闭关写新文的时候……你们懂的,可别怪结城不兑现哦。么么~

    还有,关于番外,结城仍然没想好写什么,不过现在决定关晓右的不放了,一是怕亲们误买,另一个是怕被说凑字数什么的,嗯,就酱,来听歌吧。——《痴情司》,何韵诗的歌,缘自《红楼梦》,是结城的小白喜欢的古著哦。有机会也建议大家看看MV,很棒的说!这首歌是激发结城写之文最初的原因,当然,最初的设想,是悲剧……我闪~

    ☆、最后 (上)

    杨嘉如回到家后,自然是被妈妈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家里的亲戚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或者露面,集体消失一般。杨爸爸成日成夜的抽烟,还加了宵夜的酒。杨嘉如在家里,天天听妈妈的唠叨和爸爸的叹息。而她,竟然没心没肺活得异常亢奋,和老同学们逛街,K歌,帮人家带孩子,偶尔晚上还陪爸爸小酌两杯,嘻嘻哈哈根本不像个大龄剩女的样子。

    有人说杨嘉如是受了刺激有点精神病了,因为很多人认为灰姑娘终于是被打回了生她养她的老家。也有人说杨嘉如只是在强颜欢笑,毕竟这个岁数了,不活得洒脱一点,更老得快。还有人说,杨嘉如本来就不爱白城,她只是骗了人家一笔钱,就躲回老家了,而白家不计较,根本就没人来讨,哪怕是钱或者人!杨妈妈很忧伤,她天天说:“我怎么生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玩意,你自己怎么就不知道争点气,小白那孩子那么好,换了谁不得想办法压手里,你怎么说放就放了。”杨妈妈甚至以为,有钱人家的孩子在外面有了不干净的事,自己的女儿就退出了,是的,父母都永远会认为孩子是最纯洁的受害者。

    直到杨嘉如生日的那一晚,同学们给她庆祝生日,大家对她没有嫁出去也没问太多,当晚玩得也比较尽幸。回家的路上,是老同学送她回来的,杨嘉如踩着月光,就想起来去年的这个时候,白城赶着给她过生日时,放下公司里的事,哪怕电话一再地催,他也陪她吃完了蛋糕才走,走的时候很留恋,而她,似乎都没给白城过生日,除了上大学的时候,和顾念一起。

    回家的路上,老同学突然说:“嘉如,你不走了吧?我知道你受伤了,其实嘉如,到了这个年龄,差不多就安稳吧。这些年我也单身,你……”

    杨嘉如打断了老同学的话,她说:“这辈子,除了白城,我谁也不嫁!”

    老同学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走了。杨嘉如抬头看月光,今天,本应该是她和白城领证的日子吧,如果没有顾念再次出现。她回来后就不敢想白城,今晚,借着酒意,白城的脸肆无忌惮地浮现,又是怕又是痛,杨嘉如蹲在自家楼下,环住身子,初秋的风打得她瑟瑟发抖,突然,她控制不住地嚎哭起来。

    来下楼接杨嘉如的杨爸爸听到女儿的哭声,躲在角落里,默默流泪。见女儿和老公还没上楼的杨妈妈下楼来寻,便和杨爸爸一起躲在暗处听女儿的抽泣,抹泪。原来女儿不是那么洒脱,原来她不是精神病了,原来,她只是,无措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杨妈妈想起女儿很小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对她说:“妈妈,你别不要我,我不认识回家的路。”女儿,因为自己的骄傲和伪装的坚强,把近在眼前的家,迷了路。

    再也没有办法埋怨女儿的笨,虽然她是真的从小就很笨,但看她哭得那样痛……是真的痛至骨髓了吧。

    …………………………………………………………

    第二天,杨嘉如仍然嘻皮笑脸地起床和爸妈打招呼,仍然一副刀枪不入的没脸没皮样。挺大个人了,没了工作,还好意思自称要当啃老族。杨家父母对视一眼,终于下了决定。

    他们为杨嘉如安排了相亲,他们没有提那一晚杨嘉如哭成那样的事儿,杨妈妈只是说:“我们不养你,有能耐找个男人养!”自然,换来疼女儿的杨爸爸一记白眼。

    杨嘉如这一次非常听话,她去和家里安排的人相亲,还别说,家里人介绍的男人们条件还都不错,虽不及白城二分之一,但正经也都是工作和社会地位小有的人。在那个小城市,杨嘉如的气质、身高和长相,怎么都算出挑的,纯朴的男人们懂得小女生玩不起,想结婚的自然就在杨嘉如面前努力表现。可是杨嘉如笑着看他们,就像看一群小丑。原谅她越来越尖酸刻薄,因为,三十几岁的男人身上,要嘛是岁月纯正的沧桑,要嘛就是一股人间烟火味,杨嘉如有时候忍不住想,这些男人,是出门前不知道照镜子呢,还是几天不愿意洗一次澡。

    她打电话和关晓右说这事,关晓右说,因为他们都不是白城,所以,他们是天仙,杨嘉如也看不上。杨嘉如呐呐地挂了电话,继续相亲。可是,都不成!一个也没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她笑自己,虽然没想过要嫁给谁,但连找个人暧昧都不想了,她是麻木了。

    也听说白城的事儿。白洁把自己的几个朋友,国内的、国外的,挨个叫过来跟白城相亲。白城的状态和杨嘉如一样,甚至比杨嘉如更甚,他真的做到了,只要家里人说好,他和谁结婚都行。要知道,大家族,传宗接代也是个大事。白城愿意做妈妈的好孩子,姐姐的好弟弟,目光却越发的空洞。

    白洁找白城谈,她问:“你到底要怎样?”虽然成了家庭主妇,但白洁的气势仍有大家风范,气质仍然是鲜艳的。

    白城垂着头,抿着唇,比当年还要沉默。

    白洁简直要疯了,她站起来一手插腰一手扒过流海指着白城说:“你知道当年为什么我要把杨嘉如给黑了吗?你记不记得当年你从H市跑回来时,整整一个星期,你跟个废人一样不言不语,叔叔把你送回S市后就一直血压降不下来,你让他失望了你知道吗?我恨那个害了你、劈腿的女人,后来我让在B市的同学去看你,听说你和那姑娘又合好了,我哪知道后来杨嘉如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姐姐承认当年错了,好,姐姐也承认这次不该反对你们,但现在除了工作,你就是个废人中的废人,你要我怎么办,我去给杨嘉如下跪求她回来吗?”白洁越说越激动,红的不仅是眼眶,连脖子根都青紫一片。

    白城的腿动了一下,半晌,他才说:“姐,不是你的错,是我和她的问题,是我的问题。”终于,他难以启齿的原因,在这个夜晚,和姐姐促膝长谈。他讲到流泪,姐姐看着他,陪他哭。

    白洁心疼的抱住弟弟,拍她的肩膀,“让自尊什么的见鬼去吧!!去找她,把你和我说的话跟她说,说你舍不得她,说你不想她离开,去说!!你能和我说,为什么不能和她说,她是你爱的人,对吗?”

    白城的身子震了一下,他像个孩子一样从姐姐的怀里起身,目光直直地,凝住某个点。几秒钟后,他跳了起来,打电话给秘书,连夜赶往东北!

    ……………………………………………………………………

    九月底的中国,已经开始有了国庆的喜气,白城到达A市时,一路的枫红也像是庆祝国庆。但白城更愿意相信漫山遍野的红、全中国的红,都是在为他鼓劲,庆祝他这一次的勇敢和为爱所要做的努力。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和杨嘉如说过,如果她离开,他会痛,但绝不会追来。那个时候说这话时,是一点也没想到杨嘉如会离开。而当她真的离开时,他的本能要求他的自尊想起了这句话,所以,放她走。现在想想,男人,为了心里的人低头,并不可笑可悲,所以,他眼里的红色,都变得鲜艳。天知道他其实并不喜欢大俗的红色。

    熟门熟路的找到杨家的大门,邻居们认出小白,惊讶地叫,杨妈妈从阳台探出头,吓得手里的葱直接从四楼掉了下来。杨爸爸亲自下楼来接白城,并且告诉他,嘉如不在家……

    白城风尘仆仆地来,满是欢欣,却不料扑了个空,他有礼地对杨爸爸说:“叔叔,没有关系,我等等她。”

    杨爸爸的表情有些纠结,让了白城上楼后,和杨妈妈暗地里你推我搡。最后杨妈妈一咬牙,对白城说:“小白啊,我跟你说啊,嘉如和一个朋友去上山了,去、去了庙里……”。

    出家吗?!于是,白城就追到了这里,A市最著名的佛教之山,近距离的漫山红艳,近距离的——杨嘉如。

    杨嘉如看到他时着时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瞪他,接着就是一阵嘲讽,“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白先生啊。怎么这么有雅兴啊?来偏远的A市过国庆?”

    和杨嘉如一起号称要“出家”的金梓晴这个时候一闪身便跑回了庙里,庙外的半山腰处,杨嘉如逞着强面对着一脸怒意的白城。

    白城听说她要“出家”都急疯了,寻来又受一顿冷嘲热讽,他气得呼哧喘气,拉下脸,冷着声音他说:“你跟我回去!”

    “为什么?有病。”杨嘉如白了他一眼,转身想逃,白城比她快,三步两步奔到她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硬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嘉如,温热的呼吸喷在杨嘉如的头顶,杨嘉如缩着身子,严肃地说:“佛教重地,不得非礼!”

    白城懒得理她,但从她搞笑的话语里感觉到了一丝缓机,他必须趁现在热血沸腾时把话说出来,他按住杨嘉如的肩,半弯□与她对视,仔细地看她的眉眼,然后他舔了下唇,喉头一紧,他吸一口气说:“我说过了,你离开的话,我不会寻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我回去。”不是不是,他不是想这么说的,他怎么又把自己的霸道搬出来了。

    正懊悔着,杨嘉如还没等骂他一句,他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白城不接,电话就一直响,他无耐,腾一只手接电话,刚说了句“您好”,脸色便变得冷凝。他将杨嘉如搂在怀里,怕她跑开,然后,他用比冰还冷百倍的声音淡淡地说——“顾念?”……。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呐,结城对不起乃们啊,计划不如变化快啊,谁特么能想到我一下没控制住,这章竟然没写到结局……泪啊泪,下一章,下一章一定结局,我对天发誓啊我泪奔……

    有亲告诉我上一章看了一章就花了10点积分,结城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但手里的积分已经送得差不多了,所以,请各位谅解一下,接下来的章节,就补贴结城点电费吧,我继续泪奔。

    哈哈哈,不贫了,今天结城的老友从外地来上海,一会儿结城要和她出去吃宵夜,赶上来更新,欢迎大家捉虫。唉——终于算是要完结了, 结城还真有点不舍呢,因为你们懂的,我真的好爱好爱小白,虽然我没能力把这个人物的性格刻划得到位,但,他在我心里。对于结城来说呢,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晚上这样和大家聊聊心里话,很多是在微博上都不敢说的。然后呢,早上到单位开电脑看大家给的留言,下午再刷一次,这感觉,真特么好!!不过,接下来为新文存稿,结城要寂寞一段时间了,啊啊啊,我好舍不得啊!好贱!摔~

    ☆、最后(下)

    在这个熟悉的名字闯进耳里时,原本在白城怀里挣扎的杨嘉如顿了□子,几秒钟后,她变本加厉地挣扎,恨不得直接咬白城一口。当然,她不会,她不会给他任何机会肌肤-相亲。

    白城淡定地扣紧怀里的杨嘉如,她又瘦了,他的心针扎了一般,痛得前所未有的明显。他用眼神跟杨嘉如叫劲儿,说出来的话却仿佛此刻他平静地坐在舒软的皮椅里一定闲淡,杨嘉如听到他回答对面的话。

    “白城……新婚快乐。”真的不是杨嘉如想偷听,她实在离白城太近了,所以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近在耳边,于是,她很“客气”地再把耳朵贴近点。

    白城冷淡疏离的“嗯”了一声,看来是没打算再挑起什么话题。

    顾念也沉默了几秒钟,继续说道:“对不起,因为最近一直在忙,所以没能去参加你们的婚礼。”

    白城马上回道:“哦,没关系。”语气略有轻快,似乎挺开心她没来。

    顾念这回彻底顿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没有挂电话的意思,杨嘉如此刻特鄙视白城和顾念这对X男女,她伸出中指在白城面前晃了又晃,用力掐了白城的腰间,揪起来一小撮肉,拧了个圈。白城的唇角抽了一下,忍住,他主动跟顾念寒喧起来。

    “嘉如,有去找过你了?”

    “嗯……不过,我没有和她说我和你见了面的事。只是她问起了,白城,你都跟她说了啊?”搞得好像他们真的有隐情。

    白城这个时候突然扬高了声音,吓了怀里的杨嘉如一跳,他吼:“顾念!你来S市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想看看我们过得好不好?我们过得非常好,你为什么还要和嘉如见面呢?她见完你以后回来就不开心,说我和你见面没有带上她,我这个老婆很不好哄的,比你当年不好哄多了你知道吗?我老婆是个非常有原则有底限的人。你说你没事来找我们干嘛,不是早就说好不见了吗?当年你从寝室追我出来的时候我不就和你说了我要和嘉如在一起我们不要再见了吗?你一定要逼我更加讨厌你是吗?行!顾念,我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话,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以后,别再打扰我和嘉如的生活。你当你的太太,我做我的白少,嘉如做嘉如的白少奶奶,咱们,没有一毛钱关系,就这样!”说完,白城直接挂了电话,那动作帅气得行云流水,杨嘉如表示当时就震惊了,半张着嘴瞪圆了眼,半晌吭不出声。

    白城挂了电话后,半有得意之色的挑眉睨着杨嘉如,颇有些邀功的意思。杨嘉如被他唇角的梨窝晃了眼,抽回目光,用力推开白城。“你、你在我面前装这二五八万特没意思你知道吗,你和顾念串通好了打这通电话的吧?小白,特没劲儿!”

    白城没得到表扬,反倒又被怀疑,敛了脸上的笑意,皱着眉他问道:“你对我,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我到底做了什么,嘉如,你告诉我。或者说,要我怎么做,才能拔掉你心里的刺?我刚刚做的还不行吗?”

    杨嘉如听白城这是在指责啊,好像有些报怨刚刚是下了那么大的决定有多舍不得结果换来她这样的回答,他很不甘愿。这下她本来偷偷在心底开的花,瞬间全萎了!她这回是用全力推离白城,泼妇一般插着腰吼:“你对顾念吼完了心里不舒服是不是?对啊,到底是你的初恋,不能比!你不舒服别拿我撒气,别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发泄在我身上,告诉你,老娘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