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4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大宝贝到大的东西,你说给出去就给出去了!我们母女这命怎么这么苦啊,嘤嘤嘤嘤~”

    杨爸爸看老婆这么委屈,这么多年来的愧疚喷发了,他搂着老婆拍着哄,“老婆子,别说咱女儿不是个东西了,就是东西,也不能这么便宜别人家。”

    “你才不是东西!”杨妈妈立马没了眼泪,她握拳对杨爸爸说:“我决定了,你马上去单位请假,咱马上就过去瞅瞅那白家。要是好呢,咱把这几年养女儿的钱给要回来,要是不好呢,不好的话,不好怎么办?”

    “都听你的!”杨爸爸也马上一脸的义愤填膺起来。

    杨妈妈重重地亲了杨爸爸一口,“老爷们,你纯爷们!”

    于是,杨妈妈和杨爸爸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还没退休的老头子便带了已经退休两年在家闲得没事找事儿的老婆子,南下了。

    ………………………………………………

    杨嘉如一直知道自己的爸妈是个行动派,却没想到这次如此的行动快!接到爸妈的电话时俩个老人已经在表姐的安排下即将起飞了,杨嘉如火速给白城打电话通知他这事,白城也弄了个措手不及,彼时他还正在开会。

    杨嘉如不管三七二十一调了休先奔往白城的公司,和白城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真是第一次来。没有受到什么阻拦,报了名字后杨嘉如便被白城的秘书直接接到了外贸大厦属于白家产业楼层的会客区候着了,她坐的地方,正好能看到对面的会议室,特意修的一面落地窗,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在讲话的白城。而他在看到她时,仅是点了点头,掩了热烈的眸光,就这么一个低调的动作,都被与会人员捕捉到了,不少人借机出来上厕所纷纷围观杨嘉如,后在“微信小秘书”的证实下得知,原来这个坐在沙发里抖着腿的看起来漂亮行为上却有些粗放的女人,是他们未来的总裁夫人。

    杨嘉如知道自己被参观了,她是真的不太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她的腿越晃越快,烦躁烦躁还是烦躁。她顺了顺半长的发,杵着胳膊靠在沙发里,一脸地不耐看向她的小白,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眼里那柔软的目光,他是她的骄傲,是整个公司的骄傲。

    杨嘉如看到白城挂着浅笑挥洒自如地说着话,与会人员或听或记或频频点头一脸崇拜。杨嘉如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小白,那么张扬的个性,那么流利的口才,那么骄子的气质,那么隽秀的外表。她记得,在顾念的事发生后,白城有一段时间是非常避讳在任何公开场合言讲或者表演的,后来他似乎也就只主持过她们那届的毕业晚会,校广播站的主持一职,他早就辞去了。而今日能再见他如此自信洒脱,虽然可能外人看来是那般平常,但她却心生感动,仿佛有了一束时光隧道,带她回到了过往。

    散会的时候,大家鱼贯地往外走,白城收拾了一下桌面便三步并作两步抢门口,他一出来第一句就是:“等急了吧?”,语调软得不像话,杨嘉如都红了脸。

    人们都在看他俩,杨嘉如仿佛还在昨天,在那场回忆里,曾经白城做完演讲后走出校礼堂,快步奔向他爱的人儿——顾念,而她,永远只能在人群里远远地观望。现在,她成了女主角,被别人羡慕地仰望,那曾经梦里的画面成为了现实,神化般的男子,更加稳重成熟的身姿轻拥着她的肩膀,眉眼间尽是欢愉和怜爱,她想说,这感觉,真特么好,顾念同学,你后悔去吧!

    最近似乎想顾念想得比较多,好吧,也许是她和白城即将走向终点了,难免对当年一起奋斗过的故人有些惆怅,不知她是否安好,别来无恙。其实杨嘉如后来回想起今天这煽情的小得瑟,还真信了那句老话——就知道你不是好折腾。

    只是那个时候他俩哪想到人生一浪高过一浪,俩人相互眉目传情了一下,满足了各位看官的小眼球后,便急匆匆赶往机场了,留下无数路人议论着杨嘉如到底来自何方。

    …………………………………………………………

    尽管杨嘉如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见到从出客口出走来的老妈时还是没忍住掩了面。六月的S市,已算暑热,杨妈妈一身海岛观光的花裙子和大草帽招摇地出现,难免让上班时间来接客人的人群不住观望。

    白城倒是好像对杨妈妈这一身打扮比较能适应,穿着白衬衫灰色长裤的他笔挺欣长,牵着杨嘉如迎向杨爸爸杨妈妈,笑得一脸真诚。此刻S市机场内真是一副生动的画面,穿得很东南亚风的杨妈妈扯着穿着白色老头衫和蓝布长裤的杨爸爸在见到穿着清丽长裙的女儿后当场泪如雨下,斯文俊美的男主角站在一旁关爱地看,长裙女主在妈妈怀里扭动,再扭动。

    “我的女儿啊,这就要卖出去,啊不,这就要送给别人家了,妈妈真舍不得啊。”杨妈妈中气十足地吼着。

    杨嘉如都快给老妈跪下了,“妈,咱有事到家里说行吗?”

    杨爸爸也尴尬地拉了拉杨妈妈的衣角,然后对白城傻笑一记。这场景,真心就是乡下的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这金凤凰的主人包容了鸡窝里的一切一切。这个比喻不好听,但场面确实如此。杨家如捏了一把汗,想到未来几天妈妈可能会抽的疯,她真心觉得挺对不起小白的。

    白城开着车载着杨家父母往他和杨嘉如现在住的公寓前进,杨妈妈一路上拿个只有300相速的手机没完没了地拍,杨嘉如揉着眉心说:“妈,明天带你出去好好拍,现在别拍了。”

    “哎,老爷们,你看这S市的楼就是高哈。”又拍一张,才用一脸愤怨地表情对杨嘉如说:“你怎么的?嫌弃我丢人是不?对啊,我就是个乡下来的老太太,没见过世面,怎么了?”

    杨嘉如刚要开口反驳,白城轻轻握了一下杨嘉如的手,然后透过后视镜看了杨妈妈一眼,“阿姨,嘉如不是这个意思,她总是怕有闪光灯影响我开车的视线,她瞎操心,您拍,怎么开心怎么来。”

    杨妈妈这么一听,马上收了手机,“哦,我没想到,不拍了,不拍了,哈哈。”越看这个准女婿越稀罕。

    杨嘉如嘀咕了一句,“果然不是我亲妈。”

    母女俩一路斗嘴,便来到了白城住的地方,杨妈妈一进屋主喊道:“呵,这屋子真大,老头子,以后咱过来带孙子,可不怕没地方住了。”

    杨爸爸乐呵呵地点头,白城马上说:“阿姨,我和嘉如会换再大一点的房子,到时候您挑一层楼住。”

    杨嘉如这就不爽了,“小白你啥意思啊,你在炫富吗?”

    杨妈妈马上拍了女儿的头一下,“这孩子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再乱说!”

    “妈,你怎么就护着他啊,涨他家志气灭咱家威风有木有!”杨嘉如十分不满地嘟哝。

    白城一脸地委屈和冤枉,“我哪有。买了房子,也肯定是给你买的啊。”他后面那句没好意思说,他家房子真心多,不需要再添在自己名下了。不过他真怕说完杨嘉如直接跳起来挠他,这妞太要面子了,自尊心太强了。

    “真的啊,女婿啊,那户口能牵过来不?”杨妈妈一想到自己女儿将来有个S市的户口,就忍不住想回老家得瑟。老一辈的思想其实真的挺可怕了,本来杨嘉如从来没有往心里去的事,被妈妈这么矮人一截地问了一句后,立马抓狂。

    杨嘉如刚要开口说话鄙视妈妈两句,白城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眉心微皱,转身到窗口接起了电话,“妈~嗯,接到了,今晚?太赶了吧?那,我问问吧。”挂了电话,白城一脸抱歉地对杨家父母说:“叔叔,阿姨,真不好意思,我妈刚打我公司电话知道我出去了,她想到我是来接您二老了,所以说想今晚请您们吃个饭,说是很想早日见到您二老。不过您和叔叔要是累……”

    “别介啊,我们去,我们一定去!问你妈爱吃啥,阿姨请客,咱家不差钱!”杨妈妈用力拍了肚皮,杨爸爸红了脸,杨嘉如想死给妈妈看,淡定如小白,也难得汗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杨妈妈一出场,就能秒杀一切事物啊,哈哈哈~不过今天又掉收藏了,结城仍然很受桑,其实,是应该习惯了,只不过结城之前就说了,这是结城完全按自己的意志去写的东西,掉收藏就是不受待见,多少受了点打击。好在啊,天天留言的亲们,挨个点名结城也记不过来,不过你们的留言真心是动力,所以,继续给结城留言吧。看到掉了收藏再来看大家的留言,马上可以补回不少血呢。只是JJ最近很抽,所以结城没办法一一回复留言,结城都看到啦,谢谢大家。

    另,明天真心更不上了,不是结城因为掉收藏闹情绪,而是真的来不及存稿了,咱后天见,明天周日,咱一起放假吧,哈哈!

    ☆、养育恩

    与杨家父母见面是订在了S市的世贸大厦最高层,这里比杨嘉如当年刚来S市时吃第一顿饭的楼还要高,杨妈妈死活不肯坐在窗边,美其名曰,怕!

    换了座位不一会儿,白母出现了,穿一身华贵的料子旗袍,颇有江南特色,江南女子婚后身材也比北方女子好,杨爸爸看到白母时,两眼直发光。杨妈妈狠狠拧了老头子一眼,坐得异常端庄。

    白母走过来后温柔一笑,看着白城问道:“阿城,这就是我的亲家吧?”

    白城马上介绍开来,杨妈妈在白城都介绍完后才站了起来,主动伸出手,落落大方地说道:“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囧~

    白母浅笑,“亲家,请坐吧。”

    杨妈妈和杨爸爸同时坐下后,杨妈妈说:“说亲家什么的,实在是我们家高攀了,一直看小白斯斯文文的,果然没猜错,妈妈就是个看起来就标致的美女啊,羡慕,羡慕。”这都用的什么词汇啊……

    这时——白城的眸光闪了一下,杨爸爸和杨嘉如直接张了嘴露了牙,太意外了!!

    白母掩不住欣喜地笑,“我也一直对您好奇着呢,嘉如这么可爱,妈妈一看就是个典型的北方女人,我年轻时就特别羡慕北方姑娘的性子,比我们南方姑娘大气又有才华。所以啊,阿城和嘉如在一起,我打心眼儿里高兴。”

    杨妈妈内心小飘了一阵,敛了下嘴角,“咱别这么客气了,在这么说下去啊,明天早上的饭都该吃不上了。点菜吧。”好吧,这下子豪爽了。

    打开菜谱,杨妈妈的眼睛瞪了一下,然后坐直身子,把菜谱给了白妈妈,“来,您点。”哟,还会用上尊称了,杨嘉如在桌下向妈妈竖起了母指。

    杨妈妈一脸得意地表情,“看我的吧。”的样子,结果白妈妈合了菜谱说了几道菜后,杨妈妈郁闷了,她偷偷问女儿,“小白有没有说今晚咱请客?那菜可都不便宜啊。”

    杨嘉如翻了个白眼,“他们能用你请吗?”

    杨妈妈这个时候用力拍了拍花裙的口袋,“什么话,咱不差钱!”

    菜上来后,宾主尽欢,杨妈妈虽然嗓门大,但今天没有说一些粗俗的话,知道有疑问压着回家向女儿不耻下问,在白妈妈面前,她就是乐呵呵地邀请人家也去东北玩儿,豪爽劲儿还真心让人喜欢。杨爸爸就在一边看着白妈妈傻笑,乐眯了眼睛喝酒吃菜。杨嘉如和白城在桌下牵着手吃菜,偶尔默契地相视一笑,后来白妈妈感叹道:“这样热闹的日子,好久没有了。”

    吃完饭,杨爸爸和杨妈妈坚持要结账,杨妈妈说:“我们来玩就很打扰你们了,我知道小白和嘉如平时都很忙,不能再给你们添负担。再说了,咱都是一家人了,我们请吃个饭,还说俩家话?”

    白妈妈实在没法了,让杨妈妈掏了钱,一顿饭,近三千,杨妈妈回家马上吃了高血压的药,杨嘉如一夜里起了三次去看妈妈,就怕妈妈犯个心脏病啥的。杨爸爸从头到尾就是乐呵呵地在一旁看着,白母又感叹,“阿城他爸啊,可没这么温柔。北方男人,还真不错。”

    杨妈妈一高兴,扯了一句,“那你来东北,我给你介绍老伴。”

    说完,大家都笑了。晚上,白母临回家前,从小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一张卡和一个沉甸甸的布袋亲手交到杨妈妈手里,分别是——保险书,保额一百万。银行卡,数额为X。布口袋里,是整整十根金条,杨妈妈回家打开后赞道,难怪特么的这么沉呢。

    杨爸爸在一边抽着烟说:“一顿饭三千,换回来这么些东西……”

    杨妈妈抽了杨爸爸一巴掌,“我女儿是无价的。”

    这话正好被来送水果的白城听到,他在门口等了两分钟才走进去,此时他看着杨妈妈的眼神,是一种心甘情愿的崇拜和敬仰。

    “阿姨,叔叔,你们早点睡。以后……呃,嗯,我一定好好对嘉如。”说完,微红着脸快步走出房间。

    他的话感动了杨家父母,而杨家父母的话,又何尝不让他心软成一团呢。晚上这话他说给杨嘉如听,倔强地杨嘉如一边“切,切”一边红了眼眶。

    父母对儿女的恩情,只有在大事时才能体现得最彻底。人生之大事不多,结婚见父母,就是其中一件了。

    ……………………………………………………………………

    俗套的吃喝玩乐都是一个套路,名胜古迹要逛,花天酒地要尝,杨嘉如和白城轮着班的带杨家父母出去玩,难得没空,白母也一定会到场。杨嘉如偷偷塞给妈妈一张卡,里面有三万块钱,她对妈妈说:“妈,你和爸来一次不容易,这里的钱你们买点喜欢的东西,或者给家里的亲戚带点特产啥的,密码是我生日。”

    杨妈妈装模作样地推了一下,“我们有钱。”

    杨嘉如坚持,杨妈妈自然就不客气了。

    杨家父母临走前的那一晚,杨妈妈和杨爸爸哪也没去,这回他们给了白家一个机会,白妈妈再次作东,请了亲家吃晚饭,杨妈妈撑个够呛,硬把三千块钱给吃了回来。晚饭后相约下个月白母去东北转转,时间还早,杨妈妈就一个劲儿吵着要回家。

    回到白城住处后杨嘉如满脸的不高兴,“妈,你干啥啊,明天就走了,人家小白她妈想和你说多聊会儿天也不行啊?”

    杨母立了眼睛说道:“她不是下个月去东北嘛,我陪她聊到地老天荒都行。再说了,我以后女儿都给她了,怎么就不能再占着我女儿一晚吗?”

    杨嘉如拉了脸翻白眼,白城在一边拍了拍杨嘉如,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吵,要听话。杨嘉如不情不愿地闭了嘴,这个时候杨妈妈对白城笑笑地说:“小白啊,你要不先去洗澡吧,我和嘉如有话说。”

    杨爸爸在一边点头,“嗯,要不我陪你去洗吧。”

    白城干笑着转身进了主卧。杨妈妈这个时候狠狠瞪了女儿一眼,说道:然“你跟我来。”

    杨嘉如翻着眼睛跟在妈妈身后,进了二老的房间。杨爸爸就留在客厅看电视,电视声奇响,杨爸爸笑得声音更响。

    坐在床边,杨妈妈盘了腿叹气,杨嘉如扒拉着头发,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杨妈妈坐在那里半天没吭声,杨嘉如受不了了,“妈,要没事你和我爸早点休息,我也去睡了,明天还得一大早送你们去机场呢。”

    杨妈妈又长长叹了口气,抬眼看高自己一个头的女儿,杨嘉如回望妈妈,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妈妈的眼珠,已经有了苍老的晕黄。杨嘉如扭开头不敢继续看,杨妈妈这个时候清了清喉咙说道:“嘉宝啊,这么多年,妈妈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你大了,妈妈觉得应该告诉你了,你慢慢听妈妈说……”

    杨嘉如直接跳了起来,“啊啊啊——”地惊叫了起来,“妈,你不会要告诉我,孩子,妈妈不是你的亲妈,爸爸也不是你的亲爸吧?”

    杨嘉如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妈妈的表情太认真了,她着实吓到了。

    白城这个时候在门外敲门,“嘉如,没事吧?”

    又传来杨爸爸的声音,“小白啊,让她们母女说会儿话,你陪我再喝两口吧。”

    屋外安静,杨妈妈一脸鄙夷地拉着女儿坐下,“看你这点出息。我跟你说,人家白家一看就是有头有脸的,你以后可不能这么掉价。”

    杨嘉如默,杨妈妈这才脱了上衣,在杨嘉如惊诧的眼神里把内衣翻了过来,内衣内里缝了个布袋,杨嘉如心想,难怪这几天看老妈左胸比右胸高点呢。结果杨妈妈把一个暗红的本子拍在杨嘉如面前时,她傻了,这不是高点的问题,这是,高挺多啊。

    看着存折上的数字,杨嘉如问妈妈,“妈,你和爸干啥了?”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和你爸在你生下来就开始攒的。妈这辈子一直被你爸家的姑姑们看不起,妈就想了,也无非就是我没有任何要求就嫁给了你爸,谁会相信那是爱,到现在可能你爸都以为我当年是因为家里没地方住了嫁给他的。不过我也和你爸说了,为了让咱女儿不受这委屈,咱们这辈子就啥也不干地要攒钱,女儿出嫁时咱绝不能比别人家难看。”叹了口气,杨妈妈接着说:“不过到底是难看了,这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几万,比不过白家随便出手的一个礼物,嘉宝啊,我和你爸就这么点能耐了,你原谅爸爸妈妈哈。”杨妈妈说得一本正经,表情还真是一种愧疚。

    结果杨嘉如这边受不住了,她下一秒便“哇——”地一声扯了嗓子哭。正陪杨爸爸喝酒的白城第一时间冲了进来,杨妈妈也不是非要留心眼儿,但毕竟她是女方的妈妈,所以她第一时间把存折塞到了枕头底下,轻轻拧了杨嘉如一下,说道:“看,就说你俩句,哭啥。”

    杨嘉如上气不接下气地哭,白城看得满眼心疼又没地方抱怨,只能搂着杨嘉如又亲又哄,杨爸爸在一旁帮不上忙,急得老脸通红。

    “行了行了,小白,我再和嘉如说两句,你和她爸先出去。”杨妈妈冷着脸,白城不动,杨嘉如推他,他才担忧着出去了。

    白城一出去,杨嘉如“扑通”就给妈妈跪下了,她已经二十年没有这样撒过娇了,钻到妈妈到怀里,用力蹭,口里不停地“妈妈,妈妈……”杨妈妈也红了眼睛,几句话翻来覆去地叮嘱了N遍。

    再晚些时候,杨嘉如窝在白城的怀里轻轻地说,“小白,咱一定要幸福,要对得起父母。”

    白城搂紧了杨嘉如,在黑暗中用力点头。

    他后来看杨嘉如和妈妈在屋里推推搡搡,隐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本想插手,但想到天下父母恩,就只能装作没看到,转了身,对杨爸爸说:“叔叔,你们的宝贝,是我一生的宝贝。”杨爸爸红了的眼眶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于是,他压在心里没说的话,杨嘉如说了——嗯,他一定会让他们俩幸福,一定。

    “小白,我妈还说了,让咱俩快点给她生个外孙,她说让我到时候邮回去,她给咱带。这玩意能带吗……?”杨嘉如说完这句话,便感觉到小白的胸膛闷闷地响。

    白城笑着翻身把杨嘉如更紧地搂在自己胸前,反复吻着她的脸庞,怎么都不够。

    作者有话要说:肿么样,这一章有没有小小的感动一下。结城写到后面的时候,自己鼻子都酸了,越长大越觉得父母的恩情实在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了,于是平淡的小煽情一下吧。

    另,结城最近身体实在不太给力,其实结城身体一直也不太好,所以更新的话,暂时不能保证日更了。别看就三千多字,写起来真的很费脑子。结城现在在这里给大家保证,只要写完一章了,马上上来更,绝不压稿,尽量持续日更,但如果哪天到十点都没更呢,那大家也没等了,都洗洗睡吧……好愧疚~表打结城,结城真的很抱歉,结城怕疼呐。

    ☆、不测风云

    双方父母见了面后,白母去东北一呆就是一个月,这期间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有悲有嘉。

    悲伤的是金梓晴和她的公子终于走到末路,分手了,公子的身份连白城都吓了一跳,金梓晴整个人全跨了,杨嘉如和关晓右几乎天天守着她直到她略有好转,那半个月杨嘉如更加祥林嫂了。

    喜的事就是在金梓晴安耽下来后,白城给杨嘉如买了一套房,俩人决定婚后搬到新房里,又要装修,杨嘉如两边家里路,又要上班,没事还得看着金梓晴,于是打电话给老妈说,“你外孙一时半会儿没机会面世了。”白城也忙,他做为一个公司的老总,假期哪是说安排就安排,把后半年的计划全都赶在一起通宵完成,加班加点的人全都有年底双倍分红。他难得在众人面前张扬地宣布,“老婆想去马尔代夫渡蜜月,她喜欢海,我打算领她走遍所有的名海。”他们定好在九月杨嘉如生日的时候去扯证,在白城十一月生日的时候举办婚礼。

    一切的计划是那么的美满,杨嘉如还特意去了一趟周边城市有名的庙宇,一是陪金梓晴散心,二是要感谢佛祖菩萨的庇佑,她祈祷可以和小白就这样哪怕平平淡淡地走过这一生,她愿一直做好事说好话当好人。她在佛前虔诚地感谢,感谢佛祖让她在经历了那些悲伤后终于和小白可以换得长相厮守,她对同去的关晓右和金梓晴说:“要不是经历了那些事,也许不会有此刻如此感恩的心。”

    杨嘉如是没有野心的女人,同时也是个对感情要求甚高的女人,经历这样一程后她想到了现世安稳这个词,每天安心地等着做白夫人,白先生嘛,自然越来越笑容诚挚而阳光。一切就像一部即将完结的小说,番外最多就是述说了些婚后的甜蜜生活,可是,偏偏就是这即将收场的故事,在阳光的午后遭到了暴雨袭击。

    这天下午,没有手术的杨嘉如对着电脑精心地选择白城收罗来的各名家订做的婚纱样式,一生一次,价格不菲,她看得双眼发花,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时,放在抽屉里的手机响了,她以为是白城打来的,看也没看就接听了。

    电话那端是一片安静,杨嘉如对着电话随口问道,“喂?喂?哪位?”仍然无人出声,杨嘉如对着电话极其鄙夷地说了句“靠,跟我装!”然后果断挂了电话。几秒钟后,电话再次响起,这回杨嘉如看了归属地,心“咚”地一跳。

    “喂,请问是哪位?”杨嘉如仍然接了电话,即使想到了是她。

    果然,顾念久违的声音在彼端响起,她说:“嘉如,你还好吗?”

    杨嘉如明显打了个冷颤,对着电话,她多想吼骂,“好你妹啊好!你特么的打我电话干毛?哪来的趁早死哪去!别特么打扰我现在的幸福生活。你现在打来这个电话算什么?臭不要脸的你是不是要刺激我?”但,人都是一种面子动物,杨嘉如心底压的这话在舌尖转了个圈,又硬咽回了肚子里,她清了清瞬间收紧的喉咙,淡淡地回道:“嗯,挺好的。”

    顾念又顿了几秒钟才说道:“嘉如,我来S市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杨嘉如这回倒是比较干脆,她说:“不好意思,最近我真的很忙,我在挑婚纱又要去订做,新房还在装修,我和小白都忙疯了。”说到这,杨嘉如故意停了一下,她说到她和小白时,声音微微上扬,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并且持续张扬,“我和小白十一月份的婚礼,如果你有时间,和今天这顿一起,我们请你。”落地有声,她除了得意还是得意。

    顾念出乎杨嘉如意料地竟然没有惊讶,她只是在电话那端淡淡地笑,“呵呵,恭喜你们。”

    没有必要继续寒喧,杨嘉如打了个手势,同事会意地扯着嗓子喊了句,“杨医生,有手术!”,杨嘉如一边冲同事竖拇指,一边用抱歉的口气对顾念说:“真对不起,这次恐怕见不到了,我现在要忙了,真的很遗憾。”

    “没事,来日方长,再见。”顾念仍然那么优雅地转身,杨嘉如挂了电话郁闷得捶胸顿足。是,顾念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一待发作,全身疼得发痒。

    ……………………………………………………

    杨嘉如想到了顾念会联系白城,却没想到顾念那么不要脸,而更不要脸的人,是白城!

    下班时间,杨嘉如打了电话给白城,“亲啊,你在哪了?”

    白城身边有打字的忙碌声音,他说:“我在办公室,今晚要加班,你先回家休息吧,乖。”

    于是,杨嘉如在那一刻不疑有他,她是想问白城,顾念有没有打电话给他,可是她觉得应该信任白城,虽然这个疑问压得她心口发疼。却没想到,她的信任就换来的眼前的一幕,多可笑!那么大的S市,这到底是怎样的孽缘。

    杨嘉如晚上本也没事,新房装修白城请了最好最专业的团队,所以她不用天天过去监工,约了仍在疗伤期的金梓晴,杨嘉如美个滋儿地打算大吃一顿,当然啦,顺便跟金梓晴抱怨一下她更悲惨,晴儿充其量是失恋,她这边还有讨人嫌的前女友存在呢。

    金梓晴路上堵车,杨嘉如就先去了世贸大厦,想逛一会儿吧,就一层楼一层楼地走,走到第十二层的时候,那对张扬的男女便坐在窗前微笑着交谈,杨嘉如站在楼层的对面,中空的设计让她有瞬间跳下去的冲动。不敢相信,她的小白又说谎了!

    对面窗里的那对儿,女的仍然明艳动人,笑起来更有了成熟的风韵,身边还有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姑娘,看着白城的眼神比她妈还张扬。而白城,小心地给小公主切了什么东西递到面前,顾念递来纸巾,他浅笑着接过,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叫顾念的刺儿顿时笑亮了周围所有人的眼。白城定定地看着顾念,低下头抿了唇角……接下来,让杨嘉如怎么去看!她转身跌跌撞撞地涌进了电梯,给金梓晴发短信,“装修那边有点事,我得赶过去,抱歉,回请。”然后,手机关机,她在电梯拥挤的人群里,用力环住自己,冷,止不住地颤抖,白城的笑脸和顾念的眼神反复在她的脑里回放,一遍一遍,要有多煽情,才至于如此愤恨。

    回到家,杨嘉如放了热水,把自己浸在水里,闭了气,她的眼泪和浴缸里的水混成一片。她那么相信的小白,竟然为了顾念骗她。如果说当初白洁的反对让她郁闷,那么此刻,她根本没有任何郁闷,有的,只是彻骨的心寒。

    洗好澡后,杨嘉如晕晕地走回房间,晚饭没吃的她窝在被子里,还是冷。她知道自己发烧了,她这人就是这么没出息,遇到大事的时候就只会吓得生病,当年顾念劈腿的事也是如此。她恨自己,如此无用。

    似乎是小小地浅眠了一阵,卧室外传来了轻轻地带门声,杨嘉如在黑暗里睁开了眼,轻声叫道:“小白,是你吗?”

    卧室的门被推开,一束光从门缝射了进来,白城温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嗯,是我。好累,我先去洗个澡。”

    杨嘉如起身,跟着他去了浴室,白城看着她,目光清亮,一点也没有做了错事的心虚。杨嘉如咬紧了牙,万千地恨。

    “怎么这么累啊,别这么拼了,不是非得一次逛那么多片海的。还是你觉得,不一次逛完,怕后面再没机会了?”杨嘉如一边放水,一边背对着白城试水温。

    白城脱了白衬衫,赤着上身走过来由背后拥住杨嘉如,吻着她最敏感的颈线,轻斥,“净瞎说。”

    杨嘉如闻到一股不属于她的香水味,好吧,也许只是她太过敏感。心里有了芥蒂的人,就是会胡思乱想,杨嘉如就是这样,给一个引子,就能自导自演出N个剧本。但那个时候她没发现自己有这天赋,她本能地扭了□子,脱离白城的怀抱,“你快洗好,咱早点睡吧。”

    白城皱着眉扳了杨嘉如的脸,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杨嘉如又在心里自导自演上了,此刻,她真的很想用力甩白城一个耳光,然后声嘶力竭声泪俱下的指控,“你为什么说谎?!你去哪加的班?世贸大厦十二楼吗?你的客户什么时候成了顾念。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那是当初伤害过你的女人,那是曾经让你的信仰倾斜的女人,那是你一辈子的耻辱吧,爱着你也能爱着别人。那是你能容忍的底限吗?白城,你的底限是为了顾念而一再放宽是吗?如果当年的事换做是我,你还能不能和我这样谈笑风声?”她真的很想这样指着白城大吼,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吼了,顾念的再次出现,狗血得如一本烂透的没有悬念的小说,可却真实的发生在她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时刻,她和他一起背叛了杨嘉如,一起!

    她有多伤心,他怎会懂得!!

    杨嘉如转身出了浴室,顺手拿走了白城的衬衫,白城喊了她一句,她没有回答。出了门,她把他的衬衫放在鼻间用力的闻,属于顾念的香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