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3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了。”杨嘉如一脸不情愿,唇角却偷偷藏着笑。其实她不见,也只是因为怕,她怕,他的妈妈说,她配不上他。

    与白城的家世、才学或者工作比,似乎她都没有什么可以得瑟的地方,到底是个丑媳妇啊。

    ………………………………………………………………

    杨嘉如这边刚说答应,白城马上就行动起来了,他安排了周末杨嘉如下班后和自己的母亲见面,地点就在他妈妈家,白城毕竟现在自己搬出来独住了嘛。

    杨嘉如去见白妈妈的前一晚华丽丽地失眠了,她登录微博各种废话,从男到女在线的全撩了一通后终于在凌晨三点时睡着了。倒还好,无梦,第二天早上起来就恨,怎么没有神仙托个梦告诉她要注意点啥呢,她这也到底是没心没肺惯了。

    特意换了件比较淑女的裙装,到了单位还被同事嘲了一翻,不少人猜她晚上有重要的约会,杨嘉如此时再见到那天一起下班走出医院的男同事后,不免有些尴尬。

    下班时杨嘉如磨了一会儿才出医院,她倒想合点礼数不让老人等,奈何心理素质真的不行,腿肚子直转筋。倒是白城看到她后表扬了她今天很漂亮,让她的心微微地安定。

    开车前往别墅区,据说是白城家破产再兴后白城买给妈妈养老的房子,周围环境相当好,绿化植被让杨嘉如的心也安定了一阵。车子停在洋房建筑前,杨嘉如一看到丨乳丨白色的房子,又饿又紧张,下了车时腿软了一下,白城这个时候牵了她的手,“别怕,我喜欢的,我妈自然喜欢。”事实证明,男人说这话时,可信度只有百分之五十。

    白妈妈倒谈不上不喜欢杨嘉如,只是也没有那么热乎就是了。年轻时很风光的商界女强人白妈妈气势上就胜人一筹,与吃斋念佛的陈妈妈不太像,眉眼虽然和白城像,但没有白城那张堆着笑的面具。因为家里曾遇变故,所以白妈妈变得略显沉默,见到杨嘉如时,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便自顾自地转进餐厅准备用晚饭了。

    杨嘉如小声地在白城耳边说,“我怎么感觉你妈不喜欢我啊。”

    白城笑了笑,“我妈对谁都那样。我一周回来一次,她也没多给我笑脸不是?”杨嘉如想想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杨嘉如来前,白城把杨家的情况和杨嘉如的为人大略和妈妈说了一下,就这样,白妈妈一时也没能适应得了这姑娘的粗手粗脚。

    吃饭的时候,杨嘉如开始是不太好意思动筷子的,白妈妈就说:“多吃点吧,第一次来,别饿了肚子回去。”

    杨嘉如其实蛮挑食的,好在白城之前有跟保姆说过准备什么菜,杨嘉如一看有几样是自己喜欢吃的菜,想想白城也废心了,而且如果这么准备了自己还吃得少,那白妈妈肯定觉得她矫情。于是她甩开了腮帮子大口地吃了起来,白妈妈看着,皱了下眉,这姑娘……真不客气,连装含蓄都不会,到底不是名媛出身。

    然后白城起来拿果汁时不小心刮掉了杨嘉如放在一边喝汤用的钢勺子,钢与大理石地面撞击的声音刺耳,白妈妈又皱了下眉,杨嘉如以为白妈妈这是怪小白,于是捡起了勺子拿纸巾擦了擦勺子直接喝起了汤,“好喝,真好喝。”

    白妈妈垂了眸,一半欢喜一半忧伤。

    儿子昨晚和她说到很晚,说这个姑娘曾经为了守着他做了不少年的傻姑娘,当妈的也无非是希望自己儿子找的不仅是儿子喜欢的,还得是真心对儿子好的那种,从儿子的口中描述,这姑娘是这样的,而且刚刚她下意识地皱眉时姑娘的动作明显是护着自己儿子的,她是满意的。可是——这姑娘真配不上自己温雅的儿子,她好忧伤~于是白妈妈只能仰天45度角,叹了口气。

    杨嘉如一听白妈妈叹气,忙停了筷子,紧张地问:“阿姨,您怎么了?”

    “没事。”白妈妈摇头。

    “您也累了吧,今天我正好周末值班,所以让您等到这么晚,这样,罚我,晚点给您按摩。”她好好的一句话,非说得像江湖儿女公平起见一样。

    白妈妈说:“没事的。你平时值夜班吗?”她只是随口问的。

    “不值的。我们医院的性质是……BALABALA。”杨嘉如热烈地介绍起自己的工作,白妈妈听得直晕,但有一点她确定了,一,自己将来的孙子可以很活泼了。二,这姑娘不用值夜班,晚上可以陪儿子,平时白天单双周的休息,好在,不用常在家里呱噪了……

    白妈妈默不作声地听杨嘉如讲完,亲自又盛了一碗汤给她,“喝点吧,渴了吧?”

    杨嘉如这时微微红了脸,虽然她这人不喜欢冷场而努力让自己变话痨,但终归不是人人都喜欢都懂的吧。她小心地瞄了白城一眼,白城在桌下握紧了她的手,对她暖暖一笑。就是这个笑容,在眼底已经藏了多年淡漠的儿子脸上浮现时,白妈妈差点红了眼眶。好吧,就她吧,谁让儿子是真的喜欢呢。

    吃过晚饭,白妈妈主动请杨嘉如到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按摩。杨嘉如使出全身解数伺候着白妈妈,也不全是为了讨好,只是她有的时候莫名其妙就会心软,想想白妈妈中年丧夫的痛,想想她一个人住在这间大房子里却仍然支持儿子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想了很多,她有那么一点心疼白妈妈。

    看她按得满头大汗呵哧气喘的,白妈妈到底湿润了眼角,她拉杨嘉如坐在自己的床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条精致的项链,链坠是很普通的椭圆形的银制品,白妈妈亲手打开了它,原来是一个小相框,相框里,一个看起来只有满月的男孩子笑眯眯的脸,黑白的照片,年代自然久了,但杨嘉如还是从那隐约的梨窝里认出,这就是她最爱的小白满月时的照片。她激动地接了过来,白妈妈哽咽地说:“我和他爸结婚时他奶奶给留的首饰后来都拿去做抵押了,就这个最不值钱的我留了下来,把白城小时候的照片放进去,那时候我就想,要把它送给我的儿媳,再放我孙子的照片,从我这代,代代相传。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了,可能你不是世人眼中最好的女孩,但我知道,你会是它最适合的主人。”

    杨嘉如这个时候看清了杨妈妈眼眶里的湿润,她用力把链坠握在手里,千言万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知道她通过了杨妈妈这关,可是,她没办法百分之百高兴起来,她并没有那么完美,其实,她多希望给白城最好的最好的那个——即使不是自己,但她到底没有那么无私。

    所以,她对白妈妈说:“阿姨,我会好好保存它的。”然后,两个同样爱着白城的女人,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明明这章没小白啥事,可是为啥我写到后面就突然特别心疼小白了呢……我这傲娇的小心肝啊!!!

    这几天收藏还是不涨啊不涨啊,结城没动力啊没动力。不过好在常留言的亲仍然有露脸,没有及时露脸的也给俺补了分,在此表示感谢。那个啥,你们有啥方法涨收藏不?另,我是不是应该开始虐了……?

    ☆、反对

    杨嘉如这就算瞎猫撞王母娘娘过了白家主母的关了,她这边正得意着,白城又提出要带她见一个人,白城说这话时表情略有些严肃,杨嘉如本是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难道,还有比白妈妈更重要的人?

    其实白城没有告诉杨嘉如,他很尊重的那个人,坚决地反对着他和杨嘉如在一起,原因他也不知道,问不出,但那毕竟是他尊重的人,他希望得到她的认可和祝福。

    这个人就是白城的堂姐白洁!在白城父亲出事的时候,白家最有势利的一支就这样倒下去的时候,是堂姐筹了五十万先给白城堵了第一个缺口。甚至一向高傲的白洁竟然主动放□段四处拖关系帮白城家拖延法律上追责的时间,那些她从小就不喜欢一起玩的世家公子小姐们,她都拜访了个遍。当然,也因为她的奔波,白城家不仅得到了破产延缓时间,她也获得了她的爱情。她的爱情白城自然是祝福的,可是为什么他的就不行了,他一直很感谢自己这个堂姐,在家里出事时,白家其他亲戚倒没说墙倒众人堆,但也闭上了眼装不知,他不怪那些人,却真的打心底里记住了帮他的人。

    所以一直以来,白洁说的话他都会做参考。白洁对白城家好一是因为从小受到白城爸爸的关爱多一些,另一个原因是家家都是独苗,她从小和白城一起长大自然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一奶同胞,她曾经开玩笑地说:“你以后要是有喜欢的女孩了,我这关过不去,就不准结婚,听到没?”他当时只当是玩笑,却没想到,成真了。

    白城试着跟白洁讲道理,“姐,你就见过嘉如一面,根本不了解她,为什么就反对呢?”

    白洁一边摸着她的牧羊犬,一边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你从来都是咱们白家最出息的小子,就是女人的事儿上,栽跟头栽得还不够吗?”

    “可是嘉如什么也没做,她是真的对我好的女人。”白城仍然小之以理。

    “对你好,哼,谁知道~”白洁根本不讲道理,也不说原因。

    “姐,嘉如为了我牺牲了很多,从大学到现在,一直等着我,我自知这辈子可能再没有福气遇到这样的女孩子。我也承认我也没力气再去重新爱一个人了。姐,你就见见她不行吗?她是我想娶的人,不管你反不反对。”这回动之以情加强势了。

    “别提你大学那点事,我不记得你大学感情上有什么好事,我就记得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最迷茫的时候,陪着你的不是她!”白洁翻了个白眼。有人说她有恋弟情节,拜托,她有那么多个堂弟,挨个恋不是要累死了。只不过她心里也有个刺,说出来伤感情,不说吧,不说就不说了……她本也不是喜欢翻旧账给人点滴恩要人涌泉报的人。

    白城一时无语了,他其实一直想问白洁,当初是不是有把他的手机来电拒绝甚至拉黑了,但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来问。如果换当年的白城知道这事,一定要和姐姐吵一架,哪怕是她帮了他家的忙,但没有原因的干涉了他的隐私,他就是不爽。但现在不是了,人过了三十,冲动之前总归是要冷静一下,深吸一口气,问问自己这么做合适吗?

    现在姐姐提到这个事,他知道是个好机会问那个问题,可是现在姐姐的状态,他该怎么问,姐姐一定要发脾气,她现在已经在气头上了,如果再继续不开心下去,怕是更讨厌杨嘉如,于是这事就这么先告一段落了。

    …………………………………………………………

    杨嘉如这个缺心眼儿的玩意在白城提要见重要的人这事后的一周本也是提心吊胆,不过一周后他没再提,她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倒是关晓右听了一些风声,似乎是白洁在给白城安排各家名媛备选,于是打电话提醒杨嘉如,杨嘉如自然就想起了重要的人,想来便是白洁了。

    这天下班后,杨嘉如特意打电话给白城,“小白啊,你上次说要见个重要的人,今晚见吧?”

    白城正在喝水,一口气呛了下,他顿了一下后说“今晚要开会。”这是第一次,他对杨嘉如撒谎。曾经不管经历过什么,他从没有对她说过一个谎言,就是玩笑话,他也是要兑现的。他一直觉得,一个男人,给女人再多荣华富贵也比不过对她的一生忠诚——忠实,和诚实。

    杨嘉如这个时候心里空落落的,她可以相信他是有会要开,可是心里难免会觉得他在推塞,加上之前听的一些话,再加上他刚刚顿了那么一下,她的心如万千只蚂蚁在咬,直觉告诉她,小白说谎了,她的小白,开始对她不说实话了。

    这让她很气愤也很伤心,别说她矫情,她一直觉得,她和小白这么多年来,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就也要不免俗了。她终于坦白地面对,与其说是想折磨他,不如说是自己找个借口想在他身边好好爱他,可是她终于承认的时候,怎么故事就不按常理走了?

    为了这事,杨嘉如晚上回家大哭了一场,手机很早关机,这个时候,不想听到白城的声音,她怕自己心里潜伏的兽会破口大骂,她到底是个黑白分明的锋利姑娘,眼里容不得半粒砂,尤其这砂是来自她爱的小白,她没办法消化。

    那天晚上正好又下了雨,杨嘉如听着雨声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凌晨一点多,有人敲门,杨嘉如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这大半夜的,谁啊。

    她犹豫了半天,终于在敲门声持续不断地努力下走到门前,开了门,看到防盗铁栏外的白城全身湿淋淋眼里满是担忧地看着她,她心里软了,嘴上却仍然逞强。

    “你来干嘛?”

    “你手机为什么关机?”他为此很不高兴。

    “我乐意。”杨嘉如说着想关门,白城伸手阻住了,杨嘉如瞪他,“许你手机突然就没动静了就不可以我关一次机吗?”

    白城叹了口气,“你开门,咱别在这说,我们有话进屋说。”

    “不行。”杨嘉如真心是个别扭的人,其实她心里没有那么气了,哭过以后明显松了些,可是一看到她,她就是想作,要给他点教训,想虐虐他。

    白城无耐地揉了下眉心,“我听关晓右说了,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姐也只是一厢情愿,你怎么也跟着起哄?”他耐着性子说着,原地徘徊的脚步却显得烦躁。

    “我也没说啥事,你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这话本从关晓右的口中说出时她就不爽了,现在白城没觉得她又在翻旧账,反倒主动承认了他姐姐的反对,本已经熄了的火一下子又窜了起来,她抬手甩上门板,隔着门板她说,“小白,我想,也许,我们真的不适合。”就这么一句话,她哭了,她从来没敢想过,如果是相爱的两个人,怎么也会一言不合把话顶到杠尖上。现在她终于自己面对了,好好的一个玩笑,都可能是分手的导火索。

    ……………………………………………………

    白洁找上杨嘉如的时候,她正在单位里工作。听说有人找她,她本以为是自己的病人,所以形象非常考究地出现,白洁眼里的敌意瞬间降了不少,制服的-诱-惑,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

    杨嘉如看到白洁时,表情还真是有些精彩。一开始的严肃有礼变成了一闪而过的诧异和抵触,接着是表象有谦和,眉眼里却是几分淡淡的疏离。她不是个能藏得住自己的人,所以拥有白家狐狸血统的白洁自然也看得出她的不待见,虚虚地笑了一下,白洁指了指医院为候诊病人设的茶座,“方便吗?”

    杨嘉如多想说“不方便”啊。不过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于是她点了头便随白洁落座了。她很想听听白洁要说啥,是不是如那些言情小说里一样,甩给她一笔钱让她放了她弟弟,哈哈,那她会把这笔钱原封不动地甩在白城脸上,老娘不差钱!!!她连台词都想好了,却没想到白洁开口的第一句却让她郁闷了。

    “我知道你和我家堂弟上大学时就好上了,也知道你们有过一翻波折,我也知道没权利坚决反对你们,但我要你发誓,一辈子不可以负他,如果你发誓,我就同意你们在一起。还有,不可以再折磨他了。”

    拜托哎,这是什么口气,她当她是狮子座啊,那么霸气测露的主儿吗?杨嘉如转头翻了个白眼,再转过头笑着面对白洁,“那如果我不发誓呢,你还是要反对是吗?”她就是不会低头,越是需要委婉的时候越是逞强得可以。

    白洁听了她的话,冷冷地笑,“那我只能觉得,你并不是真的爱我的表弟,没有坚定到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包括自尊的地步。”

    杨嘉如也回她冷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限,也许在你看来应该的事,在我看来就是不可触犯的坎。我倒是真觉得你还是不想我和小白在一起的,如果想的话,就不会今天来说这些话。”杨嘉如努力让自己说话时很淡定,但免不得放在桌下的手抖了起来,纯属气的。

    白洁点了点头,“我赞同你的话。我也只是觉得你这么一个傲娇的性格,让我的堂弟非常委屈。他是我们白家的骄傲,我想不到你凭什么让他放弃了自尊。为了你班也不上了,为了你还淋雨得了重感冒,为了你连我这个一向他尊重的姐姐都要抗衡,为了你……一次次地退让,我们家白城不应该是这样,要不是为了你……你就不能为他做些什么?”白洁一字一句慢慢说,气势上却压人,她一声一声全是指责,指责杨嘉如并不是那么地爱白城,指责她的感情并没有那么真心。也是,但凡家庭条件好点的,尤其女人,都会觉得另一个女人想入驻自己的家族,多少都是奔着钱来的。

    杨嘉如也联想到白洁的想法了,她除了觉得人格受到了污辱,更是觉得自己的这份感情受到了玷污。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后,说:“他不上班,淋了雨,这些别说我不知道了,就算知道,我也没有逼他这么做。你的弟弟你了解,他对感情太认真,败也败在这里,你要是能管了他这一点,我还真要谢谢你。他和你抗衡,与为谁退让也不是一码事,我和白城的感情是容不得任何人来指指点点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恕我不能奉陪了,我还在上班,再见。”根本不给白洁再说话的机会,杨嘉如站起来便走。

    转过身,俩个女人都露出了懊悔的表情,好好的一件事,却因为倔强而闹僵了。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白洁为啥反对小白和嘉如,这个要到后面一点才交待的,不过大家放心,白洁不会是坏银啦。

    另,有亲对结城要开虐表示抗议了……但这个是故事设定好的情节,之前不也提过嘛,大家就淡然一点,最后肯定是HE结局了。你们也看出来了,杨嘉如不折腾不成活儿啊,是不是?好啦,不要不开心哦,来,给点留言,让结城开心开心,努力赶稿,否则我不敢说是不是又要断更了。没有存稿的孩子你们伤不起的的的的的的……

    ☆、投降

    杨嘉如纠结了一天,终于在下班时候给白城打了电话。和谁闹都行,但真伤害她的小白,她舍不得。

    “你在哪了?”电话一接通,她就冷冰冰地问。

    白城用沉默回答她,看来也是生气了。

    “今天你姐来找我了。”她不知道白洁事后会怎么和白城说今天的事,但她觉得她这边也有必要跟白城报备一下。

    “我姐跟你说什么了?”白城的声音果然哑了,因为急,还咳嗽了两声。

    这一咳,把杨嘉如咳得心抽抽地疼,“你到底怎么了?你姐说你生病了?”

    “没什么大事,这几天比较累,受了点寒而已。”白城又问:“我姐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唉,这个男人啊——“我问你,为什么骗我?”

    “什么?”

    “你姐反对我们,为什么你不告诉我。还和我说你要开会,是真的开会,还是没摆平你姐前不知道怎么办?”她是真的不想让白城为难,她觉得如果他和她说了,至少她会帮他一起想办法。而他宁可骗她也不肯说实话。

    “我,不希望你对我姐有不好的印象。我也不希望,你不高兴。”他所有的一切只是考虑到她,自己夹在中间,却一点也不在乎。

    杨嘉如拿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嘴角微弯,眼眶微红,她觉得,可以原谅白城了,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考虑到了她,不想让她有心理压力,却宁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和抗衡。这样的小白,她有什么不能原谅。

    “小白,以后不准再骗我,任何事,都不可以。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好吗?”最后一声“好吗?”,她柔了声音,软软的语气,掩示哽咽。

    “嗯~”白城一个淡淡的回应,杨嘉如就有一种,又年轻了,再一次飞蛾扑火都甘愿的感觉。

    于是,行动派的杨嘉如火速赶往白城的家,进屋后看到白城改造了的窗角,那原本放着的钢琴被书架和沙发取代,她终于开始承认,她确实对白城不够好。当初因为受过伤,本能有一种自我保护,其实她最不应该防备的人就是白城,她是知道的,他对爱情的执着和痴情。

    那晚,杨嘉如第二次留宿在白城的家里,给白城熬了粥,哄他吃了药,安静地看着他睡着。暖色的灯光在床头亮着,杨嘉如看着白城的眉眼,傻傻地笑,这家伙人人都说他成熟,可是偏偏他就是还有股孩子气,会怕吃药,要她哄要她骗。会怕家里人争吵,所以他宁可憋着也不愿意说出实话。她细细想起来,天之骄子的白城,其实也真是苦,至少心里是苦的。在那么殷实的家境长大,却在即将踏入社会时失去了撑着天的父亲。那么爱的姑娘,却为了钱跟了别人。那么尊重的堂姐,却没有原因的反对他的爱情。那么,那么想要珍惜的她,却总是折磨他。可是他都不说出来,一个人忍受着,他总是努力让她看到好的一面,深知她的敏感和防卫心理,他那么小心地呵护着她……真让她心酸。她在心底发誓,像白洁说的那样,不负他,不伤害他。可是,杨嘉如发的誓,永远是没效的,这自然是后话了。

    ………………………………………………………………

    杨嘉如终于和白城搬到一起光明正大的同居了!

    这是在白城第二天醒来后杨嘉如的第一句话,她说:“小白,咱们越是面对强压,越要坚强地抵抗,我决定了,我搬这里来,用行动告诉你姐,我俩非在一起不可。”

    白城当时差点泪奔,是真的差点泪奔。他其实没少明示暗示杨嘉如搬过来,奈何她一直不愿意。这回主动提出来,而且坚定了表现出与他同一战线的决心,他突然觉得白洁其实真是他命里的贵人。

    搬家那天很热闹,陈天竭夫妇送来了好大一盆万年青,图个好彩头。金梓晴送了一副自己绣的一大幅百年好合,里面还挂着不少金色的5角钱硬币,杨嘉如看着那副十字绣,很心疼地说:“其实晴儿,你不送钱我不会挑理的,你说你送了还送这么少,完了还放在相框里,你说这是玩我呢玩我呢还是玩我呢?”

    大家闻言都笑了,金梓晴勉强扯了扯唇角,白城这个时候揉了揉杨嘉如的头,说:“你呀,乱说话。我觉得这个很漂亮,谢谢你啊。”他对金梓晴没了敌意,笑容温和了许多。

    其他人在一边哄笑,因为白城现在对金梓晴的友善,也因为白城对杨嘉如此刻宠溺的样子。陈天竭是真没太见识过白城怎么宠女人,他以前给白城介绍过不少漂亮妹子,他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陈天竭一直觉得白城可能是属于闷-骚型的,今天一看,果断不是那么回事,白城比他会宠女人,并不单在物质上。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白城的妈妈也在他们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来了,老人家一进门就笑呵呵地说:“怎么,这俩人洞房了,都不通知父母一声?”

    杨嘉如吓得噤了声,在一旁一个劲推白城。白城笑着给妈妈加了位置,白妈妈今天放下了平日里端着的威严,和几个年轻人有说有笑,问道陈天竭和关晓右打算何时要宝宝时,关晓右回答:“白城和杨嘉如一领证,我们就要宝宝。”

    陈天竭在一旁挤眉弄眼,不过也好在因此,话题就转到了杨嘉如和白城身上。

    “是呀是呀,你们俩要不十一就把证领了吧?”金梓晴也起哄。

    杨嘉如红着脸看看白妈妈,又看看白城。白城抿着唇笑,梨窝漾开,睨向杨嘉如。白妈妈端着汤碗轻轻地喝,眼角眉梢倒真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快乐。

    …………………………………………………………

    晚上年轻人都走了,白妈妈在等司机来接、白城先去洗澡的时候把杨嘉如拉到了身边坐下,她笑眯眯地看着杨嘉如说道:“我听说,前几天小洁去找你了?”

    杨嘉如抿着唇沉默,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很怕白妈妈觉得她太过锋利,不懂礼节。

    白妈妈拍了拍她的手说:“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小洁再反对,只要我同意了她也不敢说什么。她就是怕白城被欺负,可是我觉得,咱们嘉如是不舍得欺负白城的,对不对?”

    杨嘉如的心略虚,一是因为她确实没少欺负白城,看起来好像她在苦苦地爱着白城,等着白城,但她最清楚不过,白城包容了她多少坏脾气性格。二是,白妈妈这不愧是白狐狸的妈妈,只是几句软言细语,便让她轻易地臣服了,如果现在白妈妈说让她发誓,她肯定一边哭着一边发誓,感动于白妈妈的温柔理解。杨嘉如想,如果那天白洁能不那么犀利,也许她是愿意发誓的,毕竟,她爱小白。

    见杨嘉如沉默了,垂头了,白妈妈也不一定要她说个答案,非常慈爱地拉起杨嘉如的手拍了拍,杨嘉如全身一个冷颤,话说她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这样的镜头就觉得特别假,现在轮到自己身临其境了,她想说,还是好假。不过接下来老太太说的话可就不假了,她一边温柔拍着她,一边轻声问,“姑娘,你俩这等于是召告天下我们白家又要有喜事了,其实之前家里的人都对你好奇来着,我这儿子死活不给看,我见了后跟他们已经回话了,果然是个宝,他们都高兴着呢,所以你看,我们家里人其实都是欢迎你的,至于小洁啊,她也就是从小跟阿城一起长大,一时适应不了而已。嘉如,没事,有我在。那我什么时候和你父母也见个面呢?”

    杨嘉如本来听着白妈妈前半段话觉得全是借口和理由,说到白洁时明显感觉到老太太还是在帮白洁,等她说到最后句时,她脑袋一时转不过来,整个人都傻了,张了嘴看白妈妈,心里暗叫,“白城你个死玩意,你这个时候在洗什么澡啊,还不出来。”

    白妈妈知道杨嘉如在等儿子出来,这儿子一出来再一纵容她,就没有趁热打铁一说了。俩个人同居一久了,就不一定想着领证了。其实她心里总是觉得杨嘉如这孩子很“与众不同”“特例独行”,很是没有女孩子家该有的那一些心理活动,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她这老人家还真就怕,将来自己的孙子没身份证……当然,白家哪会怕这个。但老人家终归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一直这么被动着。

    杨嘉如支支唔唔不知道如何回答时,白城洗了澡出来,上半身裸着,下-半身穿灰色亚麻家居裤,他一出来就看到杨嘉如水汪汪的大眼里投来的求助信号,聪明如他自然明白妈妈说了什么。

    于是,他非常愿意帮杨嘉如出头,他坐在妈妈身边,妈妈拍了他一下让他把上衣穿上,他一边套衣服一边说:“妈,你也别问嘉如了,到底是女孩子会害羞嘛。这样吧,我下个星期看看联系一下杨伯父杨伯母,看能不能接他们来一趟S市玩玩,顺便和您见个面。”

    白妈妈得到满意地答复,笑开了花。杨嘉如在一旁倒抽一口冷气,瞪着卖了她的家伙。白城套好上衣一脸无辜地看着杨嘉如,用眼神询问,“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吗?我理解错了?……”

    杨嘉如用眼神回她,“要不是你妈在,我非剥了你的皮!”

    可事实是,白妈妈前脚刚走,被剥了皮的人是——杨嘉如,你们懂的。

    作者有话要说:结城又要无病呻吟了……为毛会掉收藏啊,就因为结城要写虐了吗?不带这样的,这么辛苦啊,赶更新啊,不涨还掉,这让人情何以堪啊,真的,结城现在老伤心了,不知道说啥了。

    明天尽量更吧,结城也不想断更的,但真的时间上有限,精力有限,这几天各种不顺心,想起来就想哭的那一种啊有木有~身体也不舒服,整个人就是一个大秧子,唉——大家多谅结城这个祥林嫂吧,啊~

    ☆、会晤

    白城果然是行动派,这边刚应了老妈,睡完了杨嘉如,第二天便给杨家打了电话。杨家父母一听说这亲家要见面了,自然乐得满口地称是。早几年女儿一直没恋爱,他们担心也揪心,女儿一谈就直接弄个大金龟回家,这不快点把这事订下来俩老表示寝食难安。

    不过电话一放下,杨妈妈就犯嘀咕了,她说:“老爷们啊,我想了下,按规矩,是不是应该男方先来下聘礼啊?”

    杨爸爸想了一下,“我忘了,我记得当年咱俩没这一说吧,你家那时不是没地方住吗,你不是直接就跟我回家住了吗,然后咱俩不就结婚了吗?我一分钱都没出不是吗?”杨爸爸一本正经地回忆着。

    杨妈妈一下子被戳了痛处,哭天抢地表演起来,“合着你的意思让咱闰女就这么也白给人家了?我嫁了你以后你什么也没给我,但我不在乎,后来有了女儿,我特别感谢你给了我这个宝贝,这咱从小宠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