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1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屋子跑,这一晚上,老白都没抓住她,这一晚上,老白很可悲的体会到了与小白争宠的悲哀。老白预见,杨嘉如有了小白后,他这个时刻准备等着做“老白”的她爱了很多年的男人,离下堂不远了。

    ……………………………………………………

    可是,新“小白”到底是正宗的小萨,颇值点钱,因此,它到底是有自己的主人的,于是,当杨嘉如欢天喜地在网上买了无数狗狗用品和衣服时,人家的主人寻上门了。彼时“小白”只在杨嘉如的家里呆了一周,杨嘉如却因为天天抱着它睡觉而对它有了突飞猛进的感情。

    那天正好白城和杨嘉如都休息,门铃响起时杨嘉如牵着“小白”跑去开门时,门外站着的一对夫妇看到“小白”就激动了,杨嘉如第一反应是使劲地喊“小白小白”,白城和她手里牵的狗都聚在了她的身边,杨嘉如红着眼眶咬着唇不吱声,白城了然,在人家拿出“小白”从小到大的照片时,并明着暗着指责人家寻狗启示都贴出来了他们却仍然不还狗时,他只能沉默着从杨嘉如手里抠狗链。

    杨嘉如虽然沉默着,心里的道理都懂的,但她是不想还“小白”的,这和道德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她对家里的这个新成员很有感情,她也一直想养只狗却因为条件不合适未能实行。现在她像个新妈妈照顾新生儿一样把所有的母爱都释放出来了,怎么舍得说放手就放手,她一直是个执着的人,白城最应该懂。

    可是白城没有帮她,他低着头冷着脸垂着眸抿着唇硬是一根根掰开杨嘉如的手指,然后把狗链交还到主人手里,再转身把杨嘉如新买的狗粮递到主人的手里,并说:“我们也猜到了它是有主人的,只是我们没想通主人怎么会让它跑丢,所以我们自私地留下了它,当然也没有刻意去注意谁贴出来的告示。如果因此为你们带来不便,真抱歉。”白城说得不卑不亢气宇轩昂,夫妇俩对视了一眼,终于笑着感恩带谢地牵着“小白”走了,“小白”仅是哼哼了几声,便跟着主人消失在杨嘉如的视线内,他们前脚一走,杨嘉如的眼泪就开始刷屏一样往下淌。

    白城心疼得不得了,站在门边紧紧搂住杨嘉如,杨嘉如用力推开他,“你是坏人,因为我对‘小白’好,你嫉妒,所以你千方百计要把它送走,他们是你雇来的是不是?”杨嘉如现在还在幻想这一切只是白城的一个玩笑。

    白城听了杨嘉如的话,火一下子起来了,他的脸色冷凝,抿着唇垂眼看她,杨嘉如还在指责,“你是坏人你是坏人”,眼泪没有停过,他深深吸了几口气,硬是把怒火压下后再次搂住杨嘉如。

    “对,我是坏人,我把它送走了,这下咱要是有了‘小白’我也只能当大白了,可是我喜欢你叫我‘老白’,一直叫到我真的老了,你说,我送走它,对我有好处吗?你哭成这样,我心里不舒服,对我有好处吗?”

    杨嘉如知道自己是无理取闹了,抽抽噎噎地抬头看他,泪眼朦胧。白城微皱着眉把她的泪擦干净,“咱现在就再去买只新小白回来,好不好?乖~”

    杨嘉如点了点头,又马上摇头,“不要。”

    “嗯?”白城不解地看她,轻轻揉着她的眼周。

    杨嘉如抬起眼,红通通的眼圈,可怜巴巴地一字一句说道:“我不要了。以后咱有自己的小白,你就当大白,我让你一辈子也当不了老白,让你一辈子也没得乐呵,哼~”

    白城的唇动了动,真是恨不得直接气晕。关晓右曾经友情告诉他,杨嘉如这个女魔头一生以折磨他为乐,现在,他信了。这女人,他真是白疼了,怎么办~到底还是得疼,虽然只能当个大白了,总比不升级强吧?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忍

    作者有话要说:矮油!好羞涩好羞涩!!是不是写得太露骨了?好羞涩好羞涩!!好AV啊!!!结城不好意思了,好羞涩好羞涩……哈哈,大家鄙视假纯的结城吧。

    我也不知道这章会不会被河蟹,也不知道是不是写得有点太过了让亲们有点恶心?结城自己脚着吧,嗯,是有点直接了~所以,结城请求休息一天,明天停更,求批假。不批也不行了,因为没存稿了。这几天结城的眼睛一直不舒服,所以没办法熬着写稿,请大家理解哦,我努力存稿,后天更!!后悔啊,那天为毛冲动,为毛啊!

    ☆、原来

    杨嘉如在“小白”离开后只要白城来,她就在他耳边魔障一样述说着对“小白”的思念,但她就是不肯再养一只了,后来白城才知道原因,杨嘉如很怕,如果再一次面对分离,她是否能承受,她痛恨任何方式的分离,他越来越懂得。同时他也自责,杨嘉如在没有他的那几年,在误会了他主动离开她的那几年里,是否也像现在一样唐僧般地生活着,想想自己让自己的女人成了祥林嫂,他那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就很不安耽了,于是对杨嘉如加倍的好,关晓右和金梓晴表示很牙疼。

    在杨嘉如和白城合好后,白城自然而然地就亲和了关晓右和金梓晴,更何况,关晓右即将和他的发小陈天竭完婚。

    时间慢慢地走,转眼也到三月底了,S市春天来得早,花开的时候,陈天蝎和关晓右的“闪婚”如期上演了。杨嘉如和金梓晴是伴娘,没有悬念。白城本不想当伴郎,他觉得那种场合自己跟着新人后面敬酒很傻的,可是得知杨嘉如兴高彩烈地去试了礼服应了要当伴娘的事儿,他马上电联陈天竭,各种推销自己似的要陈天竭一定换掉一个伴郎,留个位置给他。然后,婚礼当天,白城和杨嘉如早上六点便整装待发了。

    白城先是亲自开车去了关晓右租的房子,关晓右说,她在这间房子里住了很多年,出嫁也要从这里走。她说的时候有些红了眼圈,陈天竭这个二百五大凯子在她两个好友的眼神里,慷慨地拍了钱让关晓右以市价一点五倍的价钱买了这间公房,户主自然是关晓右,那么精的女人,等到陈天竭反应过来时,恨得要命。

    在关晓右家,杨嘉如和金梓晴还有准新娘关在房间里聊天,白城坐在外间等着,房门拉开时,三个女人都是哭过的样子,白城就不明白了,这是感动得呀,还是这婚结得真那么不情愿,就他所知,反正陈天竭是挺不乐意的。

    时间差不多了,白城先下楼等陈天竭和另一位伴郎。陈天竭自己开着加长林肯开路,然后把车钥匙丢给白城,让他和杨嘉如去开道,自己不情不愿的上楼行礼,抱着新娘下楼,上车。

    白城和杨嘉如俩个人自然不可能亲自开车,陈妈妈的话叫不合理数,这老太太一辈子礼数礼数惯了,连儿子的婚姻都是礼数上完成的。于是杨嘉如和白城俩人安耽地坐在林肯里,颇有些他俩才是新人的感觉。

    开路林肯到达S市唯一的七星级国际酒店时,不明真相的群众欢天喜地地扑了过来。杨嘉如得瑟着推开车门,准备给大家个惊喜来个“居里夫人”的亮相。可是她的脚刚在地面上站稳,群众们积极地点燃了礼炮,“轰轰”几声响,地动山摇,接着礼炮齐鸣,烟火味十足。杨嘉如本就怕鞭炮的声音,这回没作好心里准备,吓得“嗷”地一声叫起来,整个人跳着窜出老远,呈癫狂状态。

    随后下车的白城站在车子的另一端看着杨嘉如跳脚的身影,脑海里某个模糊的记忆浮现,记忆里的一抹倩影,与杨嘉如慢慢重合……

    那是在大学时的记忆,那一年他陪着顾念还有她寝室的几个姑娘一起去看烟火,那么美的一篷烟火在头顶盛开,顾念笑眯了眼角,杨嘉如抽搐了眉梢。再一声响后,她说什么也装不了淡定了,蹦起来就和今天这德形差不多,当时还年轻而有朝气的白城是笑弯了腰,杨嘉如又窘又怕,最后直接闪到了没人看到的角落里没再出现。回来后顾念便提了杨嘉如喜欢他的事,他当时不信,但顾念也确实为了这事与他呕气了几天,顾念说,杨嘉如吓成那样时,他的笑容不是觉得可笑或者幸灾乐祸,而是一种温暖的宠溺。他为此解释了半天,他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自己当时的心情和表情,顾念终于不生他的气了,他才敢再接近杨嘉如。再靠近杨嘉如的他那个时候只是单纯地以为,她是顾念的朋友,要爱屋及乌,现在细想,其实他只是自私的不想失去这个很真实的女孩,虽然,他并未想到和她会有什么天长地久,无论友情还是爱情。

    想到自己差点就错过了杨嘉如,在婚礼进行曲和礼炮声交杂的这种氛围里,白城一瞬间慌乱的心慢慢平静,似乎那个叫做尘埃落定的词语,再适合不过他了。他大步走向杨嘉如,一把将还在跳脚的杨嘉如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说:“不怕,不怕。”他总在对她说不要怕,可是,她就是那么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儿,这真让他心疼又不知如何是好。他曾经也是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失去顾念后,他也曾经想过冰封自己的心,只是老天让他在后来有了杨嘉如,他知道,他们之间一定要有一个人放弃所谓的安全感而主动去付出安全感给另一个人,那么,他愿意做付出的那个人。想想她失去“小白”时的样子,他知道她已经付出过了,接下来的日子,是该回报给她的。

    一对伴郎伴娘扔下新郎和新娘在一旁浓情蜜意起来,被邀来的媒体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拍哪一边是好。而白城发现有人拍照时,第一时间通知了陈家的家族公关,不允许任何媒体进入会场,因为他不愿意,自己的女人在人家的婚礼上,被世人知晓,如果她同意亮相,他会给她做女主角的机会。

    …………………………………………………………

    人家结婚可是把杨嘉如忙活够呛,她天生就是个爱操心的人,又逢自己姐妹儿的大事,服务精神强烈的她这一天可是满场飞奔,在晚宴时,竟然华丽丽地就喝晕了。杨嘉如的酒品极好,真的喝多了她就是睡觉,白城给她在楼上开了个房间,然后下来陪陈家吃所谓的团圆饭。白家和陈家一直交好,陈家人自然也把白城当自家人。

    饭桌上难免就会被问到白城什么时候结婚,因为今天有两对儿伴郎伴娘,没人特意介绍白城和杨嘉如的关系时,来的几个白家人和全部陈家人愣是没联想到这俩人有啥关系,唉,主要还是杨嘉如同学实在是今天欢乐得跟自己结婚似的。沉稳淡定的白伴郎,抓不住她的人儿。大概推托了两句,关晓右又帮解了围,白城才没有和她与陈天竭一样,面临“逼婚”。

    终于酒饱人散,白城在跟家里人声称自己有事从另一边走后便坐了电梯直接回到为杨嘉如开的房间。7星级的酒店房间全跟总统套房似的,还特设了类似于蜜月房的那种大床,白城进了房间坐在床边拍了拍杨嘉如,“可算抓到你了,看你还跑。”就着圆形的大床,白城真想直接来一套全的……他可是没忘记,他和杨嘉如的第一次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发生的,虽然当时他也有点晕,但没有彻底醉,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杨嘉如很女人的样子,也是从那开始正视了这个美丽的女孩,吸引的开始。

    白城这边热烈地洗好了澡直接跑了出来跳上床,还没等怎么行动,杨嘉如一个翻身,带着哭腔迷迷糊糊地说:“我想回家,小白,我想回家。”

    白城这边全身燥热着,他一边吻她一边在她的唇边说,“好,完了就回家,啊。”

    “我要回家,你现在背我走回家。”杨嘉如推他,“你不是很能走吗?现在就背着我走。”

    白城停下了动作,知道她说的是当年他远行的事。原来她伤得那么深,所以在醉梦中都耿耿于怀。白城的眼底浮现了浓浓的怜惜,轻轻抚着她的脸庞,他言语不能。

    今天杨嘉如是为朋友高兴,也是替自己感伤,虽然白城表示过只要她同意,他们也可以马上结婚,可是杨嘉如一直没有答应,他不知道原因,她想,也许她的安全感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于是,他愿意等,她等过,他也能。

    “白城,带我回家,好不好?我想回家。”杨嘉如哼哼唧唧带着浓重的哭腔。

    白城只能收了在弦上的箭,穿好衣服无耐地抱起杨嘉如,翻她在自己的背上,“搂紧我,摔了不负责。”虽然这样说着,他全身的力气,一大半放在了托着杨嘉如的两个胳膊上。堂堂白总,扔下自己的车,也扔下了陈天竭安排的司机,背着杨嘉如慢慢走出了酒店,踏上回家的路。

    起风的夜晚,天空飘着细小的雨,不真切,白城慢慢地走,杨嘉如稳稳地睡。

    白城走着走着,笑了,他说:“嘉如,你可真能折磨人啊。可是怎么办呢,我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被吃定了。当年我纵然对顾念很好,但很多原则,我是坚持的,包括,这样有损我男子形象的事。”

    “小白……”

    “嗯?”白城轻声应着,音调更加柔软。

    “小白,我想回家。”

    “在路上了。”

    “小白,我今天看到关晓右的妈妈,就想到了我的老爸老妈,他们一直想我带个女婿回家,可是这么多年,我很不争气。我没办法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小白,我没法告诉他们,小白,不爱他们的女儿,小白爱的那个人,早已离他远去。”

    白城停住了脚步,他知道,她在说梦话说糊话说醉话,可是,他就在这细雨朦胧里,湿了眼眶。原来,她的心一直不安着,原来,自己当年带给她的伤那么重,原来,她还以为他爱顾念,原来,他竟然会在听到这些话后,那么疼……他以为,他对她纵然有情,也不过是一种长年的感情累积,现在他终于发现,对她的感情并不是一种随遇而

    作者有话要说:哇哇,呜呜,结城在写到杨嘉如想对爸爸妈妈说的那段话时,最后一句,我竟然鼻子酸了,我了个去,这是有多虐啊!!不行不行,咱不能这么虐,咱得先多甜蜜一下,是不?还是大家特别特别想长长地虐呢?我觉得吧,小虐怡情,大虐,我自认为没有穷琼奶奶的水准,弄巧成拙就完了,是不?

    说到虐,结城一直觉得所谓虐,就是在最悲伤的时候不是哭不是闹,而是笑着咬唇角,“我很好”,然后沉默而坚定地离去。一定要低调,不知道大家对虐的的定议是啥呢?来,说说,结城参考参考~HOHO~

    ☆、舍 弃

    第二天清晨,天已放晴,白城从床上坐起时,一时还有些晕,他竟然是在自己的公寓里醒来,他都快把这里当成偶尔不能留宿杨嘉如那里的旅馆了。回想了一下,昨晚当他因为杨嘉如那一席让他软了心尖肉的话后,说话的始作甬者竟然又在他的背上云山雾罩地流起了口水。他看了看近郊的公路,车辆实在稀少。背她回她住的地方,怕是要走到天明,而正熟睡的她,他不想让她多吹冷风。于是,他背着她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回到了他自己的房子,也在近郊处,大片的高级公寓区。保安看他背着个女人进门时,确实吓了一跳,那时他也累得半死,脸色微白,最后却仍然拒绝了保安的帮助,自己背她进屋。放她在床上时他说:“小媳妇,今天关晓右是被背进陈家的,那我也背你进门了啊。”

    已经没有力气洗漱了,白城帮杨嘉如脱掉繁复的礼服后便将她搂在合衣而躺的他的怀里,一夜好梦,直至此刻。现在看着自己身上棉质的白色家居服,白城微笑,杨嘉如,真算是个做老婆的好料。

    下了床,二楼找不到她的身影,白城一边慵懒地挠着头一边往楼梯口走,复式的建筑,二楼到一楼的空间基本是全开放的,他在楼梯口才看清坐在窗边的那个女人,美得像个精灵。

    今天阳光真的很好,细碎的一缕一缕洒在靠窗的钢琴板上,折了一片片晕白的光,笼在了穿着他的衬衫露着一大截美腿的杨嘉如身上,她坐在钢琴前发呆,目光垂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

    这样美丽的场景却让白城的心打了个突,如果条件允许,他想拿出单反好好拍她一组照片,不需要打光板,不需要后期的任何处理。可是,条件根本不允许,因为他最明白,她虽也会附庸风雅,却对钢琴始终热烈不起来,原因,自然是因为顾念。而在他的家里,采光最好的位置,不是书架不是长椅偏是一架钢琴,这可真是要了他的命。

    疾步走下楼梯,白城距杨嘉如一步之遥时停下了脚步,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千言万语不知道从哪一句开起。

    杨嘉如听到他的脚步声没有马上回头,直到脚步声停了,她才转过头,扬着笑脸问道:“你起来啦?”

    白城看她笑就很心疼,他动了下唇,杨嘉如插话,“对了,关晓右刚打电话来说你昨晚钢琴弹得很棒,谢谢你,她说你有空教教她呗。”

    白城这个时候是彻底无语了,他看着她,看她的笑容,他狼狈尽现。

    杨嘉如也看得出他的紧张,摇了摇头她把钢琴盖好,倚在琴盖上,她说:“白城,你别这么敏感,我也没说什么啊。”白城瞄了她一眼,那表情是“你还不如说点什么发点脾气了”。杨嘉如懂他,自然地说道:“我觉得我没必要为一架破钢琴对你更年期,我坦白,刚看到它时我很不舒服,我会想,是不是你把它放在家里,是等着那个会弹钢琴的女人回来。不过呢,我也得感谢那个女人,要不是她教了你弹钢琴,你也没办法在我的好朋友的婚礼上让她倍有面子,所以,也算扯平了。只是很可惜,我不会弹钢琴,这玩意以后只能你独乐乐了。”她的言下之意,她也不会学这玩意。

    白城终于开口了,“嘉如,我从小就会弹钢琴,我妈妈家里电子琴都有好几个,这和那个谁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敏感,我就是怕你不开心。”

    “小白,我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吗……”杨嘉如自己先心虚了一下,“好吧,我是无理取闹了些,但这个真不是原则问题,所以你我都不要太放在心上。只要你以后没有骗我的地方,其他的都不算原则问题。”

    白城静静地听完杨嘉如的话,他琥珀色的眸专注了凝住她的眼,轻轻一声叹息,他张开双臂把她拥入怀里。他们都在努力为彼此改变,不是吗?

    后来,杨嘉如第二次来到白城住的地方时那架钢琴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曾在空间日记里描述过的一个场景,“我想有一座属于我的小城堡,在一隅角落,有吊椅、书架、还有一扇落地窗”,于是,白城把那里,变成了这个样子。杨嘉如很感动,真心的~

    再后来,关晓右鄙视着杨嘉如的专制,抱怨还没机会学一点上层名媛们大俗的事儿呢。再再后来,杨嘉如从陈天竭的口中得知,原来白城是真的从小就学钢琴,而他认识顾念时,他的钢琴演奏水平已经超过艺术班任何一个专业级的学生了。而他那时为了让顾念有成就感,仍装作初学者一般,笨拙的哄心爱的女孩开心。现在,白城同样做到了,为他心爱的、一直愿意像空气一样存在于他身边的女人,舍弃了从小就陪伴他、在他童年里担任了很重要玩伴的角色的钢琴。

    杨嘉如知道,白城不会发誓,很多话他不说,但他真的会去做。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不一定有最特别、最锋利、最言情男主角的性格,却一定有一颗专一而温厚的心。而这样一个男人提出想和她回一次东北老家,她似乎,应该答应。

    …………………………………………

    于是,杨嘉如在五一长假前决定带白城回东北啦!当然,白城是不会告诉她,她那晚酒醉后说的那些话,其实他也是渴望去她的家乡看看,去看看在他还没有遇到她的时候,她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杨嘉如这次回家强烈要求白城不允许坐头等舱,她说:“你应该体查下民间疾苦,再说了,头等舱里空姐又漂亮又年轻的,她们看我和你,她们会自卑的。”

    白城忍着笑假装想不明白,他说,纵使他的头脑再好使,对杨嘉如偶尔的发散思维仍表示束手无策。

    在飞机上,白城问杨嘉如:“我这次跟回去,咱是不是就算见父母了?”

    “笑话,我都没见你父母呢~”杨嘉如冷哼,颇有些不认帐的架势。

    白城马上立目,“是你不要见的,不是我不让你见吧?”

    “反正就是没见到。”

    “那这回回来就见。”

    “不见!还得我要求,切~”这杨姑奶奶真是难侍候。

    白城被杨嘉如折磨得死去活来,他看了看飞机后舱的洗手间,他知道有什么方法能把杨嘉如驯得服服贴贴的。

    他一回头不要紧,一直在后面的某空姐立马奔了过来,“白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因为白城经常坐这个公司的飞机,空姐们都对他比较熟悉,对于他此次带了个女人改坐了经济舱,说法各有千秋。反正他白城就永远是给杨嘉如背黑锅的。

    白城抬眼淡淡看了空姐一眼,“没事。”礼貌而疏离的口气。转过身看窗外,脸微热,他刚刚YY得正欢,结果空姐一过来,他马上就软了……

    空姐撑着笑离开后,杨嘉如一下子把杂志拍在脸上,“哎呀我的妈呀,这日子是没法过了,坐个经济舱都不得安生。”

    白城忍不住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故意板起脸说:“你哪来那么多话。”

    “看看,现在就嫌我烦了。”杨嘉如摇头叹气,她一直无理取闹,从未间断。

    白城知道杨嘉如这人一闹起来就没完,他是赢不了的,她是连摔再扭地也得辩得胜利,他索性就转移话题。“那你说坐飞机也不行,坐火车?咱包个软卧单间,就咱俩……”

    “哎哟白总,白少,白老板,你怎么,怎么这么……切。”杨嘉如对白城上上下下鄙视了一遍。

    “那自己开车,连夜赶路,行不?累得很,保证大家都在未来的一周之内正人君子。”白城没好气地说着,更鄙视杨嘉如,要真给她在火车上开个单间,她肯定比他还欢乐,摇啊摇的是肯定的。

    “开车好。那以后就开车吧,咱弄一辆大越野啥的,多威风。”杨嘉如说到这,那股野劲儿就上来了,她喜欢一切男人喜欢的东西,除了枪支弹药!

    白城很头疼地抚了额,杨嘉如又拍了拍他,“哎,要不咱步行吧,你最擅长。”

    白城彻底无语了,他冷着脸往椅上一靠,忘了座位空间的有限,他的腰硬生生撞了一下,火气微起,他干脆闭了眼直接不理杨嘉如,他怎么觉得自己快和陈天竭一样悲惨了,陈天竭说,“我有把柄在关晓右手上。”,他觉得,他也有把柄在杨嘉如身上。唯一他值得庆幸自己比陈天竭幸运的是,他对杨嘉如的感情,比这个把柄更有份量。

    作者有话要说:哇,这周结城有榜单哎,所以这周有更新任务,没有存稿的结城表示压力好大好大有木有!!!我最近紫薇上身,大家原谅我吧。这周的榜单在青春榜上,结城本来以为能混个都市榜啥的,按说这收藏也不算少了啊,于是和俺师父小南探讨了一下,小南得出的结论是,编辑可能觉得咱这文有“友情收藏”。

    可是,友情收藏早就在刚开文的第一天基本就收完了啊,后面可真的全是靠结城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得到的认可啊。我就不明白了,这差哪了呢?我的霸王祖宗们,你们露个脸吧,让围观群众们看看咱后面是有人的,你们也不想当无名英雄是不?好吧,露个脸,让结城也风光一下嘛,否则结城真的要恨霸王了哦。

    唉,我叫得喉咙都破了,倍受打击!!!鹤顶红亲呢,上,看来咱这药不能停!!!!尊桑心。

    ☆、上门

    杨嘉如在飞回家前给老妈临时打了个电话,她说:“那个什么妈啊,咳,就是吧,我现在在机场,一会儿的飞机回家。”

    杨妈妈在电话那端紧张地问:“咋了,是犯事儿了不?要躲几天不?我联系下农村的亲戚。”

    彼时白城正换了登机牌过来,贴着耳朵听到杨妈妈的话,垂下头抿着唇——也没憋住笑。

    杨嘉如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说:“啊,犯事儿了。那个什么,这不嘛,S市某富商家养了头猪,我给偷来了,可值钱呢,我这正往回整呢。”

    白城立马敛了笑,冷着眼指了指杨嘉如,但他没有治她,他想杨妈妈一定会替天行道的。结果杨妈妈果然给力,马上在电话那边叫了起来,“哎呀你个死丫蛋子!”白城咧嘴一乐,看吧!接着听杨妈妈说:“你整那玩意回来干啥。直接就地宰了把肉冻起来过年给我和你妈背一口回来就行。你这弄回来我还行草料伺候着不说,还是得求人宰。飞机运猪多少钱一斤啊。”

    杨嘉如听了老妈的话非常满意,挑着眉得意洋洋地看着白城,白城无耐地咬了咬牙,又用食指了指杨嘉如,“你行!”

    杨嘉如想也不能闹下去了,要不真把小白一个大活人带回家她妈准要骂她,那个时候肯定特别难看,于是她坦白,“妈,不闹了,我跟你说哈,我没带猪,带了个人,活人,啊,男的啊,嗯……没提前说是怕你瞎张罗。不是,就是朋友,你别乱说啊,可别到处去说,行了我挂了,到家说。你可别到处得瑟,真的是朋友,你要是到处得瑟,丢脸的可是你啊,听到没!”最后一声,杨嘉如用吼的,成功的把杨妈妈在电话那端地呱噪制止了。

    白城虽然对杨嘉如称自己是朋友普通朋友这事挺不开心,但杨嘉如的解释也是有理有据,她说:“我妈那人,你见了就知道了,我不说你是谁,是怕到时候你受不了。就跟我没敢提前跟她说我要回家一样,我妈有点人来疯,而且……唉,一言难尽。”白城想想也在理,先不说杨妈妈到底是不是人来疯,让老人在他们没到的时候忙里忙外,总归是不好,所以,他也就压下这口气,等到了东北他再正明自己的身份。

    纵然是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平时和杨嘉如相处也猜过她家里和平共处的氛围,但真格地见到时,那又是另一番感受。

    当杨嘉如和白城刚出了接客区的时候,杨妈妈尖锐的大嗓门便响彻了机场上空,“嘉宝,嘉宝,这边这边~”,白城发现身边的杨嘉如马上捂了脸往他背后钻,于是他顺着声音看去,瞬间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杨妈妈,真不是一般的人来疯。此刻她正举着个牌子对着他们的方向用力挥手,牌子上赫然写着:“热烈欢迎我女杨嘉如携普通男友回乡”,然后,是无数路人向他俩行注目礼,白城见过那么多大场面,万人面前言讲都没红过一下子的脸,瞬间配合着额上的一层薄汗,囧了~

    出了机场,杨嘉如才知道是姐夫还有二姨加上妈妈来接她和白城的,她埋怨着妈妈,“都说让你别声张了。”

    二姨在前排回头说:“嘉如,咱家人都是高兴啊,你看你!小伙子啊,你……BALABALA……”从机场到杨嘉如家所在的城市,一路上两个小时,白城真是接受了一场三堂会审。查户口这种事只要见父母就得面对,问题是老人家不问话的时候,也发生插曲。

    车子下了高速,正赶上交警临检,姐夫的车被交警趋到了一边停下,白城在这一刻大脑里迅速搜索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能帮得上忙的东北友人,还没等他的内存开启,姐夫按下了车窗,对交警说:“嘿,哥们,不认识我啊。”

    对方一看姐夫那张脸,马上敬礼,“教官好!”然后放行,白城在后座感叹,这就是地道的东北人啊~真有义气!

    杨嘉如拍着马屁说:“姐夫真帅,脸当卡刷。”

    姐夫得意地笑,二姨和妈妈不停地赞。白城抿着唇看杨嘉如对姐夫一脸地崇拜,他在心里计划了起来,生意不能只做国外,没用,回去就发展到东北,重工业必须可以做外贸,下次再回来,他的脸也当卡刷。原来,他竟然也会有攀比的幼稚之心……

    ……………………………………………………

    车子到了杨嘉如家楼下,二姨和姐夫没有下车,姐夫是二姨姐姐家的女婿,自然要直接载着丈母娘回家,姐夫和二姨对白城的身家非常满意,啥也不懂的没啥文化的杨妈妈在自己家人那发绿的眼神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虚荣满足——谁敢再说要个男人没人要!于是,当她第一个跳下车时,也不顾自己五十多岁的年龄,叉着腰就叫了起来:“老爷们,快下来,看咱女儿带回来的小子,多好看啊。”

    这一嗓子没有把杨爸爸从窗前招出来,倒是左邻右舍三姑六婆全沸腾了。平日里她们挺“关注”杨嘉如的终身大事的,美其名曰,“孩子是咱看着长大的,没结婚,咱也急。”其实背地里没少编排杨嘉如这个小区一只花在外面被包养的绘声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