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9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什么转折点。”杨嘉如这样说着,却忍不住甜蜜地笑,“白城,那我们这算不算从阶级炮-友升级为革命恋人?”

    白城笑了一下,“你说是就是。”

    “哇,你好不负责任哦,你是男人呢,应该你说。”

    白城这下侧过身来,垂头看杨嘉如,轻轻地,用他充满磁性的柔和嗓音说:“杨嘉如同志,请问你是否愿意成为白城同志的革命恋人,忘记过去的艰辛,共同奔向美丽的未来?”

    杨嘉如看白城一本正经的样子,像看到了当年那个对顾念说的每句话都认真倾听执行的白城,心里纵然仍不舒服,却能硬撑着哈哈笑出来,很杀风景。她顺着气说:“小白,你别这样,我是个俗人,不用来这么文诌诌的。”

    白城无语地捏了她的脸一下。

    杨嘉如挥开他:“别掐,本来就松了,越掐越松肿么办。”

    白城“嗯?”了一下,大掌向下微滑,摸到杨嘉如的胸口,“哪里松,很紧实嘛。”

    杨嘉如推开白城,捂着脸说:“小白,你不要这么牛盲,我会被你带坏的。你看你多一本正经一表人才的孩子啊,怎么上了床就完全变了个样,这话讲给谁听谁能受得了,简直是幻灭。”

    白城拉过杨嘉如说:“你还想讲给别人听?”

    杨嘉如看白城瞪着眼,以为他生气了,忙说:“不讲,不让任何人知道。”

    白城不高兴了,“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必须要让全天下人知道我俩的关系。你杨嘉如我还不了解,一天一变样的,不行,要不明天咱俩把证领了吧,夜长梦多。”

    杨嘉如心里这个甜啊,当初受过的那些痛和伤,仿佛就是今天一夕之间全部消失弥踪,原来所有的一切,她的恨她的怨,都只是为了等到有这么一天,再看看他,抱抱他,让他在她的身边。不管是怎样的动力支撑着她,她今天终于知道,原来她一直弄不懂自己想要的结果,无非就是这个,没有之一。

    ………………………………………………………………

    “白城,你不会后悔吗?你现在更优秀了,当年上学时就那么招风,现在肯定更多女人追你了吧?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后悔吗?”杨嘉如又问。白城沉默地皱了下眉头,杨嘉如接着问,“那,就直白点,你、喜欢我吗?”

    “嗯。”这回白城倒是很自然利落地回答了。

    “那,你、你爱我不?”杨嘉如问这句话时,自己不仅红透了脸,身上热热的,心里还跳得紧紧的。

    白城沉吟了几秒钟,坐起身,把杨嘉如也拉了起来,他的表情很严肃,杨嘉如更紧张。白城来来回回在她的脸上扫了好几遍,才说:“嘉如,我曾经一直觉得,‘爱’这个字是一种责任,它说出来,就是对一个女人一生的许诺。后来我才明白,这个字只是了个动词,它不是任何感情的防腐剂。你问我爱你吗,我现在都不知道爱是什么了,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开心,可是嘉如,然后呢,开心之后呢?我不说我爱你,不代表我心里没有你,你知道的,我受过怎样的伤,嘉如,原谅我不能说这个字,我不想再受伤,虽然我相信你不会弃我而去,但原谅我的自私,我真的,不想痛了。我现在能跟你说的就是,和你刚刚问过我的问题我一并回答你,我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人生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后悔这个词我的字典里早就没有了。不过,如果让我一定说出我心里的感觉,就是我自己想了、也试着去做过的,如果不是你杨嘉如在我身边,换另一个女人,我没办法多看她一眼,更亲昵的动作,我做不来。”看,白城的精神洁癖就是这么让人骄傲。

    杨嘉如痴痴地听着白城的一串话,这是他们历经了这么多年后他第一次讲了这么多话,推心置腹地谈了他的感受,杨嘉如想,可以了,不能太贪心。当年就是因为她的贪心,太过执念于天长地久,老天才把她亲爱的小白带离了她身边三年,他不想再痛,她同样,也不想再撕心裂肺一次了。

    杨嘉如窝进白城的怀里,吸了吸鼻子说:“小白,我一直知道你专一痴情,你也曾为了不可能的爱情努力过,你当年报复顾念你也痛,你后来也想和她再在一起但你没办法说服自己,小白,我懂你的。今天你能和我说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

    白城轻轻吻着她的发,沉默着感动。

    “嘉如,以前我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后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真信了你说你喜欢顾念,因为在N大那几年,不少男生追你,你都不要。却没想到,原来是因为我。错过的时光,我会补给你。”

    “小白,能告诉我吗,当年为什么你会和我在一起。”杨嘉如又补了一句,“我想听实话。”

    白城这回真是又认真地想了近一分钟,才回答她,“当初一开始和你在一起,是真的想和你共勉,我说了,我信了你的谎话,你这个骗子说谎都从来是理直气壮面不敢色,”白城轻笑了一记,似有怀念,又接着说,“不过后来和你在一起,就觉得很放松,除了在顾念的事儿上你喜欢闹小脾气苛刻不饶人以外,其他的任何事你都是直来直往地坦白。你很简单,简单倒让我太过放心,嘉如,我想,这样最好,其实我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对我真心好的女人。所以我后来才会有那种感觉,如果不是你,我不能想象换了别人,会怎样。如果不是你,连将就我都不想要。”

    杨嘉如听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真的,她爱了那么久的男人,现在在她的耳边说着心里话,虽然不是什么山盟海誓,却足以折磨她到欲罢不能。她除了用力搂紧眼前的她的小白——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做其它的了……“是不是太让你放心了,不是好现象啊?”

    白城听了这话,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哼,说倒这我真要好好说说了,杨嘉如同志,组织那么信任你,你说会等我回去的,你后来怎么那么伤组织的心呢?”

    “主子?”杨嘉如眉毛马上立起来了,“什么主子啊,主子有你那么不负责的吗?”

    白城也不和她计较她听说了,反正东北人平翘舌是分不清的,不过说倒他不负责任,这事他可真是不爽了。他说:“我怎么不负责了,我给你安顿好让你等我,你呢,还把我拉进黑名单了。杨嘉如你知不知道,拉一个人进黑名单比跟一个人说分手还伤人?这等于从你那一方面用行动告诉我你已经不欢迎我再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了,连陌生人都不是,黑名单!你明天问问度娘,黑名单是干什么用的!”他后面还有一句没敢说,就他和顾念闹到那样了,也没有在那一年里他把她拉进黑名单啊。

    杨嘉如又炸了,她坐直了身子盘腿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开始翻旧账,“你说没动静就没动静,我打你电话,还把我设黑名单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攒了两个月的工资吃了三个月的泡面才买了你那部破手机,才懂原来手机也有这个功能。我不把你拉黑了,我怎么解心头的气。”

    白城皱了眉头,“我什么时候拉黑你了。”

    “还说没有。要不你现在再拉一次试试,我打电话,你自己听?”杨嘉如说着就去拿手机。

    白城把她捞回在怀里,“我说怎么你都不给我打个电话,我还恨过你,太狠心了,我不就是去了趟W市吗,你至于这么小心眼吗?至于这么不自信吗?”

    “对啊,我就是不自信啊,你可以鄙视我。”

    “唉,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不吵好不好,你这脾气啊……”白城顺了顺杨嘉如的头发,把她安抚好才说:“那时候我刚到W市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我爸出了事,我赶回家时家里灵堂已经设好了。家里就我一个儿子,我妈一下子就垮了,那几天我都要忙疯了。后来我手机一直放在我堂姐那,就你那晚看到那个。再后来我爸的事办完了,要债的又上门闹,我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候彻夜不睡,真是什么心思也没有。我就对自己说,嘉如会等我的,我忙好了就接她回来S市。我还和我堂姐说过要是有电话找我,帮我解释一下。后来家里事忙完了,打你手机就是关机。我上网找你,发现你把我黑了,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吗?我恨不得马上飞到B市掐死你。可我家里的事真走不开,这不是借口,乱成一团,没法细说,一年后我去B市找你,看到有个男人开车接你,你俩挺开心的,我想,算了吧……”他不会告诉她,那之后,他回到S市,想起这事一难过多喝了酒,把当年买给顾念的跑车直接砸废了,他绝对不会告诉她!

    “啊?……”杨嘉如听完这话就傻了,她想不出是哪个男人接她还让她笑得像个傻B似的,所有的指责一下子没了底气,杨嘉如只能打着哈哈,“误会,原来是误会啊。”

    白城苦笑的摇了摇头,“嘉如,今晚咱最后一次说过去的事,成吗?我不想再想了。”

    杨嘉如重重点头,“嗯!不提了!”一拍胸脯,豪气冲天,手一松,披在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白城直接将她铺进被堆里,用力地顶。

    杨嘉如一边尖叫一边说:“不要了,不来啦!”

    白城说:“我不是说了嘛,要把过去的都补回来。”

    “松了,都插松了。”杨嘉如还在喊。

    白城在她胸前笑着埋住了脸,“不松,刚刚好。”

    “对了,你堂姐为啥要黑我电话啊?”这事她刚就想问,被他一打岔,给打没了。

    “你想知道关晓右和谁结婚吗?”白城一边冲刺,一边问。

    “谁?”杨嘉如果然立马忘了正事,迷迷糊糊地看着白城邪魅的眼神,飘飘欲仙。

    “陈天竭!”

    “啊?啊!”

    “叫这么大声,是真的很舒服对不对?”他的嗓音又柔了起来。

    “啊,嗯,唔,啊——”

    这一叫,HIGH了,高了,什么前尘往事,都过眼云烟了,瞬间醒悟,原来,是这样啊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当年的事儿就是这么个过程,所以大家记不记得白洁见到嘉如时说不同意,被姐夫训了,其实那个伏笔就是用在这里的。至于为什么黑了杨嘉如的电话,后面还会解惑。还有哪些地方大家觉得需要解惑的,帮结城一起想一想啊,长篇文,有时候难免会漏掉点啥,汗颜。然后呢,就是小白好好表现来让大家甜一阵,再然后呢,就是大家要的虐男猪!!!HOHOHO!

    一不小心又剧透了。那就给留言给花花吧,话说,前几天的留言多销魂啊,自觉补花的亲,真让结城感激涕零。不过这几天是不是因为上班了的原因,又开始各种不给力了……我想销魂啊,好想好想~

    ☆、旧帐

    第二天早上俩人又起晚了,杨嘉如一边拍着白城一边吼,“赶紧起来,迟到了。”

    白城一个翻身便把杨嘉如拍在身下,搂着她闭着眼继续睡。“迟到就迟到,大不了辞职,我养你。”

    “白总你不要太嚣张。”杨嘉如叫嚣着,却忍不住甜了心底。当年看网上说男人说“我养你”这话时女人都爱听,她那时候还觉得矫情觉得那些女人不上进。现在轮到自己爱的人说这话才发现,真是动听悦耳就等着不上进了。

    杨嘉如也确实是个没有啥大理想的人,和关晓右比起来,她就是个十足的米虫。虽然不敢奢想这一天的到来,但她也不是没在四下无人时自己YY过给白城洗衣服做饭带孩子的场景,连白城穿啥衣服、她给儿子穿啥衣服,父子俩的对话她都设计的跟真的似的,唉——想想就羞涩。

    杨嘉如自己想着“扑”就笑了出来,白城叹了口气眯开一只眼垂头看怀里的杨嘉如,“嘉如祖宗,你让我睡会儿吧。”原来早起撒娇的小白是这样的,懒懒的,说话含糊的,软软的,那一双狭长微凹的眼有千眼皮了!好看,还是好看。

    杨嘉如伸出食指捅了白城鼻尖一下,白城一偏头,伸手抓住她,睁开眼他无可奈何地说:“要不,我给你医院打个电话请假?”

    “不用……”

    “那就老实地睡觉,晚点再打电话说你累了不跟他们玩了。”说完,用力将她搂进怀里,下巴实实在在地压在了她的头顶。

    杨嘉如的鼻尖蹭在白城的胸膛上,闻着他身上她家里的沐浴丨乳丨味道,想起他刚刚闹起床气时不算温柔的语气,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当年她等他回到身边时天天幻想的事。这回终于让他用了她的“多芬”,让他在清晨阳光正好时在她的身边醒来再拥她入怀在床,她觉得——用“穷摇”奶奶的台词,这么幸福,会不会遭天谴啊?

    杨嘉如这边刚上来困意,手机拼命响了起来,她吓得直接从白城怀里坐了起来,关晓右的声音风风火火地在那边响起:“喂,我说白城是不是在你身边?”

    “啊?嗯!”杨嘉如本来想问她的罪,结果被她一嗓子吼得像自己没道理了。

    关晓右很满意地说:“嗯,那你睡吧,我帮你请假,我今天本来到你医院开会,他们说你没来,我猜就是这么回事。春-宵苦-短,我正站在你们医院大厅呢,不废话了,你赶紧病着啊。”说完,关晓右直接挂了电话。

    杨嘉如看着电话差点脱手飞出去!丫的她都没问她怎么就要结婚了!!还敢站在她医院大厅里说什么什么苦短!!!算了,看在她帮她请假的份上,先饶了她!!

    杨嘉如又缩回被子里,从头到尾没睁眼睡得正熟的白城一抬胳膊,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梦着,又把她圈进怀里,在她额头上重重吻了一下,继续呼呼。

    杨嘉如睡不着,就在心里甜蜜地合计,这人真是不能有撑腰的,比如说吧,她刚来S市时哪敢请什么假啊,特怕没了工作让白城看不起,她努力做事做人。现在有白总给了一句“我养你”,她马上觉得,明天辞职都不怕了,老娘有得是底气。

    念头一转,杨嘉如又想到元旦时的事儿。元旦时,她和关晓右、金梓晴三个人原本计划去厦门装把文艺青年,两台单反加一台DV背好,拍一组“等下一个晴天”的蛋疼忧伤照,结果头一晚疯太晚,第二天错过飞机。好在机票是在网上团购秒杀的便宜价,所以也不算心疼。于是三个人谁也没告诉地窝在家里看日剧,三天里看了不少片子,最后一部是北川MM的成名作,与山P合拍的,三人最后也没记住那片子叫啥名,日后聊起,全以《灌篮高手》代替。当看到北川MM对山P哭诉,大意是“不要让我离开你的身边,哪怕只是做你的朋友,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就好。”杨嘉如当时哼之,这女人和自己一样腹黑,渴望个日久生情什么的,其实男人要是想要你,早特么动了。那时候她说得多有理有据,现在回头一想,原来腹黑中的腹黑是小白介样的,就是在她还自鸣得意时他已经把她套进自己的圈里了!

    不过她越发肯定当时金梓晴说的话,这种卑微的感情没有错,爱情是双方的固然好,但如若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真心只求看着他守着他就足矣。只要能多看他一个笑容,世界都亮了。不想看他难过,如果他有这样的时候,自己希望能是陪在他身边的那个柔软的依靠。老天曾经没给她这个机会做小白温暖的故乡,现在重逢颇有些两情相悦的意思,她杨嘉如要是不自信点,那真对不起天对不起地对不起王母娘娘唱的戏。

    杨嘉如越想越安耽,终于在上午十点人家小白都基本睡足了时,她睡着了。

    …………………………………………………………

    杨嘉如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白城没在身边,杨嘉如跳起来光着脚丫子就往外跑。白城正好从厨房出来,看她风风火火地冲过来,他睨了她一眼,“干嘛呢?床上有蛇?”

    杨嘉如白了他一眼,因为还没有彻底醒觉,便顺口无意识地说道:“我怕你又没了。”

    白城一愣,转瞬垂了眸,杨嘉如咬了下舌头,瞬间轻醒。她忙对白城说:“那个什么,我不是翻旧账,我没有别的意思……”

    白城这时抬起了眼,定定地看着杨嘉如,他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甚至有些神圣,他移步到杨嘉如面前,一把拥她入怀。在她的头顶,他喃喃地、急急地说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嘉如,我不会再负你,我不会发誓,但我能做到的就是有生之年绝不先你而去。但若你要离我而去,嘉如,记住,无论我多不舍,也不会找你。”他用力地揉着杨嘉如,杨嘉如能感觉到他的颤抖,白城是星座是个极没安全感的那一座,同时,也是有些话闷在心里不肯轻易吐出的,他这次这么用力地向她保证,她真的很感动。

    杨嘉如在白城的怀里说:“有一首歌听过没,歌词是‘我不是不满足,只是会想假如’……”

    “假如也不要想。”白城仍搂着她不肯放手地说道:“虽然不知道当年你的心情,但我能猜得到,因为,我也会想起你。嘉如,不想过去了,好不好?咱们就向前看,你对我有啥要求,你就说,我改。”白城说他改!这是多么让人振奋,当年他和顾念吵架时都没说过“改”这个字。

    杨嘉如借这个机会顺便要求,“那,不仅不可以消失,还不可以再对我冷暴力。”

    “我什么时候对你冷暴力了。”白城这回可不依了,他拉开怀里的杨嘉如,冷着脸问道。

    “经常啊,说不理我就好几天不理我。”杨嘉如真恨自己没准备个小本子,列出“小白N宗罪”来。

    白城也委屈了,他说:“说到冷暴力,是你吧。你没事就突然甩脸子给我,我真捉摸不透你。这是小事,就说过年回家,我那么问你,你都不告诉我,再转身人就没了,你说我怎么想?好吧,我也坦白,我不敢想太多,我就等你消气。嘉如,你曾经说我对那个谁太霸道,太紧盯防守,我以为你也不喜欢,所以,你想怎样就怎样。我给你自由,都听你的。包括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那就是什么关系,我都听你的,不逼你!就这样你还总发脾气,你说,我能拿你怎么办。嘉如,你以为这几年,我都没有关注过你的消息吗?”

    杨嘉如愣愣地看着又是一串话的白城,好久了吧,他上学时那能言善辩的劲儿,又回来了。

    白城看她傻年的样子,忍不住泛起了笑痕,是杨嘉如最爱的那抹笑容,眼底光亮闪烁。她知道,她的小白正慢慢回来了。白城也似颇有感概地说:“嘉如,以后尽量少发脾气,对身体不好。”

    杨嘉如缩了缩肩,她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关晓右和金梓晴就没少受她的气,现在白城提起来,她更是羞愧了。不过她没忘了正事,抓到把柄的她马上追问,“你说你关注过我?真的?”

    白城点了点头,他害羞了,悄悄地移开眼,努力装淡定。

    “说说嘛。”杨嘉如没完没了。

    白城一急,直说:“可能在你的心里只认为我会关注那个谁,其实你错了,你这几年的情况,我怎会不晓得。你说你失业,我就愿意顺着台阶走,我愿意养你,但我能告诉你吗?你是多么骄傲的人儿?当年说拉黑我就拉黑我……”

    “小白!你说不翻旧账的。”杨嘉如叫着打断了他的话,他刚刚提起顾念,虽然有说是那个谁,但他提了啊,她都没说什么呢,他又提拉黑这事,这回把柄更大了,杨嘉如哪会惯着他啊。

    白城一时语塞,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多说多错,我做饭去了。”说完,转身往厨房走。

    杨嘉如在他身后全身一震,兴奋地!他在给她做饭!他们重逢近两年,这是她第二次吃他做的饭,而这是当年顾念才有的待遇,现在,终于轮到她了!

    作者有话要说:HOHOHO,提前更喽,晚上结城有事,所以……

    怎么样,白城的表现是不是大家还算满意呢?嘿嘿~至少我还算满意,因为啊,结城是真的很希望有这样的情景发生,下辈子,下辈子哈。

    那个什么,结城真的很想冲月榜,大家会不会也希望结城的文文被更多人欣赏呢,如果支持结城,给结城动力吧,撒花打分什么的,最爱长评……闪~囧!

    ☆、纹身

    杨嘉如抿着嘴站在厨房门边看着白城略局促的背影傻笑。之前白城来,最多是买来丰盛的外卖和她吃,难得上次他做了饭,她没看到过程,又因为争吵吃得食不知味,她一直惦记再吃他做的饭,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行动了。记得当年听顾念说白城借了厨房给顾念烧过好几次饭,那味道比大厨还棒,她当时特别羡慕,现在——终于轮到她了,因此她连想起了顾念,都不觉得那么刺痛了。爱情这玩意,真特么神奇。

    她迷恋地看着白城的一招一式,那放在冰箱里三四天的菜,他反复地洗,专心的样子真是迷人透了。她极爱吃丝瓜,因此他又做了这道菜,他手指随着菜刀的移动正慢慢向后退去,杨嘉如看着也漂亮修长的手指,心跳得像刚刚认识白城一般。白城转身要拿什么,余光看到杨嘉如只差没流口水的色女样,忍不住打趣道:“丝瓜很好看是不是?”

    杨嘉如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我在看小白的手指。我们小白的手指不仅漂亮,还特别有用。看那握着丝瓜一退一退的,让我想起了传说中的俩字——撸管!”上次不承认,这次可以完全不用计较形象了。

    白城对杨嘉如的语出惊人已经习惯了,他早就做好心里准备等着她未来的年月里时不时就天雷滚滚一下,于是他挑了眉淡淡地回道:“哦?可我记得,我的手指还有比这个更好用的功能,你最懂的。”对付女牛盲的方法就是要比她更牛盲。

    杨嘉如知道白城那脑子转得比她快太多倍,不和他斗嘴了,吃亏!转身便闪回餐厅,坐等开饭。

    饭做好了。一碗白粥,丝瓜炒蛋,雪菜毛豆和她从老家带回来的鱼干蒸在蛋上,他倒是挺有心思。杨嘉如坐稳后迫不急待地吃了一大口,白城坐在一边静静地看她,“慢点吃。”

    杨嘉如抽空抬眼,“小白,真好吃。”

    “嗯……”白城挑了下眉,“我好吃……还是菜好吃?”

    杨嘉如白了他一眼,脸又红了。

    “不错,越来越像女人了。”白城点了点头,颇欣慰的样子。

    杨嘉如听这话美滋滋的,她其实一直挺渴望做个小女人的,奈何她的脾气和性子都没那么低调,所以她就是装,也装不到十分钟就破功了。在白城面前她没有装过,他一直知道她啥德性,所以,能安心地做自己而不被嫌弃,是挺好的事呢。

    杨嘉如边吃边偷偷瞄着对面小口吃菜的白城,想想这家伙今天也辛苦了,她决定犒劳他一下,有件事现在有必要申明,于是她放下手里的碗,规矩着坐好。白城看她这样,眉头微皱了一下,不解,但随即也放下筷子,看着她。

    杨嘉如说:“小白,有件事,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她的样子很郑重。

    白城不惊不慌,很沉定地点了点头,“说吧。”

    “你都不急?不表现得慌一点啊?”杨嘉如觉得这戏演得真没意思,淡定帝加面瘫男,倒让她遇上了。

    “天大的事,你说不说我不都得受着?”他仍是那副淡定得如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儿顶着的样子。

    杨嘉如叹了口气,“一点也不好玩。”然后她端起碗继续吃了一大口菜,这回细尝,真是特别、相当、十分好吃,一激动,杨嘉如直接说:“其实我身上纹身的意思是——爱白城,每个字的第一个字母。”

    ABC……

    白城听后,淡淡地点头,没有表现出特别兴奋的样子,拿起筷子,继续吃。杨嘉如有些灰心,她把对他的爱终身相带,死都和自己一样化成灰,他却都不感动激动。可是当她再抬眼看对面的小白时,这家伙竟然微红了眼眶,垂着眸,生生地夹了一口姜当鸡蛋,吃到嘴里后想吐,又不好意思,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杨嘉如为此哈哈放声大笑,窘到家的白城知道她懂了也看到了,他放下筷子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杨嘉如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往里屋走。

    杨嘉如拍着他说:“菜凉了凉了!”

    白城抬腿把门一踢,“凉了再做,天天给你做。”

    然后,被吃得差不多的那些菜和杨嘉如一样,于当天半夜时分,被白城一个人吃个精光。

    …………………………………………………………

    俩人这就算正式在一起了。杨嘉如不知道咋得瑟好了,天天跟关晓右还有金梓晴汇报思想。严格意义上算,这才是俩人的热恋期,白城也提出过让杨嘉如搬到他那里去住,软硬兼施,连磨数天,无效!杨嘉如美其名曰,“我不能太早给你当黄脸婆,人家都说,过早同居,新鲜感没了,未来也没了。”白城气得白她一眼,“这都哪听的胡言乱语。”而同时,他也同样做到了,不强求她,大不了就是他辛苦点天天从城市的西边往北边来,反正他有车,高架一穿,也就半个小时的事,不就是半个S市嘛,男人不在乎这个。

    这天白城又来了,外面正下着雨,他湿淋淋地进屋,脱了外套也不见杨嘉如出来迎接一下。他两天没来了,因为工作比较忙,今天一下班就过来还受这待遇,他拉着脸直接往屋里走,也不怕踩湿了地板,反正现在都是他在收拾。

    站在门口就看到杨嘉如倚在床上晃着腿拿着个手机对着电话哈哈哈地边笑边讲着什么,白城一手掌在门框上特别无耐地说:“杨嘉如同学,你现在都快魔障了吧,天天捧着个手机在那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呢?”

    杨嘉如抬眼看他,一脸鄙夷,“白总,你OUT了。”

    白城不服,走进去脱了长裤坐在床边,杨嘉如对着手机又开喊了,“哎我给你们现场直播,小白现在脱了长裤香艳地坐在我床边呢啊,哎哟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内裤都是驴牌的。”

    不一会儿,电话那端传来“哈哈哈,逗死我了!”的声音,白城一机灵跳了起来,“你在和陈天竭说话?!”这事可大可小,白城脸色骤寒,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女人搞得这么亲密,简直是不想混了。

    他一把抢过手机,那边又传来声音,关晓右高傲地笑声传来,“哟,驴牌内裤,行货水货啊。”后面又是陈天竭的笑声。

    “你才穿驴牌呢,我这是LV!”白城吼了起来,限量版啊,竟然被说成是……气死他了。

    电话那端再没了声音,白城把手机往床上一摔,“杨嘉如我一直知道你挺缺心眼的,没想到你缺到和别人讲自己男人穿什么,你干脆拿把尺子量量我有多长,再给人家现场直播得了。”顿了一下,他又问:“那是什么玩意?”

    杨嘉如被他吼得有点怕了,乖乖地回答,“微信,手机上的一种软件,可以当对讲机用。”

    “卸了,赶紧给我卸了。”能怪他OUT嘛,他天天那么忙,哪有时间去管什么软件对讲机的,有事直接一个电话得了,还天天揣个对讲机,做啥都不方便。

    “为什么啊,不要。”杨嘉如委屈地说,“小白,你不能剥夺我的快乐。”

    白城最受不了她软下来的样子,那会让他觉得自己欺负了她,那么傻乐慓悍的一个人儿成这样了,他良心不安。叹了口气,他说:“我可真怕你哪天半夜来场直播,让人家听听你叫得多大声。”

    刚拿起床头柜上水杯喝了一口的杨嘉如一下子喷了出来,全喷在了白城的身上,淋湿了他那限量版的驴牌内裤,杨嘉如一脸他罪有应得的表情,愤愤地说:“该,让你乱说话。我能那么缺心眼吗?我叫大声暴露了没关系,但我绝不能让别人听到你的声音啊,那么销-魂的喘息,那只能我一个人听哎。”

    白城听到这,心里暗爽了起来,他故意板着脸又拿起杨嘉如的手机按了按,摇了摇,手机突然“卡卡卡”地响了几声,他一愣,弹出“某某某,距离你XX公里。”,白城问:“这又是什么!!”他的风度和耐心快没了。

    “啊,这个功能叫摇一摇,微信被喻为传说中的约-炮利器,这个功能功不可没。我们医院的小前台,就用这功能吊了个开跑车的大凯子。”

    白城这下是彻底火了,他直接把杨嘉如的手机关机和自己的手机换了卡,“你用我的,我用你的,我让你利器,看你还敢利!”说着,他跳上了床,直接脱下自己的驴牌内裤,半跪着对杨嘉如说:“你给弄湿了,舔舔。”

    杨嘉如那可是女牛氓,于是她说:“让小小白风干吧,要不越舔越湿。”那眼神还特别的不屑和有道理。

    白城暗想。“行啊,就冲你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