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7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白城这个时候终于感觉到杨嘉如的不对劲儿,他眉头皱出深深的一道折,问道:“你怎么了?”

    “白城,你会不会也喜欢那一种类型的?你三十岁,找个小你八九岁的女孩也不为过吧?”

    白城好气又好笑地说:“我对那种没兴趣。哦,你竟然也会关心我喜欢的类型。”

    杨嘉如摇了摇头,她想说她再清楚不过他喜欢的类型了,那一种温婉的女生,不要年轻张扬,但要气质十足。但她不想说这些,想了一下,她说,“小白,我误会你了。”

    “哦?”白城挑眉。

    “那车,是今晚那花花公子的吧?我看到了。”他们下了地下车库,那晚白城开的跑车就停在他的SUV附近,车牌号都一样,杨嘉如用脚趾头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白城重重地叹了口气,“杨嘉如,你知道吗,你有个特别不好的毛病,都过去的事了,你总是执着不悔,何必呢。”白城似乎知道她心底所想,意有所指。

    “你指的是哪件?”杨嘉如终于看向他。

    白城顿了一下,“所有。”也包括顾念。

    杨嘉如知道他说什么,一时她千言万语理不清头绪,只能推开车门冷冷地说:“晚安。”

    白城哪里肯放她走,人都送到楼下了,这么多天俩人斗气他都没有见她,不是不想她,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俩个人的关系。现在终于和她算是“合解”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离开自己的怀抱。不逼她,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

    所以,白城伸长了手臂一把把她抓了回来,杨嘉如跌回位置,表情略慌,她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她故作镇定地说,“我了个去,小白,你玩我啊,都到家门口了。”

    白城没有看她,关了车门上了中控锁,低头点了一支烟,吐一口烟雾,他说:“嘉如,你刚刚说被小姑娘刺激着了,是真的吗?”

    “啊。”杨嘉如粗声粗气的回答,承认这个有点失面子。

    白城抿着唇笑了,眯着烟又吞吸了一口烟,杨嘉如气闷地看着他,“你笑什么啊。”

    白城把烟掐灭,看向她,“你终于像个女人了,会吃醋,会在乎自己的年龄。”

    “少来……”杨嘉如听出他的声音越发柔和和低哑,知道他要靠近了,她缩了□子,移向车门,“开门,我要下车。”白城偏不理她,越靠越近,直到把她压在车门处不能动。

    杨嘉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伸手推他,他就固住了杨嘉如的手。他的另一只大掌在她的胸上来回揉搓,用了力道,她疼得咧嘴,张口要骂就被他堵了回去,他一点一点舔着她的唇,她渐渐放弃了挣扎,软在他的怀里。是的,她再怎么撒泼,只要他怀柔,她立马软成一摊水。

    “别,别这样,白城,我真的生气了。”杨嘉如已经使不出力气,只能用嘴巴模糊不清的抗议。

    “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亲近,看来她果然是气血不顺了。

    “炮-友有拒绝约-炮的权利。”杨嘉如果断回答。

    白城一下子冷了脸,撑着身子看她,“我们的关系,就只是传说中的炮-友?”白城眯了眼看她,居高临下,冷冷地,他笑了,“敢出来约-炮,工夫却不怎么样嘛。”

    “工夫不好也是你没调教好。”杨嘉如这回终于有了底气。

    白城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是吗?那要不要现在试试,是你学得不够好,还是我教得不好。”说着,他的手便探向了她的裤腰。

    “别,别。”杨嘉如急了,说实话,“我特么的大姨妈来了!!!”

    白城的手一下子顿住,“你什么大姨妈?”

    “我,我月经啊。”杨嘉如说完,人有些绝望地闭了眼。

    白城终于笑喷了,伏在她的怀里,肩膀不停地耸动,他把她搂得很紧很紧,闷着声带着笑意说:“傻女人,还说自己不像女人……为什么害羞,我们这么亲密的关系,你觉得对我说这个,难以启齿,嗯?”

    他的尾音轻软地挑,她看不到他的笑容,却能感觉到他愉快的心情。她小心的把手指插进他的发里,动了动腰,棉垫顶住了他凸起的热棍,白城闷哼了一记,说道:“看来不是没调教好你,是调教得太好了,你不听话了。”

    杨嘉如羞得不行,也分不清是什么液体大量涌出,她推了他一把,“让我上楼吧,要透了。”

    白城终于放开她,开了中控锁,率先跳下车后绕到杨嘉如那一边开车门,抱她下车,上楼,帮她开门,放她在床上。他的动作很温柔,尽管他的表情很平淡。分别洗了热水澡后,他搂着她入眠,第一次,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单纯的相拥在一起。杨嘉如半夜时醒来看他,他们是什么关系,他竟然这样问。她多想问他,“那么,你能给我什么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HI,各位,本君很不要脸的宣布,明天偶要放假。好吧,其实最不要FACE的是结城,因为她没存稿了!!!我就说嘛,你们要在我出现的时候多多留言鼓励结城,这样她会很有动力,于是存稿多了,于是,你们就可以看日更了是不是。那,就给本君和结城都放一天假吧,后天晚上她回上海就更新。这孩子也不容易,一年到头这才回家几天啊,你们算算,是不?

    好了,夜很深了,结城和本君也都困死了,明天估计丫的上飞机就是一顿睡,偷偷告诉你们哦,结城其实在飞机上一直不敢睡,她会瞪大眼看窗外,因为她怕坐飞机!!!哈哈哈,大家尽情鄙视她吧!后天,请大家用最热烈的留言和惊艳我收藏数目来迎接结城归来,晚安!!!

    ☆、差距

    第二天起来自然是要迟到了,白城和杨嘉如都是难得好眠,一个是年前工作的确忙,一个是昨晚纠结到下半夜才入睡。起来后白城看了眼手机,对杨嘉如说:“你哪天回家过年?”

    杨嘉如一边喝水一边抖着腿看他,“干嘛?”

    “陪你去买些回家的东西。”他今天行事不太忙,不用开会不用谈业务。

    杨嘉如果断摇头拒绝,“不用你陪。我要买啥自己买,咱不差钱。”

    白城哼笑了一记,“我说你想太多了吧,我没说要给你付钱啊。”

    “……”

    就这样,杨嘉如难得向医院请了假。年前安排手术的人多,杨嘉如别扭了半天才打电话给医院,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同事一顿问候后,她羞愧地挂了电话。

    白城坐在一旁看她,又扯着一脸的虚浮笑容,“嘉如,你真适合做骗子。”

    杨嘉如心情好,懒得理他。想想别人都在上班自己可以逛街,这感觉真是不言而喻啊。可是上了街,到了商场,杨嘉如的好心情就没了。原来这年头不用上班的人这么多,而且走街上的小妞们一个个都是花姿招展,以前杨嘉如没有放在心上,今天和白城走在商场里,不少女人都向他投来目光,或探究、或直视,甚至有些人直接将爱慕和挑逗放了出来,杨嘉如穿着羽绒服化着淡妆随意披着头发踩着歪了跟的UGG实在是没法和自己身边玉树临风,穿着半长呢衣白色衬衫黑色料裤光亮黑皮鞋的白城比,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难怪那些女人看完白城转眸看她时,满眼的不屑。

    有些女人呢,在这个时候会挽了身边的男人得意地得瑟,关晓右是这种。金梓晴呢,则是会与优秀的男人拉开距离走路而不想让自己底气不足。偏杨嘉如有一颗很爷们的心,于是她迈起了方步,粗声粗气地喝着白城,“小白,这件怎么样?给妈买行不?”售货的美女瞬间脸色惨白,这个世道,男人的审美畸型了。

    白城不介意杨嘉如更爷们,反正在他眼里,杨嘉如就是杨嘉如,像男人还是像女人,都不重要。为什么不重要?猜!

    俩人逛了大半天,被人当货物一样瞅了半天,杨嘉如身和心都累了,白城便带她到附近的西餐厅吃饭,白城是那里常客,领班见他来了,含羞带笑地亲自来迎。杨嘉如拖拖沓沓地跟在他们后面,嘴都撇到南天门去了。

    领班是三十岁左右的美女,少妇之姿,少女之音,嗲嗲地和白城寒喧点菜,杨嘉如就把双臂杵在桌子上眼神热辣地盯着美女看。她的眼神不仅让白城不爽,领班也终于按捺不住不舒服了,转眸对杨嘉如笑笑,硬着头皮问道:“这位小姐,您还要加点什么?”

    刚点菜时杨嘉如把权利放给了白城,就顾着盯着美女了,这下人家问她,她微微愣了一下,转瞬换上夸张的笑容,她说:“美女姐姐,请问你多大了?”

    领班脸色一下子红了,看了白城一眼,白城无奈地拍了杨嘉如的头一下,“让你点菜。”

    杨嘉如白了白城一眼,“你不是点完了嘛,烦人。”

    美女领班略诧异地看向白城,白城淡淡地介绍道:“我朋友。”

    “我是他同学,美女,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他的老同学。”杨嘉如一边解释一边对美女放电。

    领班这下终于受不了了,转身拿起菜谱头也不回地走了,再也没有过来,只是远远地用迷恋的目光一直看着白城,如此而已。

    这边领班刚走,杨嘉如便开口了,“啧啧,小白,我是第一次白天跟你出来吧?没看出来啊,这么受女人欢迎。”

    白城这时脸终于冷了下来,“杨嘉如你克制点行吗?”

    “我为什么要克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好不好。”杨嘉如永远是那副理直气壮的调调,配上那抖啊抖的腿,更是爷们中的爷们。

    白城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推了杨嘉如一下,杨嘉如让开点位置,他便挤进了她坐的双人沙发里。

    杨嘉如说:“喂,你这样人家美女会伤心的。”

    “为什么?”白城故意问,挑眉的动作真是帅到不行。

    杨嘉如咯咯地笑,“你装傻哦?”心里却因为白城的迟钝开心的不得了。

    白城这会儿终于就刚刚杨嘉如“狼一般的眼神”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呢,像我们这种知情人呢,是知道你为什么看美女。不知情的呢,要嘛猜测你的性取向有问题,要嘛,就以为你是故意而为之,以此方法击退其他竞争者,不仅可以安心吃午饭,顺便还能传出去,看,原来白城那家伙喜欢的人类型不太正常。”说完,白城挑眉再看杨嘉如,眼神莫测。

    杨嘉如听到他说“喜欢”两个字时,心抖了一下,她故意装没听到,认同他的分析,“你才不正常呢。”转念,拍了拍白城的肩膀,“小白,你真聪明,心思缜密,正常人想不出的道理,你这个非正常人一下子就看透了,不错。”

    白城淡淡地笑,杨嘉如心里那个气,不好发作,否则真被说成是吃醋这脸往哪放,于是,只能也陪笑。

    ………………………………………………………………

    俩人饭吃到一半,餐厅的门开了,呼啦啦进来一帮子年轻男女,男的个个高富帅,转着跑车的钥匙,拉风极了。女的一个个高富美,看她们那一身行头,杨嘉如再不关心时尚也认识俩个C交叉是啥牌子。她正要就此发表点感概时,有个女生正好扭头,眼里光亮一闪,向他们跑了过来。

    杨嘉如马上扭头看白城,“妞挺正啊。”

    正在低头喝汤的白城抬眸,看到来人,扯了下唇角,起身。

    “白城哥哥,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女生来到白城面前,刚刚那副骄纵像没了,换上乖乖的表情,杨嘉如在一旁大叹,这就是传说中的变脸吧?

    白城浅笑着一本正经老成而稳重地回答,“来吃饭。”

    杨嘉如在一边撇嘴,碰到俩白痴,来这里是干嘛?不吃饭来寻死啊。

    女孩看来是非常喜欢白城的,从他起身和她说话时,她那灿烂的笑脸就没停过。杨嘉如扭头看看窗户里的自己,不敢笑,怕出褶。

    女孩的朋友在不远处叫她,她扭头对那帮人喊了句S市本地话,然后又看向白城,“白城哥哥,你最近很忙哦?”

    白城笑笑,点了点头,不语。

    女孩子叽哩呱啦地用S市方言对白城眉飞色舞地说着杨嘉如只能听懂一两句的话,白城偶尔用方言回他,杨嘉如这时候真坐不住了,这俩人简直当她不存在,好吧,那她就不存在,她蹭地站起身,推开白城,她的身高让穿了高跟鞋还略矮她几公分的女孩吓了一跳,杨嘉如故意粗声粗气地说:“我先不吃了,尿尿去。”

    女孩的脸色都白了,杨嘉如走开前听到女孩说:“谁啊?”

    杨嘉如进了卫生间后用凉水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着镜子反复看了看自己的脸,再想想今天那些女人们精致的样子,她们都穿很时尚很轻巧的衣服,而她却裹着厚厚的外套,脱了外套里面也是埋了脖子的灰色毛衣,要多土有多土。她们都是化着黑黑的眼线那睫毛粘得比她反复刷了三四遍弄得像苍蝇腿是的睫毛漂亮不知道几百倍。她们都是江南女子的温婉和秀美,相比之下,杨嘉如无论从声音到举止,都只有一个粗字形容,这么一想,差距瞬间拉开了,原来自己败给的不仅是当年的顾念,还有如今的美眷。似乎有点绝望,杨嘉如深深吸了口气,可是要她怎么改,她不是故意装成男人气的,她本身,就是这个性格啊。悠悠叹了口气,不知道那个美美的小萝莉是否还在和白城畅谈,刚刚她坐在那里的感觉真的是坏透了,以前她没觉得,关晓右一直说的那种失落和凄凉,今天亲自体验,深有体会了。

    包里的手机响了,杨嘉如知道是白城,她走出卫生间,他已守在门外。看她出来时额上还有未干的水,他似乎了解地扯了下唇角,伸手把杨嘉如搂在怀里,在众目中,硬把她拖出了餐厅。

    上了车,杨嘉如说:“我还没吃饱呢。”

    白城看了她一眼,缓缓问,“你吃得下?”

    “风流债是你惹的,我有什么吃不下。”被说中的杨嘉如立马炸了。

    白城抿着唇浅笑,“我没有惹风流债,她们有喜欢我的权利,我自然也有拒绝的权利。而我今天带了你来,我想,她们都知道自己输了。”

    杨嘉如听这话有点不是滋味,她们输了,输得连她这个胜利者都莫名奇妙,可是从他嘴里判出她是胜利者,她心底是欢喜的。

    白城又说:“嘉如,我知道你羡慕她们,其实,你可以比她们更漂亮,更女人。”

    杨嘉如嘴里说着:“你就扯吧。”,心里却明白,他扔给她一个甜蜜的包袱,让她自己选择,开是不开。他就那么自信,她会在乎对吗?是自己怎样的表现让他感觉到了她的爱意?被吃定的感觉并不好受,杨嘉如此刻庆幸即将有个假期离开S市一阵,她觉得自己需要理理思绪。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结城回来啦!!嘿嘿,亲自给大家拜个年,今天才初五,所以这个年拜得不算晚哦~

    前天结城在同学家上了会儿网,因为是同学聚会,也没来得及和大家说太多,不过有看到亲们的留言,说没感觉出来小白喜欢咱嘉如……没看出来就对了,白城是受过伤滴孩子,现在可不轻易显露出爱一个人的表情了,不过后面大家还是能看到比较甜的场景的,放心吧,结城YY的甜蜜可丰富呢,虽然到写的时候就词穷了……

    另,结城一看这收藏啊,这个心痛啊,大过年的,大家都放假了,怎么收藏没怎么涨呢?好吧,涨了几个也算,那咋留言的人不多呢?在这里还是感谢天天留言的VIVIAN同学,其他的霸王们,也出来冒个泡吧。不出来让小吱吱咬你们哦!小吱吱是谁?小吱吱是当年南绫家的大豚,现在在我家叫小吱吱,虽然改名字了,但它咬霸王的本领没变哦,快,各位出来给结城个吻吧,小吱吱真的会咬人哦!!

    ☆、怎么办

    一周后,杨嘉如没有告诉白城便飞回了老家过年。两天后,白城的电话气吼吼地打来,他问:“你去哪了?”

    “回家了啊。”杨嘉如理所当然。

    “什么时候?”白城明显愣了一下,那天逛街后她提着大包小包坚持要自己坐地铁回家,白城也没有和她争,放她折腾。分开前他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她说没想好,结果这一转身,人就飞了,他真的很生气,“杨嘉如,我那天问你时你不是还没说要走吗?你当我是什么啊?炮-友也得提前告诉一下过节期间自行解决吧?”

    杨嘉如听到他认可了他们的这种关系,心里又是一阵复杂难辩,她不耐烦地对白城说:“那我现在通知你,自行解决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坐在一旁的妈妈听到电话里有男人的声音,俩人虽有争吵,但似乎很亲近,杨妈妈的双眼烁烁放光,杨嘉如叹了口气,回到自己房间,“妈,我睡一会儿,晚上给我留一口饭就行了。”

    关门上锁后杨嘉如扑倒在床上,她翻来覆去,大白天的根本睡不着,于是她理着思路,自己和白城,到底要怎么办?

    今天是年29,过了明天她也就29了,她能拖得起爸爸妈妈也等不起了。杨嘉如一直说得轻松,不急不急,可这年龄真大起来,又为人子女,心理随着大环境的变化自然就焦躁起来。听说过了三十后这种心情又会变得平淡,杨嘉如想,要不,再咬牙忍个两年?因为,她仍然无法想象嫁给别的男人是怎样的情景。

    杨嘉如也不是不求上进的人,她起身盘腿坐在床上,嗑着瓜子开始想自己和白城到底该何去何从?现在想起那一晚当他问她他们是什么关系,随之她心底刻意日渐浅淡的恨意在他搂着她熟睡的那一晚全数复苏!她多想摇醒了在枕边睡得正香的男人,问他怎么好意思问他们的关系?!凭什么?!难道他就从没想过吗,当年他给的约定和他的不辞而别是否会毁了一个自以为已经是他的女人的她的爱情观和信仰。她多想告诉他,“白城,你走之后我才发现,我这个没用的家伙,已经爱无能了,已经没有办法再相信谁了。你知道吗,你曾经的不经意,毁掉的是什么?”

    可是她又转念,凭什么把自己的不争气和下贱以及自以为是的伟大爱情梦想与天真强压给别人?她在还相信爱情的那一年终于“遇到”了已经不那么重视爱情的白城,在这个故事里如果一定要有个人买单,那么,只能是上帝!

    想到这,杨嘉如烦躁的把手里的瓜子壳扔进了床边的垃圾桶,她一头将自己摔在床上,翻着白眼叹气。她也不是不敢坦白勇敢地承认,如果再次离开白城和与他要个结果这两项中,她更渴望后项,而且白城那天那样问她,想来也是有原因的。她嘲笑自己一念想到他是不是对自己动了心,但随后否定,她同样也忘不了,顾念对白城的影响有多重,所以,他一直选择单身。同时,她也在想,如果和白城要个结果,她该怎么和他说?

    “白城,我从上学的时候就很爱很爱你,我说的那句我爱的是顾念,其实是骗你的。你能理解我为什么骗你吗,在我们共同经历过一些事之后?我不敢承认我爱你,因为我没有把握我能赢了顾念。”哈,可拉倒吧!!生活可不是偶像剧,白城更不会像“穷摇”阿姨的咆哮教主附体虐心虐肺地说,“你怎么这么傻,我好心疼你!”

    也许有影帝,但小白绝对不是!他是真实而痛恨欺骗的,她见过他被骗后的改变,她懂他的。

    杨嘉如的想法每天都变着花样,鼓起的勇气转个身就能变成另一样,她其实也不喜欢自己这种内心戏丰富的性格,真心的。年三十那天,杨嘉如憋着没有给白城发短信,她想,白城是做生意的,群发的短信至少是要有的吧?她还是想要个台阶,为了过完年后在和白城“谈谈”时稍微感觉不用仰视他。可是,等到晚上十点,他也没有一句问候,杨嘉如以群发的样子只写了一条短信,发给白城,内容是:“新春到,嘉如给您拜年了。祝您万事如意身体好,顺便问候您父母。”她故意发得搞笑一点,结果,石沉大海。

    白城这家伙,这几年脾气渐涨啊,亦或者,就是只欺负她杨嘉如一个!

    …………………………………………………………

    过年的几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这几天里,杨嘉如走亲戚,拜年,难免会被问起“有没有男朋友了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可不能再挑了。”杨嘉如自己听得心里不爽,看妈妈在一边哀声叹气,更是不舒服。

    终于挨到飞回S市,两个小时前还在老家哭着抱着告别妈妈的杨嘉如此刻站在机场等大巴时不免又感伤起来,这个死白城,还真是呕气不浅啊,竟然都不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年后回来就要上班,杨嘉如每天都忙,过年期间值班的同事都出去渡假了,这回换杨嘉如没日没夜的守在工作岗位上。

    回来后的一周,白城仍然没有联系杨嘉如。杨嘉如决定不和他斗了,她是注定输,这是早知道的事儿了。这天上了一天手术的杨嘉如累得两条腿都站不稳了,回到办公室她直接就着门板滑倒。说实话,她很累,没有人知道,做一个女性外科医生,要承受怎样的辛苦和痛楚。有手术的时候,要和男人一样在手术台上一站就十几个小时,没饭吃没水喝,女人在很多方面是吃亏的,所以,闲下来时还要钻研学术上的知识,精益求精。为了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为了能名正言顺的留在白城身边,为了不和他的差距那么大,她拼了。

    今天的手术是昨天内科接收的病人突然急性腹膜炎发作,正好值班的她自然接了这个手术,还没来得及吃早饭的她在手术台上站了足足六个小时,现在的她,很累,很想他。于是,她迷迷糊糊就打电话给他了,不想计较了,二十天未见,她说要见他,应该不会让人觉得是在撒娇吧。

    等待音是很漫长的,白城终于接起电话时,那一边很吵。

    杨嘉如虚弱地“喂”了一声。

    白城顿了几秒,才问:“你回来了?”

    “嗯。”

    “你怎么了?”白城那边乱乱的,他用喊的,声音仍然悦耳动听,微微地哑。

    杨嘉如把手机贴紧在耳边,回道:“没事,做了个大手术,很累。”

    白城一时无言,电话那端有女声喊他,杨嘉如也沉默了,最后白城说:“我现在不在S市,后天回,回去后找你。”

    杨嘉如不知为什么,冷笑了一声,说道:“没事,找不找都无所谓。我很累,挂了。”

    又一次挂了他的电话,杨嘉如对着镜子鄙视自己,“该,让你贱!!!”

    ……………………………………………………………………

    杨嘉如回家后就发烧了,她的晚饭还放在桌上,根本没力气吃,随便冲了个澡,吃了两片药,她直接扑倒在床边就睡了。

    半夜的时候,特别热,杨嘉如翻了个身,有轻浅的呼吸在脸侧,还有自己腰上的大手,温暖有力。杨嘉如吓得“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刚睡下的白城一个机灵坐了起来,紧张地看向她,“怎么了?做恶梦了?”

    “你、你!你……”杨嘉如借着床着灯微弱的光看他,他看起来也倦极了,下巴上还有青鬓,真不像平日里干净整洁的小白。

    “我放心不下,就回来了。你睡了,我就自己开门了。”白城以为她在怪他直接进门,他低声解释着,看起来是不想惹她生气引得俩人又是一阵争吵。

    杨嘉如一时语塞,说不感动怎么可能,可是感谢的话说起来太虚伪,她开不了口。

    白城掀了被子,“没吃饭吧?我给你做点。”边说着,一条长腿已经跨下了床。

    杨嘉如猛地倾身搂住了他的腰,白城身子一震,侧头垂眸看她。此刻的杨嘉如仍然虚弱,半长的发滑下肩头顺在胸口,低领的毛衫内有沟若隐若现。白城借着床头灯的光看杨嘉如抬起的大眼,他扯了下唇角,又翻回床上,将她搂在怀里。

    杨嘉如低低地说:“小白,我刚发了汗,不能下床,你陪我好不好?”白城沉默着,搂她更紧些。杨嘉如继续絮叨,“小白,我这次回家一点也不开心,一点也不!我的堂妹表妹什么的都结婚了,我去拜年时还要给小朋友们红包,小朋友连叫阿姨都不会……”杨嘉如轻声地讲着,白城一直不语,杨嘉如讲累了,才发现白城已经睡着了,他的呼声很轻,累极的他眉头仍是紧皱的,杨嘉如的身子向上撑了一下,与他的脸平视。

    悄悄伸手触他的鼻尖,他没动,再摸他的唇,他仍然睡得熟。杨嘉如从他怀里抽出自己的手,他只是疲累的更紧了下眉头,未醒。杨嘉如用双手轻轻捧他的脸,然后吻他的额头、鼻尖、下巴、喉结,再看他在浅淡的光线中晕黄了的眉眼,她真恨不得将自己溶进他的骨血里,她是真的爱他,到现在未变,越来越深,白城的魅力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可以消失的,她一直知道。

    如果顾念看到现在的白城,一定会后悔,顾念和她一样喜欢漂亮优秀的男人,白城现在只是更优质没有最优质,如果顾念看到现在的女人们用怎样的眼神看白城,她一定会舍不得放掉这么一个绩优股的。想到顾念,杨嘉如不得不承认,这是她心底最深的一根刺,每次拨动就鲜血淋漓,和她比起来,其他的女人再怎么想要勾引白城,都只是微不足道。

    逢年过节时,她会想,如果他在……那么,是不是同样,白城也会想,如果顾念还在,If you don‘t go!

    “小白,我们该怎么办呢?”杨嘉如伏在白城的胸口,努力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可真累,今天是年后第一天上班,不要问为什么结城比大家都提前上班,结城是后妈养的行不行!!总之,累啊,可不比杨嘉如同学轻松多少。人家半夜醒来还有个小白守着,结城的小白现地不知道守谁去了,MD!

    所以啊,求留言啊求安慰,可是你们不给我留言,怎么介样呢,我摔,用力摔!!!明天还要早起,真心要命。这日子没法过了,结城没心情存稿了,你们不能再霸王我好不好!!!我拜托亲亲们了!

    ☆、窘

    当然,白城并不像影视作品中写得装睡,他是真的困极了。过年的时候本想在家休息个几天好好睡上一觉,结果妈妈突发奇想要到周边的庙里去吃素,他问了堂姐家里人,一帮人自驾就开路了。在S市时他就整夜睡不好,吵闹的鞭炮声让他烦到不行,只有在想到某人一听鞭炮声就跳脚时才会唇角放松,渐渐睡去。至于这某人是谁,他记忆里是有个模糊的影子,却看不真切,也不敢太深细究,怕伤心。

    本以为到了山上能清静些了吧,结果那帮和尚也起得太早了,他这边电脑刚关,他们已经醒了,唱着他听不懂的梵文,直到结束,他才能睡去。又被兼顾做司机,载着堂姐山下转来转去挑上好的佛珠,总之,还不如留在家里趁炮竹声小点时眯上一会儿。

    才到山上两天,就接到杨嘉如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虚弱的声音实在让他放心不下,她在S市除了那两个女性朋友就只有他一个熟人了,他不牵挂着她点,真说不过去。而且……心里因为想起她无助的模样就会酸痛的感觉,他虽不想深究,但也懂那是一种疼惜。所以,他打电话给表妹,让表妹开车到山上陪妈妈两天,他自己连夜就赶回来了。回来后软香在怀,还真睡了一个大好觉,真可怕的习惯。

    清晨杨嘉如一动,他就醒了,眯着眼看她坐起身,他还有些晕,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杨嘉如回身问道:“吵醒你了?”

    他摇了摇头,伸手又将她揽回怀里,轻轻地吻。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杨嘉如推他,他便越发活跃,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用力吮,把她未说出口的话全数吞进自己的口内。

    杨嘉如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急得直踢腿,他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唇,伸手帮她捞来手机,伏在她的胸前听她讲电话。

    “喂?”杨嘉如的声音仍是懒懒的。

    “嘉如,你什么时候到啊?”电话那端是个男人的声音,白城眉头皱了一下,抬眼瞥杨嘉如一眼。

    “哦,我马上,不好意思,昨天身体不舒服,有点起迟,帮我说一下调两个小时,我这就赶过去。不好意思了。”杨嘉如的语气客气温柔,白城都不记得她几时有这么对自己说过话,心里一气,伸手在她的腰侧轻轻拧了一记。

    杨嘉如拍了他一下,眉眼间含怨带娇,电话那端大呼小叫,“你没事吧?不行今天别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