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6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正好年前聚一下。”

    杨嘉如停了几秒才说:“嗯呐,我今晚似乎没啥大事。怎么样,你的朋友里,能不能有适合我的?给我介绍介绍?”

    白城的声音里似乎有笑意,他说:“成!”

    杨嘉如又说:“做为回报,我把我‘女朋友’和关晓右带去,你好好看看这俩姐妹儿,看看能不能相中哪个?这快过年了,得领个回家交差不是。”

    白城语气里笑意不减,语气很、十分、特别淡定,“好,成交。”

    挂了电话,杨嘉如气得原地跳脚,明明他先低头了,怎么自己还是被气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各位各位,我代表结城给大家拜年啦!!!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富富贵贵!!乃们今天有没有想偶?偶可是想乃们了。大过年的,结城回家吃她妈包的饺子了,存稿箱君一个人孤单单的,来看本君的亲,能不能给个安慰啊?求分求花求安慰啊,包养偶吧,偶不要跟着结城这个傻女人了!!!

    嗯,明天还是有更新,嘿嘿,来,咱再一段更新简要——杨嘉如知道这家酒店是高级的,白城在这个城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的样子的确有些狼狈,她巴巴地眨了两下眼,小声地说:“那个什么,要是被人看到了,你就说,就说来大姨妈了。”白城气得颊边咬肌鼓起,颇有些要把花砸她脸上的意思。杨嘉如马上又补了一句,“再不行,你就说刚在车上破了我的处……?”说完,她脸一下子就红了。

    明天见!!!再拜一次年,闪!

    ☆、惊!喜!

    晚上下班,和关晓右她们约好六点在白城订的酒店门口见面的杨嘉如看时间还早,便在单位附近找了家还算不错的发廊简单的做了个头发,一次性的,看起来还蛮雅致,至少比平时多了点女人味儿。

    在另一家医院坐等下班的关晓右无聊至极发短信给她,问她在干嘛。她回答,在做头发,得意地拍了张半成品的照片想要发给她时,关晓右回了句,“啧,闷-骚的女人,第一次见人家朋友,可是不知道怎么折腾好了。”杨嘉如想想,好像自己的确有这方面的心思,但偏她习惯了掩示自己,于是她正想回骂她两句,白城的电话突然杀了进来。

    正在回短信的杨嘉如不小心就触了接听键,白城低笑着说:“接这么快?”

    “少得意了,我在回短信而已。”听他的声音再联想起他现在经常挂着的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她就心里有气。

    “哦。”白城果然声音马上降了温度,“你下班没?”

    “我在做头发。”杨嘉如边说边示意发型师把电吹风开关打开,对着手机“呜呜”地吹了起来。

    白城在电话那边大吼“杨嘉如你给我关了!”他怎么能不知道她那点小把戏。

    杨嘉如“嘿嘿”笑着,怎么感觉都不够淑女,发型师看自己弄好了一半的发型,内牛满面。

    “你在哪弄头发,我来接你。”白城顺了气,声音也柔了些。

    “在我们医院附近啊。”他从没有接过她,也许也不知道她的医院在哪。

    “你还要多久?”他又问。

    “二十分钟?”她看了发型师一眼,对方点点头,杨嘉如得意地跷起腿抖了起来,发型师此刻死的心都有了。

    “行,我在XX路等你,你好了给我打电话,别乱跑。”白城说完,挂了电话。

    杨嘉如看着他挂断的电话,愤恨地骂了几句。发型师颤抖着手欲哭无泪地帮她把剩下的造型做完,一边做一边对杨嘉如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好想见见她的男朋友啊,如果可以,好想见见她的父母啊,他们,是怎么忍受得了这么一个“男人婆”的。

    杨嘉如看出了发型师的忧伤,她闲闲地说:“那不是我男朋友。”

    “哦。”发型师的眸光亮了一下,还好,这个世界还有救。

    “不过,他也不喜欢男人就是了。”杨嘉如挑眉透过镜子看了发型师一眼,“他其实,还是喜欢胸大腿长的妹纸。”

    发型师,“……”。

    ………………………………………………………………

    到了白城说的路口,杨嘉如给白城打电话,他没接,很快回了过来,杨嘉如接了电话后就开始冷嘲热讽,“我手机不是单向收费,你不用帮我省这个钱。”

    白城不跟她逗嘴,问:“在哪儿呢?”

    杨嘉如自讨没趣,她算是明白了,她和白城要是有浪漫,估计也就是在床上了。认了的她懒懒地答,“你说的路口。”

    白城说:“马上到。”

    结果,五分钟也不见人影,杨嘉如顶着个新造型迎着南方湿凉的寒风里那叫一个气啊,这时过来一个卖花的小男孩,人家看了她两眼,看她身边没男人又在那瑟瑟发抖,人小鬼大的扭了头不睬她,杨嘉如倒不和他生气,看小孩子穿得也挺单薄,她便凑过去向小男孩买了所有的花,两百多元,也就十几朵,小男孩高兴了,对她说:“姐姐,你好漂亮哦。”杨嘉如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温柔,“乖~”,才□岁的孩子,都比白城那个三十过了的男人懂事。

    小男孩刚走开,白城的SUV便靠近了,杨嘉如冲过去想把那一捧玫瑰甩他脸上,结果开了车门一看到他那双狭长略凹的眼,真漂亮!她看着他,难得优雅地上了车,白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板着脸发动车子,上了路。

    杨嘉如捧着花,自我感觉人比花艳,结果某人木头一样连虚伪地赞美都没有,她又气了,把花往两人中间一扔,她拍了拍车子的前置台问道,“你那拉轰的跑车呢?”

    白城瞥了她一眼,转了方向盘,不答。

    杨嘉如一个人唱独角戏,不开心,干脆扭头看向窗外,也不说话。

    车子拐了弯后,白城问:“谁送的花?”长眸从后视镜里看她,面无表情。

    “男人呗。”杨嘉如托着下巴看窗外。

    白城哼了一声,“那男人瞎吧。”

    “白城你是不是来吵架的?”他嘴这么损,难得低头一次就不舒服了,那她低头十几次了,她是不是得上吊了。

    白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他怎么好意思说,“真的挺漂亮!”呢,于是,他抿了唇专心开车,几分钟后,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杨嘉如的脸色。

    到了酒店停好车后,杨嘉如把花塞到白城怀里,白城穿着黑色毛呢半长大衣,有些热,正好解开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衬衫,玫瑰花的刺扎到他的小腹,他“丝”了一声把花从怀里抽出,然后他脸色就不好看了,杨嘉如低头一看,原来是玫瑰花的粉红的包装纸掉色,全弄到他的白衬衫上了。

    杨嘉如知道这家酒店是高级的,白城在这个城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的样子的确有些狼狈,她巴巴地眨了两下眼,小声地说:“那个什么,要是被人看到了,你就说,就说来大姨妈了。”白城气得颊边咬肌鼓起,颇有些要把花砸她脸上的意思。杨嘉如马上又补了一句,“再不行,你就说刚在车上破了我的处……?”说完,她脸一下子就红了。

    这回换白城开心了,那脸一下子阴转晴,摸着下巴,一手把花搂在怀里,一手牵着杨嘉如往电梯口走。

    杨嘉如觉得自己本来很足的气场几个回合就弱下来了,不服气,进了电梯她甩开白城的手说:“你先上去吧,我到门口接人。”

    “谁?”白城皱着眉问。

    “不是说了我‘女朋友’也来吗?”电梯正好到达一楼,门一开,杨嘉如就被白城直接甩出门外……

    ………………………………………………

    今天这顿饭哪里是什么朋友聚会!

    杨嘉如率着关晓佑和金梓晴走进白城订的包厢,她正在张牙舞爪笔手划脚的说着什么,关晓右和金梓晴都浅浅地听着笑,老远就只能听到杨嘉如的大嗓门。屋内的人看到她时也都愣住了,杨嘉如收了手,缩着肩膀看了白城一眼。

    屋内除了白城还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在她们三个进屋后大眼在她们中间转了又转,然后一脸迷茫地看向白城。

    让酒店服务员帮买了新衬衣刚换好的白城憋着一口气瞅杨嘉如,那女的顺着他的目光望过来,然后讪讪地摸了下鼻子,靠进身边男人的怀里。

    白城深深吸了一口气,动作起伏相当之大,然后站起身,杨嘉如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关晓右是多聪明的女人,马上看出情况来了,她在杨嘉如背后一使力,硬把她往前又顶了两步。

    白城走到杨嘉如面前转身面对那一男一女,扯了下唇角,象征性地笑,“姐,姐夫,这三位是我今晚请来一起聚聚的朋友。”

    杨嘉如一听到白城对那俩人的称呼,腿一软,没站稳。“呵呵,鞋跟有点高。”她笑着抬起穿着UGG的脚,解释着。白城的姐姐撇了撇唇,明显对杨嘉如很不看好。

    一顿饭吃得在座人心事重重。白城的姐姐很明显地表示出了对杨嘉如的不满意,杨嘉如吃得心里也窝火再加上身边白城的脸色她等于什么也吃不下去。关晓佑和金梓晴连筷子都没怎么抬。白城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儿,但那脸拉得比什么都长。

    中途关晓右和金梓晴起身上卫生间,杨嘉如立马跟着站起来闪了出去。进了卫生间就被另外俩个按在门后一顿“毒打”,关晓右说:“男人呢,不是说有上好的男人吗?”金梓晴说,“杨嘉如,你今晚可不能再说我是你女朋友了,这明显场合不对啊。”

    杨嘉如从她俩之间脱身而出,跑到镜子前理了理略乱的头发,从镜子里对俩人说,“什么上好的男人,你以为选马呢?还有,我当然知道场合不对了,MD,这白城事先也不给个话。”要知道她就穿得更得体一些了,今天穿得太简单了,不庄重……呸!她想哪去了。

    关晓右这时走到镜前冲着手说:“杨嘉如,你丫行啊,跟我们还藏着掖着的,这都见家长了,还跟我们说你们在冷战。”关晓右用眼角狠狠地鄙视杨嘉如。

    杨嘉如烦躁,白城的自说自话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她有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

    另一边,杨嘉如她们一出去,白城的堂姐白洁就表示,“如果是那个穿着那么笨重的羽绒服却顶着个夜店头进来的女人,我可不会帮你说任何好话。”

    白城的眉心紧了又紧,无语。

    姐夫在一边劝着,“唉,白城也老大不小了,你可别添乱。”

    “你要是着急结婚呢,我手头合适的人选多了去了,就她,别说我这关过不去,婶婶那关就直接把她杀回老家。”白洁夹了口菜,终于可以多吃俩口了。

    白城喝了一口茶,继续沉默。

    “你倒说个话啊。”白洁火了,以前她这个堂弟是多么活泼开朗又有礼貌啊,现在整个一个闷葫芦,在家时能少说话就少说话。她在国外呆了几年回国后发现他变了,她还以为他受了啥刺激抑郁了,结果是,他没病没灾,活得十分壮实。

    “姐,我的事你们别插手太多,我就是通知你们一下。”白城语气没有软下来半分,脸色越发冷凝。

    白洁还要说什么,被老公拉住了手,“行了,洁儿,你又想……”

    “好嘛好嘛,我知道了啦。”朝老公撒了个娇,她又转向白城,“你说,你爱不爱她,是不是真心的?”

    白城愣了一下,端起茶杯喝水掩了面色,放下茶杯后他说:“我出去看看怎么还没回来。”

    白洁在白城出门后立马扔了筷子,“不吃了,回家,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啊?啊!啊~还有比我更勤劳的孩子吗?这大年过的,我准时准点的更新,结城都不给我发工资,继续求包养求领走啊,要不你们给个长点的评论啥的让结城年后回来高兴一下,以后她就会更爱我了。她爱我就会经常让我出现,你们懂的,那代表着准时更新啊,代表着存稿量足够啊,所以,你们努力吧。

    嗯,今天大家应该都去拜年了,不多说,继续内容提要,顺便再给大家拜次年,就酱!—— “什么你命不好啊,你活在这个时代可是好命得很。倒是我们这帮姐妹生不逢时,活得特悲哀。年少时不懂面包是啥,等到青春都赔光了才哭着说后悔。年轻时也不是没风光过,现在连老男人都不屑提包养咱了。想找个人嫁了吧,却还得跟小咱至少两个代沟以上的嫩妹子抢孩子他爸,白活了,真白活了!”她的一番话,含沙射影地指出了花花公子与美少女之间也许有真情,但钱才是最重要的,小姑娘愿意跟大自己十岁左右的“大叔”各种爱,多半也是看上大叔有些可图的,陈天竭是白城的朋友,经济地位自然不太会差。而另一方面,白城听了这话心里也不舒服,他和杨嘉如是从年轻走到现在的,经历过什么事他猜杨嘉如也会和关晓右她们略提一二,这下子连白城当年错爱拜金女的事也一并指桑骂槐了一下。

    ☆、相亲

    杨嘉如和关晓右她们在卫生间里磨了十分钟才硬着头皮出来,关晓右出来前一再对杨嘉如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得赔我男人!”

    杨嘉如撇着嘴翻着白眼表情丑丑地走出来,白城正靠在女士卫生间对面的墙壁上,表情不耐。

    关晓右和金梓晴进退不是,白城淡而生疏地说:“你们先回去吧。”

    俩人一溜烟地闪了。她们和白城真不熟,他不爱说话,或者说不爱和她们说话,见面几次说过的话加在一起可能也就十几句。

    杨嘉如看自己的朋友那丧家犬的样子和白城居高临下的冷睨神态,瞬间就不爽了,压了一晚上的怒气如数暴发出来。

    “你对她们装什么大尾巴狼?你有气对我撒好了!”

    白城双臂环胸冷笑,懒懒地翻眼打量她,“我敢吗?”

    杨嘉如叉着腰仰天长笑三声,“哈哈哈!还有什么是你白城不敢的。事先都没通知我一下就带我来见你姐了,你安的什么心啊。你怎么不直接让我见你妈呢?你干脆直接弄个洞房咱俩顺便拜了得了。”

    白城仍然不急不徐,扯了唇角笑,那笑容是多虚浮啊。他说:“你想多了吧?我姐正好今天从国外回来,我想你过年也快回家了就一起吃顿饭而已,还见我妈,我怕你把我妈吓出心脏病。”从来没有人知道白城嘴有多损,除了杨嘉如。

    杨嘉如听了这话火气更旺,冲过来抬腿就对着白城小腿踹了过去,白城闪身,顺势就把她捞进怀里按在墙上,杨嘉如抬头看他,睫毛眨了又眨。白城就喜欢看她前一秒嚣张下一秒就软在他怀里的模样,他又扯着唇角低笑出声,弯□就给了她一个绵长的吻。杨嘉如本来站直的身子渐渐软了,靠着墙往下滑,白城微用力就把她提了起来,换个角度继续吻。

    “别,让人看到了……”杨嘉如也有害羞的时候。

    白城用力吻了她的唇一下才松开嘴,她的舌尖和唇瓣都麻了,好像他刚刚吸扯了她的唇是吧?牛盲!

    杨嘉如没骂出口,身后又有几个女人结队来上卫生间,她们远远地看相拥的俩人,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向前走。杨嘉如压下口中的话,拍了拍白城,“有人要上卫生间。”

    白城半侧过脸回头扫了那几个女人一眼,那一刻的他目光柔软,唇也因为刚刚的吻而娇艳,本就长得让女人都恨得牙痒的脸此刻更是温柔魅惑,几个女人看得略愣,白城这才转过身端了端西装的领口,扬着头走开了。

    女人们还回头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齐刷刷地回头再看杨嘉如,杨嘉如正磨着牙愤慨地想,“真特么能装!明明脚步比平时快了几倍。”,她脸露凶相,几个女人摇着头擦着墙壁进了卫生间。

    杨嘉如对着关合的卫生间大门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吻美女啊!”

    已经快进入包厢的白城隐约听到这句话,没忍住,笑喷了!正拉门而出的白洁看到弟弟的久违的张扬笑脸,差点泪奔到婶婶家传播喜讯。

    ………………………………………………

    白洁走后,关晓右和金梓晴终于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反正在白城眼里她们本就不讨喜,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

    杨嘉如心酸地看着俩个姐妹吃得狼吞虎吞的,想想今晚本来约俩人出来的理由竟然临时变了卦,她心里又不舒服了。在桌下踢了踢白城的腿,她不满地说:“说好的男人呢?”

    白城厌恶地撇了下唇,“你有我还不够?”

    关晓右和金梓晴重重地咳了出来。

    杨嘉如一下子红了脸,又拍了白城一下,虽然她小动作不断不是踢就是踹,但下手都是刚中带着柔媚的,见惯了她平时霸气测露的关晓右和金梓晴咬着筷子相视一笑,欣慰。

    杨嘉如没有注意到姐妹们的表情,她看白城仍老神在在地小口吃菜,不淡定的她嘟囔着,“我还答应她们给她们安排相亲呢。”

    白城听了这话眼睛一亮,“给她俩相亲?”

    金梓晴忙举手,“不包括我。”

    白城一个凌厉的眼刀,她又瑟瑟地缩回了手。

    杨嘉如看金梓晴被瞪,又要发作,白城这个时候拿出电话,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一圈电话打下来,几个玩得好的朋友不是不在本市就是正和佳人约会要嘛就已经到了宾馆了,只有一个家伙,正在PUB玩礐aoIGH,听到白城说有美女,马上表示,晚点到钱柜,不见不散。

    白城放下电话,说:“今晚就约出来了一个哥们,临时性的,没安排好,今天就简单相下亲吧,下次安排更多个男人给她们选。”他特意把“相亲”俩个字咬得很重,金梓晴低头猛吃菜,关晓右乐得眉飞色舞。

    杨嘉如这才高兴了,终于轮到她吃得欢实,白城坐在一边看她吃,她没有注意到,他温柔似水的目光。

    ……………………………………………………

    吃完饭赶往钱柜,三个女人扯着嗓子嚎了几首歌后,白城的哥们拉着个水嫩的小姑娘来了。杨嘉如看到那男人进来时,眼前一亮,正点!看到他身后拖进来的小女生,一下子凶了目光瞪白城,白城也很尴尬。关晓右靠在沙发里,冷冷地翻了个白眼,失望明显。金梓晴还在唱,一边唱一边瞄那小女生,眼神火热,本是羡慕人家的大好青春,在白城看来,她果然是真的喜欢女人……

    那人进来后笑得爽朗,拍了白城一下说:“你小子难得主动出来玩啊。”

    白城扯了下唇角,介绍道:“我朋友,杨嘉如,关、晓右,金,呃、晴。”到现在,他也没记住另外俩个人的名字,他已经学会了,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和事,尽量少碰触。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转了身,他又向三个女人介绍,“我发小,陈天竭。”

    那男人长得也是极好看的,一双桃花眼微弯,从进来就一直微笑,身形也是高大欣长的,只是穿衣打分不知道是因为刚从夜店过来的原因还是本身就是个潮流腔调,如果不介绍一下他和白城年纪相仿,定会被认为是美正太一枚。

    陈天竭拉着他带来的美少女入座,正坐在关晓右左手边,关晓右凉凉地瞥了他一眼,他马上回以微笑,很快被瞪了回去。

    白城和杨嘉如坐在一起,想要解释陈天竭突然带个美少女来是他没料到的,但杨嘉如一直不看他,他也不愿意在朋友面前拉下面子,只能不时瞄她,欲言又止。

    几首歌唱完,美少女去点歌了,那一首接一首活力四射的歌,唱得其他三个“老女人”直皱眉。白城这个时候走到陈天竭身边坐下,俩人低头说了几句话,陈天竭此时站起身按了墙壁上的暂停键,拿了一百块钱让美少女出去买包烟。

    美少女刚走,陈天竭便叫来了洋酒,笑着对三位女士说:“不好意思,小姑娘非要跟来,对不住三位美女了。”

    杨嘉如冷冷地笑,“倒没有对不住,只要白城觉得OK就好。”

    白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僵硬,有些气闷地瞪她。

    陈天竭继续笑,“美女们不要这么说,今天真的是意外。阿城好久没主动约我们出来了,我一高兴,忘乎所以了。我错,我认罚。”说完,一口喝掉杯中酒,“美女们别生气了,你们看,我开车来的,还敢喝酒,这事儿现在可是大处罚,我命不好,总做错事,美女们原谅我吧。”

    他笑嘻嘻的,倒是很会说话讨女孩子欢欣。这事儿要放在别的女人身上可能也就一笑而过了,偏他今天遇到的是三个“叫真儿”的女人,至少关晓右和杨嘉如这样的女人。

    关晓右叠着腿也喝了一喝酒,美少女正好回来,关晓右便在此时开口,“什么你命不好啊,你活在这个时代可是好命得很。倒是我们这帮姐妹生不逢时,活得特悲哀。年少时不懂面包是啥,等到青春都赔光了才哭着说后悔。年轻时也不是没风光过,现在连老男人都不屑提包养咱了。想找个人嫁了吧,却还得跟小咱至少两个代沟以上的嫩妹子抢孩子他爸,白活了,真白活了!”她的一番话,含沙射影地指出了花花公子与美少女之间也许有真情,但钱才是最重要的,小姑娘愿意跟大自己十岁左右的“大叔”各种爱,多半也是看上大叔有些可图的,陈天竭是白城的朋友,经济地位自然不太会差。而另一方面,白城听了这话心里也不舒服,他和杨嘉如是从年轻走到现在的,经历过什么事他猜杨嘉如也会和关晓右她们略提一二,这下子连白城当年错爱拜金女的事也一并指桑骂槐了一下。

    白城冷冷地扫了杨嘉如一眼,杨嘉如扬着脖子回瞪他,以胜利者的姿态笑。而这是陈天竭第一次见关晓右,他对她的评价——整个儿一个怨妇!

    白城因为关晓右的话,本来晴着的脸阴了一晚上。杨嘉如装浑然未觉,和关晓右一搭一唱,彻底以“熟女”的姿态鄙视了三十好几还不安定的在场仅有的两位男士。金梓晴呢,就在那里坐着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关晓右和杨嘉如的话,触动了她的某根弦。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存稿箱君累了,结城存稿折腾到已经过半夜12点了,啥也不说了,她也累了,明天要赶飞机,直接上明天更新的内容提要吧,各位,记得留花留言安慰我和结城哦!!—— 白城重重地叹了口气,“杨嘉如,你知道吗,你有个特别不好的毛病,都过去的事了,你总是执着不悔,何必呢。”白城似乎知道她心底所想,意有所指。

    “你指的是哪件?”杨嘉如终于看向他。

    白城顿了一下,“所有。”也包括顾念。

    杨嘉如知道他说什么,一时她千言万语理不清头绪,只能推开车门冷冷地说:“晚安。”

    白城哪里肯放她走,人都送到楼下了,这么多天俩人斗气他都没有见她,不是不想她,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俩个人的关系。现在终于和她算是“合解”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离开自己的怀抱。不逼她,不代表他没有想法。

    ☆、关系

    关晓右平时一直是个自持的人儿,所以她几乎是滴酒不沾,她今晚连喝了几杯,杨嘉如就知道事情要不好了。果然,拦不住的关晓右喝多了,而她一直揪着“陪酒”的陈天竭也有点晕了。散场时,被白城拎着的杨嘉如眼巴巴地看着关晓右和陈天竭在美少女的陪伴下打车离去。

    “唉,你那哥们正派吧?不会对晓右干嘛吧?”车子都没影了,杨嘉如冷得缩着脖子担心地问。

    白城瞪了她一眼,转身率先往地下车库走,出了电梯,他看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金梓晴,才缓缓地说道:“放心吧,天竭还不至于……而且你那朋友比你还要泼辣,天竭敢吗?”明明是讽刺的一句话,被他慢声轻语地说出来,杨嘉如连发作都没心情了。

    金梓晴一直沉默着,杨嘉如反身回到她身边,与她大秀“恩爱”。

    “晴宝,怎么了?”杨嘉如声音比刚刚白城说话还柔软。

    白城的肩膀大大的耸了一下,明显是吸了口气。杨嘉如的手直接搂上了金梓晴的肩。失魂的金梓晴没有注意到那两位的波动,只顾着自己感伤了。她摇摇头回答:“我没事。能先送我回家吗?”

    这下白城略微乐呵了点,“好的,马上。”招到杨嘉如一记凶恶的白眼。

    提了车后杨嘉如一直陪金梓晴坐在后排,白城快速超车,后视镜里那双漂亮的眼里满是阴郁。把金梓晴送回家,杨嘉如硬被白城拖回了车里,一路上俩人沉默无语,斗气!

    车里的空调暖暖的,杨嘉如来了困劲儿,她窝在座位里头抵车窗闭上了眼,白城趁红灯时从后面拉过件外衣给她盖上,杨嘉如被弄醒了,她冷冷地翻眼看了白城一眼,半侧过身,整个人转向另一边不理他。

    白城摇了摇头,沉默地开着车。今晚他几乎没怎么说话,一是唱歌时大家玩得都挺尽幸,确实不是个适合聊天的场合。另一个是看杨嘉如今晚更加折腾,他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白城继续专注的开车,侧过去的杨嘉如终于憋不住了,她伸长手臂重重拍在车子的前置台上,坐直身子瞪着白城,“姓白的,我今晚很不高兴。”

    “看出来了。”白城淡淡地应,目光看向侧镜,转弯。他也不高兴,但他比某人沉得住气。

    “把车停了,停了。”杨嘉如的长腿在座下踢了踢,似乎更加烦躁。

    白城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方向灯一打,慢悠悠地把车停在路边。按下车窗,他点燃了一支烟,“说吧。”就知道她绝对不可能一笑而过。

    果然,杨嘉如问道:“你什么意思啊,今天突然把你姐叫来,你弄我个措手不及。”杨嘉如边说边拉了拉已经没了造型的头发,更加郁闷。

    “怎么,我通知你你能再准备得隆重点?”白城现在偶尔说话会有一些富二代的不驯气息,杨嘉如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小白,你真的变了。”杨嘉如看着他,熟悉的脸庞,却让她越来越不熟悉的性格。

    白城这下倒是来了兴致,他半侧过身看杨嘉如,“在你眼里,我以前是怎样的?”

    杨嘉如不设防地说:“以前的白城,会考虑别人的感受,说话前会三思,做事会征求别人的意见会考虑女人的心情,现在的你,不仅霸道甚至完全可以说无视别人的感受。我倒要问问你,我和你算什么关系啊,你说啥是啥。”杨嘉如急起来就吐字特别快,但她相信白城肯定能听懂。

    白城静静地听她说完,笑了一记,那笑只是唇角的牵动,他坐正后目视前方,自嘲地说:“你要是不提,我都不记得自己以前竟然是那样。嘉如,你应该替我高兴,我成熟了,世故了,不好吗?至少我做生意时,这样的性格对我有利无弊。”

    “我不是你的生意伙伴。”杨嘉如怒了,她想到白城的改变有顾念的参与,就恨到不行。凭什么那个女人只是转个身,就能把一个大好青年搞得如此阴郁。

    “那么我倒想听听,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白城笑得像只狐狸,终于引饵出洞。

    杨嘉如被这么一问,愣了,眨了一下眼,她支支唔唔地说,“呃,嗯,我问你呐。”

    “那我回答,你想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这回不霸道了吧?”他轻轻地推,又把问题推回给她了。

    杨嘉如知道现在她是斗不过白城的心计了,这家伙早年是多乖的孩子,现在十足一个腹黑男,千万种面目,她也懒得捉摸了。如一棒子打在了棉花上,还沾了自己一手棉絮,杨嘉如闷闷地缩回到位置里,闭了眼不再吭声。

    白城心情大好,放了音乐跟着哼了起来。白城的声音本就特别好听,略微的低沉而有磁性,此刻他的声音柔柔的,杨嘉如就真的睡着了。

    ………………………………………………………………

    车子到了杨嘉如家楼下时,白城轻轻拍醒了她,杨嘉如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四处看看,焦距对齐,便看到白城含着笑的眼在自己的上方。

    杨嘉如伸手把他的脸推开,搓了搓耳朵,她说:“真特么冷,白城,我还是不习惯S市的冬天。”

    白城的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紧了一下,却没有泄露心思地说道:“我空调开这么大,你还不知足?”

    杨嘉如目光呆呆地看着前方,她说:“我想我是老了。今晚倒真是被那美少女刺激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