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3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黑暗中盯着她看。她扭开头,心底竟升起对不起顾念的想法。嗤笑自己一声,她爬上了床。

    一夜无梦,翻身都翻不动,全身酸得比跑了1500米还要命。再醒来时,寝室里只有她和顾念,她坐起,看到顾念蹲在地上收拾行李。

    顾念背对着她,知道她醒了,轻声说:“杨嘉如,昨晚,你和白城在一起吧?”

    杨嘉如沉默。

    顾念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衣服没有回身地说:“好好待他,他其实是个好人,伤害他我舍不得也后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之前白城做了什么我不怪他,如果他真的是那样出身的家庭,没有受过什么伤害的他自然要对我怀恨在心,我也谢他恨我,至少说明他心里有我很多,我最怕的是他的冷漠。”终于她转过身,扬头看上铺的杨嘉如,“嘉如,我要走了,和那个男人一起走。他为我离了婚,我跟他回南方。”

    杨嘉如这回懵了,她从上铺爬下来,说:“你不能走。你走了小白怎么办?”

    “她不是有你了吗?”顾念笑,似乎没受到什么伤害一般,甚至有些圣女般的宽容,这让杨嘉如实在是恨。

    “你凭什么替小白做决定呢?发生那样的事后,你让小白怎么办?你有和他解释或者好好的道过歉吗?据我所知,没有。”杨嘉如知道顾念和小白合好后,俩人一直也没有提当初的事,说了是道疤,但不说也是个结。“你应该问问白城,他是否希望你这么做。还有,我昨晚是和他在一起,但我们什么也没做,我们只是单纯的聊聊天。是,有些喝晕了,但最后控制住了。”杨嘉如不想完全抹杀昨晚的一切,她一直承认,她是个自私的人。

    顾念犹豫了,杨嘉如又马上说:“顾念,白城昨晚对我说,他爱你,很深。只要你跟他谈,他会给你一个结果,我想,他只是等你开口,他需要一个台阶。我们就要毕业了,到时候你和白城回S市,谁也不知道过往,你们重新开始,多好。”

    顾念垂下眸,似乎真在考虑这个问题了。然后她把收拾到一半的行李箱扣上,看来暂时不打算走了。杨嘉如说了那一大串话确实是累了,一屁股坐在顾念的床上,目光放空。

    楼下传来了白城的声音,他竟然站在女生寝室楼下喊了起来,杨嘉如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却没听清他喊的是谁。然后,顾念风一般地从她眼前刮过,杨嘉如的心,又碎成一片一片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结城现在很伤心,她躲起来了,她说她好心寒哦,收藏肿么不涨不涨不涨!!!她说她不要更新了,反正也没人看……

    另,有亲问结城本篇文的风格,怎么说呢,其实这是结城一直想写的风格和路线,这次她鼓起勇气来破茧,希望大家不要打击她啊。之前结城写东西会刻意加些讨巧的玩意进去,不过,自从与某只“小白”文学青年相处过,看到某只对文字的看法,结城决定做回自己,所以,在这里,也感谢生命里遇到过这么一颗流星,嗯,不多说了,最感伤的其实莫过于——收藏怎么还不快点涨!!!

    ☆、成真

    顾念再回来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气色明显好多了,杨嘉如抿着唇忙活自己的,她和她不可能再是朋友了。

    晚饭时间,杨嘉如下楼打饭,夕阳正美,这个校园她呆了近四年,看了不少分分合合,这离别的时刻终于要发生在她自己身上了。她曾经也幻想过,自己离开这个校园的时候,也许白城和顾念会一起送她,她在车上,他们在车下,挥手道珍重,然后此生不再见。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鬼使又神差,那么多的事赶在这一年发生,而且最不可能发生的事竟然也在她要离开时成真了。

    “哎,钱包掉了。”

    杨嘉如被白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停了一下,瞪他一眼,继续走。

    白城跟在她身边,说:“真没意思,你就不会表现出一点像女孩子那种惊慌什么的吗?”

    杨嘉如目视前方,“我不是顾念。”

    白城笑着跟在她身边,“我知道你不是。”

    他一直跟着她,害她本来想宁静的心更加翻涌。她急了,一跺脚停下脚步瞪他,白城笑出声,“你控制风火轮呢?”白城也会冷幽默,在那个时候。

    杨嘉如不理他冰冷的笑话,问道:“你到底要干嘛?”

    白城抹了下鼻子,笑呵呵地说:“我昨晚想了一下,怎么说我们也是阶级战友了,我还是应该对你负责。”

    “我不需要,我说我不需要!!!”杨嘉如大吼,路过的同学都看她,她脸不红地继续瞪白城,她从不是个温柔低调矜持的人。

    白城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拉她的手,杨嘉如挣扎,他却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放。杨嘉如不动了,他便将她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口袋里,天已有些闷热了,俩个人一手的汗,全蹭在了他面料上好的衣服口袋里。

    他就维持这个姿势和她慢慢地向前走,杨嘉如另一只手拿着饭缸,愣愣地任她牵着。

    白城叹了口气,学她目视前方地说:“嘉如,你昨晚说得对,我应该学会淡然地看待伤害我的人。今天顾念来找过我,她对我说了道歉的话,我也说我原谅她了,你看,多简单的几个字,我和她所有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嗯,我想,我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不管有没有她,有没有你,我是个男人,我有我要担的责任和义务。”

    杨嘉如一听到他说“责任”这两个字就火大,这回使了蛮力把手从他的口袋里抽了出来,白城似乎料到她会这样,一伸手便直接搂她扣在胸前,他高她大半个头,她窝在他的怀里,他全身散发着霸道的气场,他在她耳边说:“嘉如,我们都需要救赎。我想试着和你在一起,我们救赎彼此受伤的灵魂。”

    看,这就是文学系的孩子说出的矫情话,杨嘉如偎在他的怀里忍不住笑了出来,白城也跟着笑,估计也觉得自己的话太酸了,俩个人就这样在操场上拥抱着低低地笑,倒也不是不能岁月静好。

    ……………………………………………………

    杨嘉如签了去B市医院的合同,这家医院是事业单位,杨嘉如先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去实习半年,如果表现好就可以签就业合同,虽然是合同制的,但工龄满三年并得到科主任的认可,也是可以签正式工的。她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所以在确定可以签到就业合同后才跟白城说这事。

    她和白城就这么不清不楚地在一起了,俩个人大多时候就是围着操场牵着手一圈一圈散步谁也没说天长地久,俩个人甚至很神奇地聊起了过往,他和顾念,她和顾念,他们彼此眼中的那一段。杨嘉如听他说顾念时,不是没有辛酸,但她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当美梦成真时,哪怕成了疗伤药,她只在乎这朝夕相处,白城对她似乎也蛮好,似乎。

    对于杨嘉如要去B市这事,白城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杨嘉如看他面无表情,心微沉,她其实是希望他指责她汇报得晚了的。掩示酸楚,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我不会抛弃你的,我在B市等你。H市离B市就俩个小时的车程,咱谁需要鼓励了,就去找谁。”

    白城扯了扯唇角,心事重重。

    晚上在校放映厅看了场电影,俩人坐得规规矩矩,白城仍有些失神。杨嘉如就看着别的情侣暧昧互动,坐得笔直。他有心事,不说,她却没想过不问。于是回寝室的路上,杨嘉如便问道:“你怎么了?”

    白城“啊?”了一下,对她淡淡地一笑,“没事。”

    杨嘉如的心沉了一下,“咱是阶级战友,有事就说。”其实她也有事想说,她多想说,“我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如果你不想让我走,就说。”但她知道,说出来俩人都尴尬,明显的,白城还有放不下的人和事。

    沉默地走到寝室楼门口,正遇上提着行李下楼的顾念,三个人均停下脚步,对望,空气瞬间静止。

    顾念先走过来向俩人打招呼,“约会好啦?”她笑得仍然出尘,温婉美丽。

    白城握着杨嘉如的手紧了一下,杨嘉如硬是堆起笑脸,“嗯,正准备回去呢,你这是……?”

    顾念看了白城一眼,对杨嘉如说:“他来接我了,非得让我快点回去和他把证领了,真是个急性子。”

    “你和老师说了吗?”杨嘉如直觉反应地问道。

    “嗯,昨天就说了,他帮我签到了实习接收单位,是他们当地的艺术厅,蛮有名气的,呵呵。”顾念曾经不止一次跟杨嘉如抱怨,怕毕业了找不到工作,要去酒店大堂卖艺,那时她和白城还在一起,她的意思总是在暗示指望不上白城。

    白城这个时候冷笑出声,扭开头,松开杨嘉如的手,转到一边去吹夏天里闷热的风。

    顾念低头一笑,扬头对白城的方向说:“喂,好歹咱们知交一场,你也不说说什么祝福的话啊?”

    杨嘉如有些尴尬地站在一边,她怕白城说伤人的话,但更怕白城控制不住就说了软弱的话。

    白城到底是个要面子的人,不说死不低头也差不多是那种,他转过身,悠悠的笑,长眸里闪着轻蔑的光,他说:“我说什么?需要我的祝福吗?我的身份多尴尬,我是你的前男友,祝你幸福这话说起来太虚伪,我不是那样的人儿。你要是真想听,我也可以装一把,谁不是在演戏,顾念你听好了,我恭喜你嫁给为了你而离婚抛妻弃子的男人,我恭喜你从此过上你要的荣华富贵,我恭喜你美梦成真,大房子大车子随便换,我真的恭喜你。”说到最后,白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看顾念的眼神越发轻蔑。

    杨嘉如站在一边,也笑了,她如果不笑,心痛怎么掩示。他的每一字每一句,还像个幼稚赌气的孩子呵。

    顾念也跟着笑,她说:“那我也祝福你们,白城,我给不了你的幸福,下辈子还。嘉如,我祝福你事业顺利,更恭喜你,美梦成真。咱就在这里说再见吧,虽然我知道,你俩都不想再见我。那,就这样吧,祝我们都幸福。”说完,顾念扬起头,气质婉然地从他们面前走过。

    杨嘉如和白城同时回身看她,她骄傲扬着的头,脚步却是凌乱。

    杨嘉如叹了口气,“何必说这些。”

    白城看了杨嘉如一眼,说:“上楼去吧,早点休息。”他的声音低落,压抑的。在杨嘉如的颊边匆匆印了一吻,他也转身飞速离开。

    杨嘉如不想猜测白城后来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回到寝室倒头便睡,梦里反反复复的回音,“美梦成真,成真,成真……”。是的,她终于如愿了,终于,顾念消失在她和白城的生活里了。

    一周后,杨嘉如收到了顾念快递来的结婚照,沙滩,海景房,新郎和新娘,拆快递的时候白城也在,看到照片,他又冷笑了。杨嘉如看他,是多久了,没再见过白城发自内心地笑,他戴上了面具,沐浴世俗。顾念成功了,她走了,带走了这个男人的灵魂。

    ……………………………………………………

    白城真心开始全心全意地对杨嘉如好,陪她逛街,买要带到B市的东西。帮她扛行李走半小时到邮局邮行李。每天上完课就陪着她分分秒秒。这一切的待遇,都曾经是属于顾念的。

    杨嘉如却不快乐,她总觉得白城是把她当成了另一个人来呵护,那另一个人,是和他们俩个都有过联系相知几年的顾念。这样的想法让她变得压抑,有时候会脾气不好,会突然就不理白城,任他怎么哄都不行。转念雨过天晴,她又会笑嘻嘻地去球场边看他打球,高兴了还喊上俩嗓子,比男生叫得还猛。

    他们俩个坐在一起时会讲小时候的趣事,白城会讲他为什么会选择文学系,他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愿意被任何人安排好任何事。我爸要送我出国,我偏考进全中国有名的大学让他两难。我爸希望我大学毕业回家跟他学生意,我偏在文科这条路上杀出自己的道给他看。我承认自己做事随性,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除了是要证明自己,还有就是我爱我的自由。”二十七岁却没吃过苦的白城,还有着轻狂。

    杨嘉如淡笑着听他说,心里叹息,可是,他曾经也被束缚过,在她面前,他如此说,多无力,又是什么意思?

    这天,白城和杨嘉如又一起吃饭,白城一直在失神,从顾念走后,他除了和她在一起时能多说俩句,其他时候基本都是安静的。杨嘉如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碗,“白城,我下周要去B市了。”

    “哦?这么快?”他想说,时间过得真快。

    杨嘉如笑笑,咬着筷子问,“你呢?”

    白城说:“我想去远行。”

    “哦。要剃头吗?”杨嘉如仍然笑。

    “为什么?”白城不解,眉头微皱。

    “没什么。”杨嘉如低头继续扒饭,“对了,听说,婚礼是昨天举行的。”

    “我的第一站是打算去九华山,太高的高原我怕一时体力不支。”他根本不想听和顾念有关的事情。

    杨嘉如没有再说话,白城看她僵着的脸,说:“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能独自远行一次,我给自己的计划就是毕业前一定要完成它,让自己好好想想,关于未来,我要怎么走。”

    杨嘉如笑了笑,继续大口吃饭。他的未来里,从一开始就没有她吧。

    作者有话要说:肿么样肿么样,这章更的字数多吧多吧多吧?所以呢,明天就不更了吧不更了吧不更了吧?!唉,结城也不想这么无耻,乃们知道的,结城还是比较守信用的人,不过存稿真没有更新的速度快,考虑到过年那几天让大家能多看点后续发展,结城这几天稍微控制一下更新的速度,希望大家谅解。咳,当然啦,收藏少留言少什么的,对结城的打击也不小,灵感神马的,全是浮云了。

    文中有提到白城27岁了,却描述的仍然略显幼稚,其实80后的一批孩子,尤其没有吃过真正苦的孩子,三十岁了都有不少人还像个孩子一样……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这样的体会。包括结城在内,新的一年,被人提醒是多大了后才发现,哇,都这个年纪了,可是我肿么就觉得我还是十六七呢……不过后面白城会迅速成长起来的,他的孩子气,只会在一个人面前表现哦,你们猜是谁?!!!

    求花求收藏求留言求给分,结城饿饿~

    ☆、离别

    杨嘉如去B市前,同学们轮着番地请客吃饭,白城都会陪在她身边。虽然和她的同学也都认识,但白城却不再与他们嬉闹互动。杨嘉如说:“你要是觉得有些尴尬,就别来了。”东北人说普通话,口气略生硬,饶是在北方呆了七年的白城也一下子没受得了,也可能是俩人之间有这么个结在这,都敏感,所以白城一气,转身就走。

    杨嘉如后来无数次对关晓佑和金梓晴说:“找男人千万别找个太熟的,别说没有新鲜感了,你们之间那点破事都太熟悉了,怎么都是个把柄。”

    但那个时候杨嘉如没这个意识,她也觉得委屈。她这边又舍不得和他分开,又忙着应酬,压在心里的话又不敢问,几次接近情绪崩溃边缘都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地哭。偏偏公子哥的他对顾念是百般忍让,对她就说甩脸就甩脸,她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却还是忍。

    这次晚饭没带白城来,自然有人问,杨嘉如敷衍了两句,同班有女生也和白城班的男生恋爱,那男生随口便道:“白城这是打算嘉如前脚去B市,后脚就去九华山出家呢,这俩天行李收拾得正热闹。”

    杨嘉如一口气噎在心头,倒一杯啤酒豪爽地喝,哈哈地笑,“我走他至于这样吗?”

    大家一起笑,杯筹交错。

    接近十一点,杨嘉如在同学了搀扶下回到寝室,刚躺下,电话便响了。下铺的同床把电话扯到她的床上,她翻身趴在床上,醉蒙蒙地“喂——”了一声,拖得好长,难得娇气。

    白城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十几秒,才说:“喝酒了?”

    “嗯呐。还抽烟了,嘿嘿。”不是只有他喜欢叛逆。

    “杨嘉如!”白城咬着牙读她的名字。

    “干嘛?”杨嘉如口齿不清。

    “我不在你就反了是不是?”又是霸道的语气。

    杨嘉如突然想起今晚他班男生说的话,就问道:“白城啊,你是不是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走了?”

    “我送你去B市再走。”白城被她突然一绕,刚刚的怒气竟然忘了。

    “白城……”

    “嗯?”

    “我想念……”

    “嗯。”他淡淡地道。

    她话还没说完,他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她想说,她会想念他的,不想让他走那么远,可他懂吗?他以为的“念”,是什么?

    无端地猜测,让她烦闷。

    白城接着说道:“不要想太多,我去去就回。在B市等我,好不好?”因为一个“念”字,他就柔了声音,杨嘉如真想挂了电话。

    可是她舍不得,她和他的日子,曾经用年算,后来用月算,再后来用天算,现在,只能用秒算了。

    “你会回来的,对不对?”杨嘉如在电话这端痴痴地笑,她是真的喝醉了。

    “嗯。我还要回来和你过日子呢。”这是白城和她之间,第一次类似于未来的承诺,第一次,他亲昵地承认她在他生活里的位置,似乎,他的未来里,有她了。

    “那好,我等你。”杨嘉如的声音里全是欣喜。

    “早点睡吧。”白城难得又温柔。

    “好。”

    “晚安。”

    “安。”

    …………………………………………………………

    剩下的几天,白城和杨嘉如形影不离,快暑假了,他也不用天天去教室报道,俩人把H市周边的古迹玩了一通,累得腰酸背痛。在外面时,他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仅是搂着她,却不再深入,不做。最后一个晚上,杨嘉如在黑暗中突然问道:“白城,你是不是嫌弃我?”

    白城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那声音真好听,柔得醉人。

    “我们之间……只做了那一次。如果我没和你说那句话,你是不是可能还会碰我?”杨嘉如喜欢背对着白城被他搂在胸口,她的背脊最敏感,贴在他的心脏处,他说话时喷出的温热气息可以引得她一阵阵颤栗,痒,热。

    白城顿了一下,支起身,翻到杨嘉如的对面,杨嘉如向另一侧收了收身子,免得他掉下去。白城的眸在黑暗中仍然晶亮,她喜欢他微凹的眼眶,似乎随着年龄,越发藏满了忧郁。他的大掌托住她的两颊,看着她,语气里略有无耐地说:“不是不碰你,是不敢。嘉如,我不知道你对我有没有感情,也不知道你对——顾念的感情有多深,有人说女人因性而爱,那么如果我们经常在一起,你会不会不爱她而爱我?”

    杨嘉如有些后悔了,她不该挑这个话题,更不该当初撒那个谎。

    白城看她垂下的眸闪躲的目光,伸长手臂又把她固在怀里,他说:“睡吧。”,一声叹息。

    杨嘉如在他胸口,闷闷地说:“我想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个女人,我想做。”

    白城身子一震,把她从怀里拉出来仔细地看,“你确定?不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该后悔的不是这个。

    “我怕你是要为谁守身。”白城打趣地说着,吻上了她的额头。

    杨嘉如没有回答,黑暗中紧闭了眸。要守身的不是她,也许是他。还不会玩爱情游戏的他,也许愿意身心共存的等一个不可能回头的女人,愿意在某一段年纪里做个痴情的标本,而她杨嘉如,只是他暂时流落的温暖故乡,终会成为废墟的吧。

    那一晚,她仍然疼,他额上身上布满了汗,小心翼翼,不想弄痛她,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她哼一声,他便安抚着用唇轻轻地吻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留下的痕迹,他还在她的胸口留下了齿痕,做为欢-爱的烙印。最后,他温热的液体盖住了那一块红色的印迹,像加了水印——白城所有!

    ……………………………………………………

    离别的日子到底还是来了。一大早,白城去火车站买了去B市的火车票,再回来接杨嘉如,俩个人在N大的食堂一起吃了所谓的“最后一顿早餐”,然后在同学们又哭又笑的祝福声中,白城搂着杨嘉如挥手告别。

    杨嘉如在拥挤的公交车上靠在白城怀里,“我怎么觉得今天要走的像你不像我啊?”

    “哦?”白城挑了下眉,周围的高中小女生们脸红着怯怯看向他们。

    “我这边哭得多欢实,你一转身就把我拉走了,完了还你负责挨个说再见……”

    “你都哭成那样了,咱再不快点,赶不上火车了。赶不上火车我无所谓,我开车也能送你去B市,你不去更好,留下来和我混着。”他的声音温柔,可这么怎么听也不像情话,在杨嘉如看来。

    “去你的吧。”杨嘉如拍了白城一下,不像女朋友,真的很像他的兄弟……

    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B市,白城的哥们来接他俩,对方看到杨嘉如,说了句:“哟嗬,换人啦。”,杨嘉如的脸色不太好,白城抬腿踹了那哥们一脚。

    那哥们亲自开车送杨嘉如和白城去了他按白城叮嘱而帮杨嘉如找的小房间,一室一卫,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房子得多少钱啊?”杨嘉如趁那哥们出去打电话时偷偷问白城。

    白城帮杨嘉如安放行李,回身淡淡地说:“没事,我付。”

    杨嘉如心里特别不爽,后来她想,要不是因为有顾念的前车之鉴,要不是不想被白城当作需要他养的女人,也许她会感动于他的贴心和周到。可是那个时候她不懂,立马就炸了,她说:“白城你什么意思?放着好好的宿舍你不让我住,非得让我出来自己住,然后你付钱,搞得跟你金屋藏娇似的,我不需要,我告诉你,我不需要!”年轻的女孩,瞪着红了的眼眶,颇为锋利的态度。

    白城没想到杨嘉如会发脾气,有些无措地站起来拉了她一下,杨嘉如用力甩他的手,白城叹了口气。这时候那哥们回来了,看俩人的表情就知道有问题了,那小子特别机灵,加上刚刚隐约也听到一点杨嘉如吼的话,他解释说:“姑娘,别生气,白城是我高中同学,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房子是我自己家的,因为太小,没人来住,我借给白城,也是要收房租的,水电费还是要你们自己出的。我家世代生意人,这可不得含糊。”

    杨嘉如唇动了动,没吭声。白城顺口就问,“那多少钱一个月?”

    那哥们随口说道:“”杨嘉如哪懂,在帝都,一个地下室都要600+了。但对于还要靠家里的学生来说,400,不算个小数目了。

    那哥们又死活要请俩人吃饭,杨嘉如只能任着白城拉着,一起去吃饭了。席间,人家看白城对杨嘉如轻声细语的,就抿着唇偷笑,杨嘉如想到这个人也见过顾念,又没有了吃饭的心思。白城和哥们聊到要去徒步远行,对方来了兴趣,聊得很欢乐,杨嘉如坐在一边除了无聊就是无耐。她是多想和白城单独多呆一会儿啊。

    一顿午饭吃罢,俩个人终于被送回了“新家”,杨嘉如一进门就把憋了半天的话说了出来,“白城,这房子按市价多少钱,我来出,你先帮我垫着,我过后还给你。”

    白城皱了下眉,沉默。

    杨嘉如说:“咱不能欠他人情。”

    白城坐在床边,语气冷冷地说:“杨嘉如你不要太无理取闹了,我知道你咯应他什么,因为他见过顾念!”他直直挑开了她心口的伤,杨嘉如这下倒不顾及了,扬起了眉头看他。白城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杨嘉如,咱能不提顾念吗?都说过去了过去了,我看过不去的是你。我是想好好和你在一起,可是你这样,谁受得了。是,他见过顾念,前年他去H市玩时跟我们吃了顿饭。我没想过我和顾念会分手,而且我跟顾念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是认真的,不管结局怎样,杨嘉如,我请你尊重我的这份感情!”说到这,声音越发冷凝。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存稿告急,求鼓励,求互动!!!好吧,结城没脸出来见你们了,HOHO~

    ☆、亲爱的,再见

    看他皱着眉坐在床边生闷气,杨嘉如心软了,她怎么舍得伤害她的小白呢。于是,她乖乖坐到白城身边,伸手去抚他眉间的皱褶,她说:“你别生气了,我错了。”

    白城长长叹了口气,拉下她的手在掌心轻轻地揉,“嘉如,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提起顾念,只会让我和你都更想她一次,何必呢。”

    杨嘉如没吭声,静静地看着他。

    白城揽紧了她入怀,顺着她半长的发,两个人都无声,只有墙上的挂钟嘀嘀嗒嗒。杨嘉如抬眼看了白城一眼,发现他有些困顿地眯了眼,知道这几天他也忙活够呛,又要张罗她的事,又要准备自己的东西,杨嘉如终于打破了沉默,“白城,你明天走是吗?要不,咱早点睡吧。”

    白城点了点头,起身,让杨嘉如去洗澡。杨嘉如洗好澡后看白城在屋里走来走去,好奇地问,“你干嘛呢?”

    白城回头莞尔一笑,“我看看这屋子要怎么设计。这里,最好摆个大沙发,咱把电视搬到这,这样可以……”白城开始计划了她和他的家,他还说:“等我自己赚钱了,我就给你换个大房子。我不想靠我爸,没意思。当初没告诉顾念我家的情况,我就是想自己证明自己。杨嘉如,我们都忘了顾念吧,若到你三十岁仍没找到合适的人,跟着我!”杨嘉如听着,心里暖暖的,这个,算是他们之间的约定吧?何必在意顾念呢,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与他们隔得万水千山,而她又干嘛计较。好不容易守到的男人,不要因为一时的任性弄丢了。

    白城回身看到杨嘉如站在那里傻乐,他走过去推了下她的头,“笨妞,笑什么呢。”

    杨嘉如推着他去洗澡,然后自己回到房间,看每一个角落,越看越乐。谁还没点过去啊,顾念的落红给了白城,自己的也是啊。是顾念放手的爱情,却是她最为珍视的东西。她记得高中时玩得很好的一个男生说:“有些事不是不在意,只是不去想,想多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活得太累就少了很多乐趣。”杨嘉如现在很肯定这句话,只要她在白城身边就好了,她还是有那股自信,只要她想,白城一定会爱上她的,谁让她这么好呢!想到这,杨嘉如又痴痴地笑了。

    ………………………………………………………………

    白城洗好澡出来,杨嘉如已经窝在床上了,天闷热,头顶的风扇吱吱地转着,杨嘉如睡不着。白城随手关了风扇,爬上床,一把将杨嘉如搂在怀里,“明天我让他弄个空调来,风扇太吵。”

    杨嘉如伸手怀住他的腰,千言万语,又怕说了肉麻。

    白城摸着杨嘉如的身体,手探入她的睡裤,杨嘉如微微挣扎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把头窝在他怀里。白城起身把灯关了,杨嘉如“哎”了一声,白城说:“我知道你怕羞。”

    再跳上床,他一把拖着杨嘉如从枕头上滑下,顺势把她的裤子拉了下来,杨嘉如娇叹一声,“流-氓。”

    白城忍不住笑了,“你还嫩,过段时间你会更爱上我这个流-氓的。”看杨嘉如表情迷惑,他补充到,“女人,也是因性而爱的。”

    杨嘉如很想反驳他,不是的,女人如果不爱,是真的不能……至少她是这样的。刚要张口,白城的吻已经密密实实地扣了下来,杨嘉如不会接吻,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和白城学的,白城就耐心地舔着她的唇,杨嘉如痒得笑了出来,张口,白城的舌便探了进去,吮着她的舌尖,杨嘉如羞极了,身体微僵。白城按着她的核心,很有节奏,“怎么,不想?”虽然这样问,他的手一点也没停。

    杨嘉如摇了摇头,侧脸,抿着唇笑。白城扳正了她的脸,近乎命令地说,“看着我。”

    杨嘉如乖顺地看他,他撑着身子,一挺而入,杨嘉如身子一缩,叫了出来。“慢点,白城,疼。”

    白城顺了顺她额前的发,又一记吻缠绵得她汩汩地流出大量的液体。他轻巧地动,杨嘉如却觉得自己快被晃闪了,这床虽然大,但不给力,咯吱咯吱地响,杨嘉如窘得不行,又控制不住自己随着他每一记挺身而发出的声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