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 - 第 1 部分阅读 剩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书名:“剩”女

    作者:结城崇雅

    ☆、倾城

    昏暗的室内,春-色弥漫,男子的低喘越来越急,女人的嘤咛渐渐加快,随着男子的低吼女子的娇吟,两人的身体终于紧紧扣在了一起。这一室的春-色被厚重的窗帘遮住,窗外,阳光正好。

    翻了个身,白城从杨嘉如的身上退开,侧身躺向一边,他伸手搂紧了她的腰,像个孩子一样用长腿夹住了她的腿,固定她在怀里,不让她离开。他吻她,细细绵绵,最后到唇,吸吮着,搂她更紧,似有留恋。杨嘉如在他的怀里轻笑,她明白,他事后做的这一些温柔,只是一个男人的绅士风度,男人的床品,在当今这个社会已经不一定是被看做对女人的爱,它,可能也仅是涵养的引申。

    想到这,杨嘉如咬着牙推开闭着眸吻她的白城,尽管她是那么贪恋他的体温,他身上的味道,但,她不能。

    白城微愣,皱着眉看她,她清浅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记,坐起,探身下去,又在他的宝贝上印了个吻,然后她悠悠地笑着说:“我今晚要和我的小女友约会,不好让她看到我有和你在一起过,她要闹的,你懂的,女人的心眼儿远不及你们男人来得开阔。”

    白城的眸光瞬间变得冰冷,他坐起身一把将杨嘉如扣进怀里,一边含咬着她的耳朵一边用力揉着她的B杯,他甚至不解恨般咬她的耳垂,将她的钻石耳钉含入口中。杨嘉如偏头,怕他误伤了自己,他却扳她的脸面向他,这个仍然如当年一样好看得一塌糊涂的男人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低声冷冷地问,“你爱她,还是我?”

    ………………………………………………

    杨嘉如和闰蜜约了在“彼岸”见面,把白城的这句话当成笑话讲给俩个姐妹听,三个女人挤在一张长沙发上,被她一直当烟雾弹来用的小女友金梓晴实在是不解地问道:“你明明那么爱他,为什么要骗他你是双性恋啊?还、还、还说我是你小女朋友,这简直是在破坏我的行情,而且,明明我也没比你小几天。”

    杨嘉如吸一口果汁,挑眉,“怎么,不愿意?”伸手掐金梓晴细嫩的小脸蛋,有翩翩公子附身的感觉。

    金梓晴偏开头躲她,长长地叹了口气。一直在一边扬着唇笑的关晓右终于插话了,“我说杨嘉如同学,你跋山涉水不远千里来到他身边,一年了,你还扯这个谎言有什么意思?我要是你早就直接拿下了。他现在身边就你一个人,你一周和他至少一夜,一夜至少发两次炮,你还装什么啊?”

    杨嘉如哈哈大笑,拍了拍关晓佑的肩,“姐妹,还是你说话对我胃口。”

    金梓晴在一边皱了皱眉,说:“我不能理解你们俩个,你们的世界我真不懂。”

    “我们也不懂你的世界。”杨嘉如说完,和关晓右对视,俩人又是一阵大笑,前仰后合。

    三个女人三种气质,窝在靠窗的角落里倒还能吸引不少目光。

    一边笑,杨嘉如一边在心底轻轻地叹,其实每次见过白城,她的心都是纠结的。她不想离开他,想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分分秒秒,想跟他说,“其实我一直在骗你,我不是双性恋。要不,我们提前把当年那一块二的约定执行了吧?”,可是她不敢,太爱一个人,就越怕失去,倘若能留在这个人身边,哪怕是谎言当借口,她想她也在所不惜。金子总说她勇敢,其实,她爱得最懦弱不过了。

    三个人继续闲话家长,她们并不是经常见面,但一个月是固定要约出来一天碰个面汇报下最近的思想和态度,用关晓佑的话叫“这叫例会。咱姐几个在S市这么单飘着,万一哪天谁在家里不幸煤气中毒了,来不及抢救至少还能来得及收尸吧?”,这话说得玩笑,倒也有几分心酸,奔三的女人,想要有个家,却因为心底的执着仍然单着,当了“圣斗士”还得笑着自我调节,谁苦谁知道啊。

    聚会散了后,杨嘉如一个人往家走。深冬,S市阴冷的天气是来自北方的她一直都无法适应的。刚来的那年寒冬,杨嘉如钻进被子里就开始流泪,倒不是想家,只是心疼白城,他一个人带着心底的伤回到这座城市时,在北方呆了近七年的他再钻进湿冷的被子里时,是否会想起当年有过的温暖?她跟白城抱怨过,“我知道S市是你的家,可是这里没有暖气没有双层玻璃的窗户,你还习惯吗?”她记得那个时候白城的表情,半眯着眼看着远方,“你都在习惯,我有什么不能适应的?”是呀,他失去了最深爱的人,还有什么,是不能再接受和习惯的呢?她早就知道,他已经活得麻木了。

    回到租的房子里,她泡一杯咖啡暖手,不敢坐窗边装伤感,太冷!就窝在床上披着被子发呆。手机就在身边,连条短信也没有,她腾一只手拿手机翻到通讯录,白城的名字,没有特别的昵称却在她的通讯录里第一个位置,看着这个名字,杨嘉如眼底雾气四散,回忆就如那首歌唱的——长镜头越拉越远越来越远事隔好几年……

    …………………………………………………………

    2003年秋,杨嘉如不负家人所望的考取了国内有名的N大临床医学系,挥泪告别家人独自踏上火车前往H市,其实内心的小鸟扑腾得相当之欢。家教严格的她最大梦想就是离家远游,在父母眼皮底下生活的她,连场恋爱都没谈过,对不起上苍赐予她的好脸蛋。

    到了H市,拿着录取通知书的杨嘉如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话打听着去往N大的车站如何走,沿路被不少人羡慕,N大啊,那是你想考想考就能考的吗?

    H市临近帝都,本市人一口字正腔圆的京片子给杨嘉如,到底N大是全国排得上的重点百年名校,又离天子脚下不远了,杨嘉如瞬间扬头挺胸,对H市人的好客好感倍增。其实她来之前妈妈最不放心的就是她一个女孩子家去外省读书会被排挤,现在看来,老妈的担心纯属多余了。

    转了两辆车,杨嘉如看到了N大气势磅礴的校门和跟镶了金边差不多的校名,伟人的塑像屹立,杨嘉如将录取通知书塞进随身的包,也扬走了手,向伟人打招呼,洋洋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身后传来大男生们的笑声,杨嘉如红着脸回头,一帮男生踩着单车呼啦啦地从她身边骑过,打着口哨喊:“小学妹,毛主席欢迎你呐。”

    真窘!杨嘉如匆匆低下头拖着行李快步走,走几步抬眼看那帮渐远的男生,他们仍然有人嘻嘻哈哈回头张望,但人群中就是会有那么一个与众不同白衣男生出现在思-春少女的眼帘里。那个背影,风鼓起他的衬衫,他微弯着腰侧脸看了同伴一眼,低调而内敛的笑容,虽然杨嘉如看不清他的面容,但那精致的侧脸线条,却让她的心微微激动。

    N大很大,杨嘉如绕着圈也找不到新生接待处,不知怎么就绕到了停车场,自行车一排排立在那里,白衣男生正蹲在那里给自己的自行车清洗。

    杨嘉如小跑过去,略装矜持地问道:“麻烦请问一下,新生接待处怎么走?”

    男生抬起头,目光略迷茫,杨嘉如认得这侧脸,就是刚刚那个特别的男生。当他转过头面对杨嘉如时,杨嘉如的世界瞬间变色,眉清目秀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太过浅薄了,眉目如画都不足形容这个大男孩的俊秀。墨黑的长眉,狭长的眸,上眼眶略凹,显得他的眸怎样一个深邃可以形容,挺直的鼻,东北男生都要自叹不如,薄厚适中的唇,唇角细而翘,向一侧微偏,浅浅的梨窝,淡淡的笑痕。

    杨嘉如已经呆住了,看着他,眼底是深深的迷惑,怎么有长得这么漂亮的男生,漂亮得,让她这个A市一中的届花,自叹拂如。他怎么可以好看得,就像她爱玩的“仙剑奇侠传”里的侠客浪子们一样,倾城殃民。

    “喂~”对方略不而烦的声音将杨嘉如的思绪从“仙剑”里拉回现实,杨嘉如傻傻地眨了下眼,对方又是一记浅笑,杨嘉如更加五迷三道了。

    很耐心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去往新生报道处的路线,很明显对方没有打算亲自护花,学长下手太慢,全怪那个年代的人太保守矜持。杨嘉如道谢,拖着行李箱暗骂自己花痴失格调,心底耳边却全是他软软的声音,不是纯正的北方口音,却吐字清晰温柔,想着,心都醉了。

    “啊,对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杨嘉如觉得,至少,至少应该知道他的名字,日后单相思也有个男主人公。

    “白城。”对方从自行车后站起,把抹布扔进水盆,修长的手指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他浅笑着回答,眸光深幽。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杨嘉如又问了一遍。

    “白城,白色的白,倾城的城。”

    原来,他的名字叫白城,杨嘉如原本以为他说的是存在于历史的某个县城的名字,却没想到,是他的名字。而这个叫白城的大男生,是她流年横杀出来的劫难,让她苍白了年华,沦陷于一城。

    作者有话要说:哟哟哟,切克闹!结城终于开新文啦!!乃们有神马要说滴?来,结城洗耳恭听~嘿嘿,这刚刚进入2012年,结城新文图个彩头,虽然4号这个日子并不好听……结城日子没选好,你们鄙视我吧,来吧,用花花什么的砸死我吧!!!

    嗯,新文开头的校园生活虽然有点老套,但学长学妹什么的最有JQ了,你们懂的~所以,求收藏包养,求扩散,求分求留言,有啥求啥,来吧来吧,结城不怕躺着中枪哦。

    ps:今天发现第一章里有口口,所以含泪上来修改,我绝对不是伪更,真的真的真的?

    ☆、顾念

    临近圣诞,聚会多了起来。杨嘉如这个爱热闹的家伙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狂欢的理由,她约了金梓晴和关晓右一起唱K,正好下午白城打来电话问她晚上有何安排,她也盛情邀请了他参加。许是多年的同学情谊,也可能是所谓的炮-友之情,白城到底还是担心杨亚如这个假小子在S市过得太孤单,所以他欣然前往。

    白城是见过金关二人的,但交情不算深,于是唱K时他略显沉默,三个女人围着一个大男人,他倒也没有特别拘束,除了沉默,他还是会在杨嘉如有意扯着东北话唱英文歌时给点低调的笑容。

    在杨嘉如的鼓动下,白城终于亮了嗓子,一首《你是我的眼》,唱得金梓晴这个花痴在一旁如痴如醉地拍着手附和着,实不知白城并不待见她,他俩在原则意义上算是“情敌”,那个白城口中“你爱她,还是我?”的“她”,就是金梓晴……

    昏暗的光线里,白城闭着眼高唱“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幻,因为你是我的眼……”,杨嘉如坐在沙发的另一侧,抿着唇看不清表情。似乎是笑着的,至少关晓佑坐过来时,她扭头看她,唇角上扬。

    “哎,我怎么觉得他不是特别合群啊。”关晓佑抬下巴扬向白城的方向,说道。

    “呵呵。”杨嘉如傻笑了两声。

    “他当年怎么成了你们N大的校草的,这么闷的性格,难道是以孤傲取胜?”关晓佑有一次无意中通过杨嘉如的博客进到了白城的博客,看到他的博客自我介绍写着——“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特有点苦大仇深的意思,所以关晓佑对白城的印象就是那种孤傲的文学小青年。

    杨嘉如这回真的笑开了,一边笑一边摇头,她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

    以前的白城是什么样的?到现在杨嘉如也不得不怀疑,那些年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刚入大一,适应能力超强的杨嘉如很快便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因此,杨嘉如也顺便打听到了关于白城的一点消息,杨嘉如可以说对白城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想方设法打入了敌人内部。一个月的时间,倒也和白城班里几个男生女生混得不错了。

    白城是N大中文系的才子,已经直接对口保研,这还不算什么,这小子还是N大广播站的主播,杨嘉如最喜欢每天晚上五点半晚自习前坐在某个角落听这个来自南方的男生软软的声音,真是儒雅斯文得一塌糊涂。人家还是来自全国最大城市的孩子,连运动都擅长,打球时举手投足间都是一个范儿。关于白城的事杨嘉如可以细数很多条来,那个时候她们寝室经常能听到白城这个名字,多半是从杨嘉如口中说出,少数时候,也是室友投杨所好,打听来的八卦也悉数奉上。

    白城还有一绝,在N大四年了,虽然对男女生一视同仁的友好和气温柔可亲,却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那时候不流行怀疑谁谁谁是不是有基佬,所以关于是白城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众说纷云。

    结果这个神话在白城读研一时破灭了,神话的终劫者竟然还是杨嘉如大二换了寝室分到一起的音乐系的系花,杨嘉如当时不知道白城心有所属,成天还美个滋儿地将暗恋扩大为明恋。最2B的事就是她不知道人家系花和才子早就暧昧了大半年了,见到美女就喜欢交好的杨嘉如还和系花成了好友。

    系花叫顾念,真是一顾就倾了城。杨嘉如倒是真心与顾念交好友的,这姑娘身材棒,脸蛋棒,气质棒,对杨嘉如也没有什么心眼儿,杨嘉如除了白城的事不跟她说太多,其它的什么祖宗八代都要和顾美人分享一番。她也不是有意对顾念隐瞒自己对白城的好感,就她那点心思,就算不承认,向成年人迈入的孩子们谁会不懂。杨嘉如不愿意对顾念说白城太多,主要还是自己的小心眼做祟,她怕她眼里太美的白城引起顾念的注意,杨嘉如虽然对自己有几分自信,但面对顾念,还是略显自卑。

    结果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当年杨嘉如最2的事就是在知道顾念疑似有男友后逼着她带女婿出来给寝室姐妹们尽孝道。然后当她率其余两个姐妹比指划脚嘻嘻哈哈地进入校门口的小饭店后,就红果果地看到了白城与顾念牵着手站起来欢迎她们。

    寝室里有一个女孩原来与杨嘉如一个寝室,看到这样的场景马上就扭头看杨嘉如,杨嘉如的笑容仅消失了两秒钟,随即又是那副大咧咧地笑容,摇摇晃晃迈着方步走过去,“我说谁把咱家顾美人给弄到手了呢,原来是学长您啊。”

    白城微微笑着轻点头,“请坐。”声音和煦如春风。

    白城的不卑不亢和席间对“姐妹团”的细心周到让几个女生赞不绝口。喝了小半杯啤酒的杨嘉如站起身走到白城身边拍了拍他,以纯爷们的口气对眼里那个美得让她心痛的大男生说:“兄弟,你不错,不错!”深呼吸了一下,又说:“你还记得我不?刚入校的时候你给我指过路的,按理说,你应该是先认识我的。不过,到底算是缘分,以后对我们家念念好点,不然我剥了你的皮!”说这话时,咬牙切齿,转过眸时看其她姐妹,还乐得咯咯的。

    白城站起身,执面前的茶杯,想了一下,拿起一旁的啤酒倒满在空杯里,与杨嘉如碰杯,“叮”的一声,一饮而尽。“以后在寝室里顾念就拜托你们照顾了。”他的笑在眸底很深处,眼角流光溢彩。转眸低头看顾念,眼里的笑容更浓,怎是宠溺二字可以形容。

    杨嘉如脆弱的小心肝在那一刻□的痛。

    晚上,顾念回来后杨嘉如钻到她床上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不像在问罪。

    顾念是个内敛又容易害羞的女孩,不管她听没听出杨嘉如的口气,至少她表现得不算张扬,她说:“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吧。”

    “那么早啊。”杨嘉如叹息了一下。

    “也不是啦,就是那时候学校不是参加市里的一个活动嘛,我负责钢琴伴奏,白城和另一个女生负责朗诵,然后就认识了。当时我没想太多,后来他请我吃了几次饭,再后来我俩就有些暧昧,假期的时候他在网上告诉我,他想我,然后,我们就确定关系了。”顾念说着,不好意思的缩了下脖子,那模样真是让人怜惜。

    杨嘉如开玩笑地说:“下手够快,这小子。呵呵。”

    “嗯?”顾念不解地看杨嘉如。

    杨嘉如摇了摇头,“没事,其实,我也喜欢……”顾念大而圆的眸在黑暗里更加圆睁,杨嘉如补充道:“我也喜欢你,哈哈。”

    顾念鼓着腮拍了杨嘉如一下,娇呻着,“你好讨厌,吓了我一跳。”那个年代,似乎同性之间说“喜欢”,就是不太会被想歪。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杨嘉如刻意与顾念拉开了距离,本也不是同一个班的,顾念和“神话”的关系又已经公开了,俩人每天最多是在寝室里遇上一面,不再相约一起吃饭、逛街。杨嘉如的想法很单纯,她得不到的如果落在别人手里了,那她就眼不见为净,让她见了还惦记,何必降自己的格调。可是顾念似乎并不想和她划清界限,于是,在她和白城之间第一次争吵后,她哭着对杨嘉如诉苦,她说:“我在心情不好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有委屈不想和他说,我只想和你说。嘉如,如果你是男生,我就要你不要白城。”

    就这一句话,杨嘉如心软了,她在心底安慰着自己,大学生活就这么几年,转眼毕业就各奔东西,别说自己和白城不可能,就是有可能到最后也估计没有结果,她终归是要回到父母身边,所以,也就别想些不现实的事了。而且,顾念这么一个水灵灵的丫头对自己如此的信任,自己怎么就小人之心觉得是她抢了自己的男人,其实自己和白城连认识都不算,她一直记得白城那一日的笑容,可是再见时,他身边有倾城佳人,根本不记得杨嘉如那张也算班花的脸。到底是自己没本事,怪不得别人。

    顾念在呕气,所以一直不理白城。而白城也算是痴情汉子一枚,表现相当良好,一代“神话”天天在寝室楼下等着顾念给个笑脸,一周内请杨嘉如吃过三次饭,席间虽然没提起顾念,但杨嘉如明白他的意思。问到他们为什么争吵,结果让她笑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抹一把眼角,她对白城说:“我相信你,爱顾念很深很深。”所以她应该断了念想祝他们幸福,对不?

    回到寝室,杨嘉如在另两个同学不在的时候对顾念说:“你说你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咱学校多少情侣因为男生打游戏分手的啊?人家白城不打游戏不抽烟不喝酒,有时间就陪着你,没时间还想着你,你怎么就舍得跟他吵。他一个大男生,天天在楼下等着你给个笑脸,他又不是普通没有姿色的男生,为了你自尊都放到这么低了,不就是多管管你吗,要不是喜欢你,他会在乎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啊?他怎么从来不问我和谁在一起呢?”

    顾念听杨嘉如小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心底已经原谅了白城。杨嘉如第二天带顾念去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吃饭,白城已等在那里,顾念一看到白城,眼泪就噼哩叭啦往下掉。白城起身冲了过来,一把将顾念搂在怀里贴在胸口,温柔地喃着,“对不起,念念,我错了,对不起……”

    杨嘉如边倒退边笑着看一对儿壁人,这个画面成了她记忆里很美丽的一幅。

    所以,谁说白城孤傲,白城也疯狂过,也曾经是个感性的男生,曾经那个在男女生间都混得开的榜样级人物,谁会想到后来——笑容变为一张面具,随他浮华与共。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定时定点的存稿箱:

    结城很得瑟地对大家说,日更什么的,最牛了!!!看在结城日更的份上,存稿箱不要脸地替她再丢回人,求撒花求扩散求包养求给分!!!满地打滚地求啊,抽搐!

    嗯,这篇文里会在之前的几章写一些大学的回忆,结城本来是想在文章进行时夹着回忆,有些回忆当然也可以几句话带过,但为了让大家能体会到杨嘉如那点破心情,结城就只能多废点话了,大家一起赶脚一下吧,毕竟谁年轻时没动过这点单纯小心情啊是不是~!!!

    ☆、伤

    唱K散场后,杨嘉如没有跟白城一起走。晚上三个女人去了洗澡中心蒸桑拿,关晓佑一边享受大汗淋漓,一边贼笑。

    “我说关小姐,你这一晚上偷笑什么呢?”杨嘉如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撕了关晓佑的意思。

    关晓佑又笑了,前仰后合,金梓晴看着她表情莫名奇妙,关晓佑说:“晴,你今晚是不是特别崇拜白城?觉得这男人特别有味道又沉稳又有才?”

    金梓晴马上紧张地看了杨嘉如一眼,斥道:“你可别乱说,我名义上可是嘉如的女朋友。”

    关晓佑接着笑,一手撑着侧腰一边顺气,“所以白城临走时看你的眼神特别愤恨。本来今晚过来和三个女人凑热闹就够郁闷了,结果指望着春-宵一夜也被你这丫头片子给打乱了。”

    “别把我们小白说得跟饥渴似的哈,我三天前才满足他。”杨嘉如马上出言表明立场。

    关晓佑还笑,“嘉如,你可行行好吧,你说梓晴的公子也算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和她这层关系就不怕哪天被公子和小白一碰面给揭穿了?那梓晴准去给你跳世贸。”

    “我就怕公子他不急,他要是肯为咱家晴急一点,也就好了。他压根就把我家晴当金屋小娇养着呢。”杨嘉如撇了撇唇。

    “哎呀,你们不要说他,不准说他啦。”金梓晴是个特没情商的丫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被玩着还是被爱着,但她就是爱那个公子,只要他未婚,她就不嫁,用杨嘉如的话叫,虎妞!

    金梓晴发脾气的样子很可爱,把关晓右和杨嘉如又逗得笑岔了气。不甘成笑柄,金梓晴就挫这俩人的软肋。“咱都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好吗?你们俩个还好意思笑我。一个嘛,嫁不成富一代就要自己当富一代,搞得自己天天跟个女超人似的,有意思吗?另一个嘛,比我爱得还没出息,什么谎都撒得出来,还自己是双性恋,我呸!还把我拉下水,更呸!”

    这软肋挫得挺是地方,一下子,俩人笑不出来了,张牙五爪的过来就要掐金梓晴。金梓晴躲,三个人在桑拿房里扰民。

    掐累了,杨嘉如一屁股坐在桑木椅上,一边甩毛巾,她一边状似无意地说道:“我不想骗他的,可是我骗他,都骗成习惯了。大学时就这样了,我要是不骗他,我比他伤得还得重。”

    ……………………………………………………

    大三那年,杨嘉如发现了一个惊天秘闻,顾念这妞——外面有人!

    那是一个飘大雪的夜里,在外做兼职的顾念很晚未归,白城打电话到寝室,杨嘉如就撒谎说顾念回来了,已经睡了。白城不甘不愿地挂了电话,杨嘉如这边坐不住了,白城在电话里一个劲儿问“念念是不是生病了?”,她听得都揪心。

    查完寝后杨嘉如偷偷摸到楼下,穿过大半个校园顶着雪到校门口等顾念。然后就看到一辆黑色小车驶了过来,大灯亮得刺眼,杨嘉如躲灯,闪到柱子后面,结果就看到一个高瘦的男人下了车来拉另一侧的门,顾念从车里出来,抬头和男人说了什么,男人浅笑,搂住了顾念,一个吻,缠绵得让杨嘉如想抽人。

    车子开走后,杨嘉如就跟在顾念身后,顾念掏出手机好像在跟刚刚那男人继续通电话,杨嘉如冲过去把手机抢了下来摔在雪里。顾念吓得惊呼,看清来人是杨嘉如后拍了拍胸口,“你吓死我了。”连指责都是娇嗲的声音。

    杨嘉如气得发抖,指了指手机,又指了指校门口,“什么情况?”

    顾念轻轻“啊”了一声,问道:“你都看到了?”

    杨嘉如咬着唇不语,颇像是她的女人被抢了似的。

    顾念走过去摇了摇杨嘉如的手,“嘉如,你别生气,听我慢慢说。他是我晚上兼职的酒店认识的,他对我很好,我们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他结婚了,而我也有了白城。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但,他对我真的很好。”

    “是有钱人吧?”杨嘉如的口气特别不屑。

    “……”

    “顾念,我真没想到你也会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杨嘉如的口气到眼神,仿佛都在面对一个婊-子。

    “嘉如,我没办法,我跟你说过我家的情况。我爸妈早就离婚了,我和妈妈寄人篱下,姥姥今年也病了,我妈就快没地方住了,我姥姥要是去世了,我舅舅准把我和我妈赶出来。我想给我妈买套房子,不用很大。可是,白城哪有钱给我妈买房子,他自己都还在读研,拿那么点补贴,想给我买点东西还得连夜的给报社杂志社写东西,你说,我怎么办。”顾念说着,眼泪就掉下来。

    那是一个大雪连绵的夜晚,杨嘉如和顾念站在雪地里,俩个人对视着,固执着,都有着自己的理由。最后,顾念轻轻地说:“嘉如,你是我的朋友,你为我好我知道,不想让我堕落。我也不想,我和他没有发生过关系,他只是单纯的把我当知己,对我很好而已。嘉如,再过一年,我就和他断了关系,我会和白城一起去B市,到时候我和他一起努力,再创建我们的家庭和未来。嘉如,你要是可怜我,就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而且嘉如,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想让白城,让你的小白,伤心。”

    杨嘉如的身子一晃,差点没站稳。她半眯着眼看顾念,像在看陌生人。是的,真的像是陌生人了。她所羡慕的那个女孩,原来竟然有如此不堪的一面。她所喜欢的朋友,其实一直都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原来,她才是最白痴的那一个。

    杨嘉如吸了吸鼻子,把头扭向一侧,冷冷地,她说:“我帮你保密,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如此而已。但你要答应我,就这一年,之后一定要和他断了关系。我不会告诉小白这些事,只是因为,我希望我喜欢的朋友,有个完美的归宿。”只是她希望,她的小白不要受伤!

    顾念重重地点头,笑容又浮现在脸上,她过来拉杨嘉如的手,“走吧走吧,冷死我了,回寝室吧。”

    杨嘉如麻木地被顾念牵着,竟觉得恶心,她抽回了手,自己快步向前走。第二天,她和顾念都对白城说,昨晚顾念身体不太舒服,打工回来就直接睡了。白城不疑有它,心疼着顾念,买了进口的感冒药给顾念。结果,这药进了杨嘉如的口中,她到底是经不起打击的普通人家的实在孩子,又冷又惊又满腹心事的她,病倒了。

    ………………………………………………

    从那一天开始,杨嘉如便帮着顾念骗白城,各种谎话连篇,到最后骗到眼睛都不眨了。白城问她,“顾念这几天怎么这么忙?”杨嘉如就特别不屑地说:“你是不是又犯老毛病了,最烦你们这个星座的人,看恋人看得那么紧。年底了,顾念演出多几场而已,你至于这么紧张吗?小白,我觉得你不是没有信心的人啊。你还怕顾念被追走不成?”

    白城扬唇轻笑,笑容里自信飞扬,“那倒不是,我就是怕她累坏了。我要是多说几句,她就又要说我烦了,呵呵。杨嘉如,咱商量个事儿成吗?别叫我小白,像在喊狗。”

    杨嘉如也跟着笑,“我觉得小白挺亲切的啊。”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这么称呼他了,也许,她就是不想和顾念一样,叫他“白城”或者“城”,只是一个名字,是她唯一的特权了。

    白城无耐,只能任她随意。

    而她知道,白城放心顾念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和顾念已经算在一起过了,虽然只有一次,用顾念的话形容就是“很仓惶”,但到底,顾念的落红是属于白城的。

    转眼大四,大家开始计划实习了,眼看各奔东西的时候,杨嘉如追着问顾念,和那个男人有没有断了联系,顾念说得支支唔唔的,杨嘉如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但事情真的爆发那一天,没有最不妙,只有更不妙。

    ………………………………………………………………

    杨嘉如做梦也不敢想象,那个男人竟然主动找上了白城。他把自己和顾念的关系直接地和白城说了,杨嘉如听到顾念打电话求援时,已经来不及了。

    彼时顾念正在老家给妈妈看房子,钱自然是那男人给的,杨嘉如知道有些事情肯定是发生了,所以当她跑到校门口的饭店时,看着俩个男人对峙着,心里倒没有慌乱了。

    杨嘉如站在门口听那男人说:“小念一直不肯跟我在一起,是考虑到你。她把第一次也给了你,算是对得起你了。但你一个穷学生,你能给得起小念什么?”

    白城问,“那你又给得起什么?”态度坦然。

    “除了婚姻,她要的我都给得起。而我要的,只是她在我身边,你和她分手吧。”那男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