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第骑士 - 第八十七章 罗汉金身(下) 阴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个月过去了

    转眼终于已经是第三十一天。

    这时候,楚煌猛地睁开了双眼,手中数道手诀打出,然后大喝一声,仿佛与什么切断了联系一样,蹭蹭蹭连退三步,脸色煞白

    “哈哈哈哈”

    他脸色虽然苍白,但望着眼前这具金身,却是疯狂地大笑

    可惜这里只是一处隐蔽空间,没人能看到这一幕,否则看到他笑的那个样子,一定会以为他疯了。

    此时罗汉金身的脑中诞生了一尊金色的小人,除了身型缩小了无数倍,但分明与楚煌一抹一样

    那便是罗汉金身此时的真灵。

    只是这个真灵乃是由楚煌借舍利丹催生而出,其中蕴含了其本身诞生的真灵本源和他三分之一的神魂能量

    结果甚至还要出乎楚煌原本的预料

    想到这里,他心念一动就催动这具金身站了起来,然后握紧拳头,空气中顿时发出破空声响,就仿佛要将虚空捏爆一样。

    然后他轻轻地按在石壁上,然后轻轻一推,整个岩壁都发出了恐怖震动。

    被他推出去的那一块地方更是陷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哈哈,这才是力量”

    楚煌沉默了一下,然后大笑一声。

    虽然这股力量距离他那些前世还差的远,但是能达到这种地步,却也是久违的感觉了,就重新复活了一样。

    要知道,在严格意义上讲,黄道之前只算武者,黄道才是修道的伊始,而大能,才是超脱凡世力量的起点

    大能与道尊之间的差距,甚至比先天九重斩我境到真人境的差距还要巨大

    在大能境界之前,只要有足够天赋、有足够的神兵,越阶挑战都不算困难,可一旦到了大能一级,越阶挑战才是真的恐怖

    便是邱大同这样的人,想在道尊境与一尊大能正面抗衡,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他现在拥有了一尊罗汉金身,虽然与真正的大能战力还有些差距,但这种差距已经很小,也算半步跨入了大能层次,大能之下犹如蝼蚁

    更别说,借助这尊金身,他甚至都可以在短时间内肆无忌惮地施展至阴大道了

    那是无敌强者也要忌惮的力量,这才是他最大的底气

    想到这里,楚煌深吸一口气,右眼一凝,金色法身顿时缩小,被他收入体内。

    就仿佛那三分之一的神魂重新回归了一样,他的脸色顿时红润起来。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身上顿时染上一层暗金,一拳轰出,在空中打出了数十圈气浪,虚空都被打出了一个黑洞。

    如果不是在异度虚空,恐怕整座天峰都会被他打穿。

    “不错不错,与预料的出入不大,这样也能拥有金身的一层战力,可以解决一般问题了。”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罗汉金身本就是佛宗大能的法身,收入体内只是它最基本的能力,并且能够将他的力量部分加持在他现在的肉体上。

    虽然为了控制金身,他主动割裂了三层的神魂,但是两者间联系在一起,并不算损失,尤其在金身收入体内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就在他熟悉身体的时候,远在数万里之外的火焰山地中。

    突然发出一声恐怖的轰炸

    道袍老者和持着铁拐的胖头陀等探索火祖墓地的人全都在这股轰炸中被湮没,方圆数十里都被肆掠的能量夷为了平地,天空都聚起了火红流云。

    就这样过去了数十息,待到天空重新恢复青冥的时候。

    一个深凹的土穴中,一个残破的金盂突然翻了过来,出现了血涯老祖的身影。

    他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一幕,眼中还残留着恐惧。

    “该死的胖头陀,说什么火祖墓地,明明就是火泽蜥的巢穴,真是害死我了”

    他咬了咬牙,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

    起初他们一行人的确是得到了一些宝物,可在不知不觉间,却发现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而他们就好像在走迷宫一样,走走不出去,进又没法进去。

    最终他自爆了一件在上古战场中得到的残缺道兵,才打破了那处迷宫幻境,露出了原本的样貌。

    原来这是一处火泽蜥的巢穴,而他们正在火泽蜥储藏食物的地方,除了他们外还有十数人,全都和他们一样陷入了幻境。

    他们救醒这些人后,打算一起逃命,却没想到这是一尊达到真人境界的火泽蜥。

    仅仅一击就将他们一半的人吞了下去,另一半的人化作了灰烬。

    要不是他有金钟盂护体,恐怕也死了。

    就算这样,金钟盂也废了。

    “可恶”

    他咬了咬牙,这次出来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也是想避开楚煌,却没想到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想到这里,他立马赶回血涯宗。

    如果他没记错,一个月前那尊罗汉金身被人动了手脚,虽然他不认为有谁能将那尊金身收走,但终究要回去看一下

    就在他赶回血涯宗的时候,楚煌已经回到了洞府。

    然而却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一幕。

    他还没走进山洞,一道剑气就朝他斩了下来。

    其中带着一股如山般的承重感,如果他没有炼化罗汉金身,恐怕都要稍稍重视。

    但是在他已经炼化罗汉金身的情况下,这道剑气就太弱了,他伸手一弹就将剑气弹碎,空间都发出了震动。

    就在这道剑气碎裂的一瞬间,其中蕴含的另一道剑气却突然朝他横劈下来。

    他眼中微微一惊,旁移半步,虽然躲开了剑气,但衣袖却被斩去了一角。

    “了不起”

    看向站在洞府旁的一道身影,迟疑了一下后,楚煌由心地说道。

    能将一道剑气蕴藏在另一道中不让他发觉就已经很了不起,更别说在他一指弹破虚空的前提下,这道剑气还能发出来,这意味着剑道已经登堂入室。

    “这只是你的剑道。”

    说着,白傲雪将手中的剑一折,她口中吐了一口鲜血,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便离开了臃峰。

    楚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以及雪白的头发,还有些发愣。

    不过沉默了许久后,才终于明白了她的选择,叹了口气。

    被他的剑道打击,白傲雪从阴影中走出来后,便沉醉在那一剑之中,然后养精蓄锐,终于在这一刻将自己蕴藏了整整三十一天的剑意斩了出来。

    只是当她将这一剑斩出后,她就已经发现,这不是她的剑道了。

    楚煌的确没有看错,白傲雪是一个天生的剑胚,但正是因为她是一个剑胚,才更容易受到影响。

    更何况是在看到了楚煌如此完美的剑道后。

    只是白傲雪的性子太傲,与桑小采不同,她不愿永远走在楚煌的背后,所以她碎了自己的剑。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楚煌摇了摇头。

    废了一个剑道胚子的确挺惋惜的,不过这也是白傲雪的选择。

    只是他刚一走进洞府,便立马拍了一下额头。

    桑小采这丫头居然已经开始突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